花婶走了,留下一群老爷们。按照花婶的安排,两班响器,差人去请了。本村一直都是一班响器,两班响器很是热闹的,要在下葬的前一天来,价钱自然要高得多。全报客,就是所有的亲戚都要通知到,包括本族早已出嫁的姑娘,写了名单,差人一一去报丧。全孝,就是发孝布的范围广,而且孝布长。

  都安排完毕,陈放在货叔的引领下,怀里抱一只大公鸡,后面跟着陈光陈明去上坟。货叔怀里抱木斗,斗里装满了纸钱,一路走一路撒,到了十字路口还要多撒几把。

  到了村外的祖坟,把贡品摆上,在老老爷的坟上、老爷的坟上、爷爷的坟上分别烧了纸,磕了头。货叔抓住陈放的手,一用力,大公鸡一命呜呼。

  后来陈放知道,这是来引着父亲的魂灵来祖坟报到的,怕父亲迷了路,一路要撒些纸钱,让路上不干净的东西不要挡道。

  将大公鸡抱回家,用热水褪了毛,摆在陈三的头部,鸡头前面用一瓷碗,盛了棉油,点起长明灯。

  天渐黑,花婶回来了,虽然天有点凉,但花婶一脸汗水。花婶打开带回的包裹,包裹里有一套衣服,不是装裹店里的寿衣,是一套笔挺的中山装,还有一双锃亮的皮鞋。

  “买这些衣服干什么?”老者问道。

  “给三哥当寿衣。”花婶说道。

  “胡扯,哪儿见过这样的寿衣,寿衣要棉衣棉裤棉鞋,古朝万辈子就是这样。”

  “现在啥事都兴改,寿衣就不能改?”

  “要改去你家里改,东拐村不能改。”老者说。

  一句话噎的花婶答不上来,眼里噙满了泪水。

  “好,我不改,你去给陈三置办寿衣吧,你们东拐村没有下葬不穿寿衣的吧,你去给他买呀?”显然,花婶被老者的话激怒了。

  “好,好,你厉害,你厉害。这事我不管了,你给陈三穿寿衣吧。”老者甩手出了陈放家的门。

  给死者穿寿衣是技术活,一般有村里年长、德高望重的男人担任,死者死后,肌肉僵硬,骨骼定形,穿衣困难,既要胆大又要心细。老者一走,剩下的面面相觑,都没有干过这种活。陈三已经死去几个小时了,要赶快穿衣。

  “你们都躲开,我来。”花婶像是豁出去了。走到厨房,将刚烧开的茶水往水桶里舀。盛满,进了堂屋。

  “你们都出去吧,我给三哥擦擦身子,换换衣服。”花婶说。

  几个家族中的妇女见花婶如此说,疑惑不解,但都听话地出了屋门,毕竟她们都被她刚才的仗义所震撼。

  花婶将屋门掩上。

  过来有二十分钟,花婶打开屋门,说:“都进来吧。”

  进了屋,见陈三一身笔挺的中山装,铮亮的皮鞋,头发用水湿了,往后梳了大背头,苍白的脸在橘黄色的灯泡的照耀下,竟泛出微微红晕。

  “你们都再看一眼吧,三哥该睡觉了。”说着拿黄表纸将陈三的脸盖上,用细麻绳轻轻的绑了。

  屋内,哭声一片。

  第二天,要请风水先生看冥宅,就是看坟墓的走向,方位。看风水的是十几里外的一个瘸子,瘸子打扮与一般庄户人家无异,只是眼睛狡黠,说话先看人脸色。瘸子在坟旁转了两圈,手中没有别的工具,口中念念有词,伸出满是老茧的手指掐掐算算,连呼:“好,好。”

  一圈人看他神神道道,瘸子并不再往下言语。

  货叔会意,往瘸子身边靠靠,将两块钱塞入瘸子的口袋。

  瘸子面色欣喜,说:“此穴左右有岗南面有河,背靠村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俱全,上佳风水,后人必将人丁兴旺、大富大贵。死者头南脚北,朝11点钟方向。”

  瘸子说完,一拐一拐地走了,毕竟,改革开放才几年,风水师还是一个不光明的职业,还是封建迷信的遗毒。

  一干男丁开始打墓,挖有盈尺,一窝老鼠“唧唧”地窜出,众人挥舞铁锨、钢叉一一拍死,打墓的陈思远说:“难道在就是陈家的后代,一群鼠辈。”

  “难道你姓宋?”有人接话说。

  陈思远知道说漏了嘴,不再言语。

  又挖,却翻出一条小白蛇,白蛇长有尺余,通体白亮,象从没有见过太阳,两只眼睛好似没有睁开。白蛇在刚翻出的时候在地上翻滚了几下,众人大骇,都从没有见过此物,难道这里真是虎踞龙盘之地?陈三这个赶了一辈子狼猪的瘪三真的祖坟冒烟,后代要成龙成风?

  众人面面相觑,不敢近前,小白蛇翻了几个滚,“吱”地钻入地缝,有人赶忙用铁锹挖,哪里还有小白蛇的踪影,大家怀疑刚才是不是看走了眼。

  第二天,棺材送来了,柏木棺材,黑漆油了,能照见人影。棺材头部,一个大大的福字,红底,烫金镶边,引得村里老头老太太“啧啧”称赞。骂自己的儿孙不孝顺,到死了不知能给自己置一口什么样的棺椁。

  天将黑,来了两个响器班,吃了晚饭,大街上挑起两只500瓦的大灯泡,亮如白昼,三里五村的群众早就听说了陈三的葬礼,早早赶来。几声三眼铳一放,两班几乎同时想起了锣鼓家伙,唢呐声气,这边一曲大出殡,那边一曲哭皇天,这边一曲广陵散,那边一曲十面埋伏。呜哩哇啦,两边群众不断叫好鼓掌。

  东边的一班看到西边的观众多了,吹唢呐的小伙抬腿上到方桌上,一手拿了几只唢呐,放在嘴里不停轮换着吹,一时人群又跑向东边。西边的一看不行,刚才吹唢呐的一个少妇将褂子一脱,露出窈窕的身材、丰满的胸。少妇猛地喝了几口水,轻轻咳嗽两声,板眼一换,一曲大祭桩唱的哀婉凄切、肝肠寸断、撕心裂肺。

  东边的一看,真的叫上劲了,刚才还在敲鼓的两个小姑娘像是早有准备,也将外罩脱了,一个水绿的的裙子,一个粉红的裙子,音乐换成了震耳欲聋的的士高,两个小姑娘一通乱舞,时不时露出雪白的小蛮腰,看的农村的老爷们眼珠子就要瞪出来了。

  与外面的闹声喧天截然不同,陈放在陈三的灵堂,看陈光陈明睡了,自己也昏昏欲睡,昨夜没有睡好,但一闭眼,就会浮现陈三的面孔,看见陈三板着的脸,还有两头猪,两头猪张开血盆大口要咬自己。醒来,看见花婶蜷着身子,响起了轻微的鼾声,长明灯豆大的光亮发出一圈红晕,一动不动。用黄表纸蒙着脸的父亲也是一动不动,斑驳的墙壁上象有千军万马在奔驰,在格斗、在厮杀、在流血,陈放赶紧用被子蒙上眼睛......

  第二天,确切的是陈三死的第三天,九点钟以后,陆陆续续有亲戚来了,来了都象征性的哭上几嗓子,拉住弟兄三人,说一声苦命的孩子啊,等等。

  街坊们陆陆续续来了,一般的买两毛钱的黄纸,有大方的随上两块钱,门口掌事的一个小学教师用毛笔记了,写在一张黄纸上,并大声吆喝着;某某某,礼金两块。

  最大方的是劁猪的张马虎,送来一领黄纸,还随了十块钱。

  张马虎拍拍陈放的头,说:“你爹是好人呐,我和你爹好了半辈子,真可惜......”

  中午时分是最忙的时候,主持奠礼的老者,在灵棚外大声吆喝;xx村XXX奠礼,鞭炮响起,外面的男亲戚在灵棚前三鞠躬。老者然后拉长声调吆喝道:“孝子谢客!”

  陈放全身白孝,跪在地上,边哭边向客人磕三个头。

  有男宾眼圈红了,忙拉起陈放。

  奠完礼,是流水席,八个碗,白馒头,很快来客风卷残云般的吃完。有远亲开始找来时带的篮子,篮子里一般盛一蓝麦子。与母亲话别。

  接下来,就是出魂,出魂就是的死者脱离了肉体,进入祖坟,村民们坚信,人虽然死了,魂魄没有散,要七天以后才会飘散,七日内要将死者的魂魄引向祖坟,否则会成为孤魂野鬼,或者浮在近亲属、路人身上,祸害生者。出魂也是死者对家人的告别,家人会将厨房的大锅支起,死者若会写字,就在锅底写上几个字,不会写字的就在锅底画图案,以示对家人的眷恋或嘱托。

  出魂要所有的人回避,因此午饭以后,全家及所有帮忙的人员以及亲戚都出了院子,响器班也停止了吹奏,村庄陷入了死寂,鸡犬象中了魔法,昏昏欲睡,了无生息。出了院门的众人也不大声喧哗,有的窃窃私语,有的靠在树旁打盹。

  二十分钟后,货叔拉着陈放进了家门,家中静寂,堂屋一只老鼠贼头贼脑地在父亲头边徘徊,见院中来人,无声地逃窜。父亲真的走了吗,这个世界再也见不到父亲了,包括他的魂灵,他的一切。

  进了厨房,一切照旧,没有见任何有动过的痕迹,黑黢黢的屋顶,脏兮兮的锅台,斑驳的四壁,灶火前堆满了棉花杆、煤灰,一根木棍将大铁锅撬起,二人把铁锅翻起,锅底确有痕迹,陈放脑袋发紧,莫非父亲真的显灵,有话要对陈放说。

  和货叔仔细辨认,却看不出上面到底是什么,陈三上过几年学,识得一些字,但左看右看,不知道是什么,象动物,猪、牛、或者鸭,又都不像,很多年里,陈放一直想着这几笔像字不是字,像画不是画的符号,他想读懂,就像读懂父亲,读懂他神秘的祖上一样。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