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被带下楼,在楼梯的下面停了下来。一个大汉打开一扇门,门很小,不注意很难发觉。这是楼梯下面,进去以后头都抬不起来,有两三平方米的样子。

  “跪下!”一个家伙吆喝道。

  陈放梗着脖子就是不跪。

  “嗵”地一下,陈放腿弯处重重地挨了一脚。他扑通跪在了地上。

  两只胳膊被架在了背后,一副手铐紧紧的将两只手拷上。

  “坐过飞机吗?今天就让你坐在飞机。”

  一根绳子从铐子里穿过,绳子的另一端挂在楼梯上面的一个环上,绳子越拉越紧。陈放的脚立起来才能够到地面。

  “服不服。”

  陈放不说话。

  “好,小子有种,看你能坚持多久。坚持不住了就叫,外面在外面等着,走吧。”两个人走了。

  不一会儿,陈放脸上有豆大的汗珠滴下来。他咬住牙一声不吭,他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只是坚持、坚持。

  快要昏过去......

  忽然,陈放听见外面乱糟糟的,有成群的人涌进了院子。有人囔囔着:“谁是负责人,这里谁是头儿?”

  没有人应答。

  “没有人负责,把计生办砸了。”有人叫道。

  “乡亲们,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我是计生办王主任,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选代表来谈,这样做是犯法的,大家静一静,有话好好说。大家千万不要冲动。”有人应到,听声音像在办公室刚才打自己的那个人。

  “你们计生办抓人咋把俺闺女抓来了,俺闺女还没有嫁人,以后你还让她活吗?”有一个妇女说道。陈放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老太太给他说的,计生办把一个胖闺女抓来了,这家的人不愿意了,来到计生办理论来了。

  “跟他们没有道理可讲,打他,他是计生办主任,这家伙最坏了,打他,打他....”

  外面越来越乱,陈放听见有噼里啪啦的声音,有人动手了。

  “王主任,往这边跑,往这边跑。”听声音像有人在拉住那个王主任往外跑。

  外面的声音更乱,陈放听见楼上面有更大的声音,是玻璃破碎的声响。

  又有更大的声音从车库那边传来,是砸门的声音,。不一会儿,听见有人说:“都出来吧,没事,该回家回家,有事我们兜着。”

  “都走吧,以后有人问这事,就说不知道,那几个孩,你们几个年轻,这几天出去躲躲,不要在家乱晃悠,小心让派出所抓了。好了,都回去吧。”

  有急匆匆往外走动的声音。

  陈放想,万一他们都走了,计生办的人跑了,还不把自己给吊死这里呀。于是,他大声呼救。

  “这里还有人。”有人听到了陈放的呼救声。

  “你是谁?怎么做这里?”

  “我是昨天晚上被抓进来的。”陈放回答道,

  “你等一下。”

  咣,咣。只几下,小铁门就被砸开了。

  进来几个人,看到陈放痛苦的样子,有人抱起他,有人解绳子。

  陈放扑通一声瘫落在地。

  “你们几个赶快走,派出所的人马上就要来了。”有人叫道。

  刚才的一帮人一哄而散。

  陈放一瘸一拐的走出计生办大院,远远的已经听见有警笛的叫声。自己还带着手铐呐,不能再二进宫了,陈放忙闪进了路边的一个店里。店里有一个大姐在摆弄着什么,见陈放带着手铐进了,吃了一惊,仔细看看,陈放还是一个孩子,脸上有着羞涩和惊恐,便放下心来。

  一会儿,外面警笛乱鸣,几辆警车闪着警灯。

  “那个孩,你还不赶快进来,小心再把你抓进去。”那个大姐说道。

  陈放回头,意识到是在叫他。

  “快过来。”

  陈放听话地往里面走了走。

  “走,往二楼去。”

  经过一个简易的木梯,到了二楼,二楼挂了很多时髦的衣服,还有一个背景幕布,原来这里是一个照相馆。幕布的旁边,用蚊帐遮住了一个小床。

  大姐撩开蚊帐,对陈放说:“进去吧,有人上楼,你就钻进床下。听见没有。”

  陈放点点头。说了声“中。”

  “不要乱动这里的东西。”大姐说完,款款的下楼了。

  陈放没有进到蚊帐里,小床很干净,有淡淡的香水味。他觉得自己身上很脏,昨天晚上在车库里了一夜,浑身有一股臭味。

  来到窗户边,往外可以看到斜对面的计生办,计生办里很是忙活。有的在拍照,有的在地上用石膏粉撒出灰线,两条大狼狗子楼里窜上窜下。

  忙活了一阵子,大部分警察撤离,一帮警察又呼啸而至。

  有“咚咚”上楼的声音。“下来吧,没有事了。”刚才的大姐说道。

  下了楼,陈放从仔细的打量她,见她中等身材,圆圆的脸,头发有点卷曲,不知是精心烫过或是天生的自来卷,胸前两个鼓鼓圆圆的包,屁股也是圆圆的,丰满弹性。

  见陈放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自己,大姐微微笑了,说道:“你这个孩,不学好,咋带着手铐跑出来了?”

  “谁说我不学好,我什么事情都没有,只同他们争执了几句,他们就把我抓来了。”陈放争辩道,

  “看你不像一个坏家伙,怎么?是受牵连了还是违反计划生育了?”

  “我哪会违反计划生育啊!我还上着学哩。”

  “看着就是一个学生,脸上还没有扎毛哩。”大姐有点取笑陈放。

  “我都十五了。”陈放说道。

  “十五岁还是一个小屁孩呀!”

  陈放有点不好意思,就说:“谢谢你,大姐,我该走了。”

  “你带着手铐就在街上走啊?”大姐不放心的说。

  “我想办法。”陈放想早点回去,要不母亲他们找不到他该担心了。

  要走出照相馆了,陈放又拐了回来,说:“大姐,你能不能给我照张像。”

  “就这样照吗?”

  “是,就这样照,戴着手铐照。”

  “好吧,”大姐有点狐疑地往着陈放。

  很快照完,从不同的角度照了好几张。

  “我现在没有钱,等来拿照片的是给你钱,好吗?”陈放说。

  “好,好。一个礼拜后照片洗出来,到时候你来拿。”

  “这些照片只有我才能来拿,可以吧?”陈放有点什么预感,说道。

  “好,好。”知道了,大姐说。

  陈放又出门,大姐叫住了他,你这样很不好看,我给你找件衣服。

  大姐从楼上拿下一件褂子。“是我弟弟的,你披上。”

  大姐想的真周到。披上这件衣服,外面根本看不到陈放戴着手铐,还以为陈放是背着手闲逛哩。

  走在街上,陈放真的不知道往哪里去了,回家,谁能给他打开手铐呢?那么,又往哪里去?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到乡政府去,自己没有做任何坏事,凭什么要抓我,凭什么给我戴手铐?

  往东,过了一条街,就是乡政府,乡政府是一个三层楼,两边有若干个平房。此刻,院子里人来人往,想是为了刚才计生办的事件忙活。

  陈放径自上了二楼,他知道,领导一般都在二楼办公。在楼西边,有人拦住了陈放。

  “你找谁?”那人问道。

  “找乡长,”陈放说。

  “下去,下去,没有看到在忙哩吗?”那人不耐烦的说道。

  “我找乡长怎么了?我就不能找乡长?”陈放说道。

  “我让你下去,听见没有?”那人又大声呵斥道。

  这时,从屋里出来一个男人,白净脸,浓眉大眼。“吆喝啥?刘宝。”

  “这个人吵着要见你。”

  “让他进来。”

  陈放进了屋,这是一个大间,一看就是主要领导办公的地方。屋里坐了几个人,其中一个就是那个计生办的王主任。

  “找我有啥事?”浓眉大眼的男人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坐了,问道。

  “我找乡长。”陈放说。

  “我就是。”

  陈放扭转身子,抖落身上的衣服,露出戴手铐的手臂。

  “咋回事?”乡长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昨天晚上,我什么事都没有做,计生办的人把我抓来了,还把我拷了起来,在小黑屋里打我,将我吊起来。我来问问,到底我犯了什么法?”

  “王主任,咋回事?”乡长问道。

  王主任已经是一脸虚汗。说道:“我不清楚,我问一下。”说罢,就要往外走。

  “你站住,一群啥鸡巴东西,成事不足坏事有余,你们干的好事,你当主任会不知道?先把手铐打开再说。”

  王主任从腰间拿出一串钥匙,哗啦啦地给陈放开了手铐。

  陈放的手因为拷的时间长了,手腕处有青紫的淤痕。陈放用手相互搓着。

  “你是哪村的?”乡长问。

  “东拐的。”陈放答道。

  “你先回去吧,事情我们正在调查处理。”

  “调查要多长时间?”陈放问。

  “有事情会通知你。”

  “不是你们通知我,关键是要给我一个说法。”陈放说。

  “你小子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是乡长开恩,你小子还得进去,还不快滚。”一边的王主任刚受了气,有点不耐烦,冲陈放吼道。

  陈放就要走。

  “别急,小伙子,给你个钱,回去坐三轮车。”乡长说着从兜里掏出十块钱,递给陈放。

  陈放想,不要白不要,权当是对昨天晚上的补偿,就接了钱。

  陈放掏两块钱雇了一辆三轮车,让三轮车一直开到家门口。到了家门口,陈放大摇大摆地从三轮车上下来,挥了挥手,让三轮车走了。

  有邻居看到,有点惊诧。一般人外出,有谁会叫三轮车啊,就是乡干部下乡也是骑自行车。能坐三轮车,是很奢侈的。

  母亲见陈放回来,高兴地迎来,上下打量,问道:“放,你去哪里了,有人说昨天晚上你被乡里的人抓走,你货叔正找人去打听哩。”

  “没有事,今天早上我出去办点事,那样给你说。”陈放没有给母亲说昨天晚上的事情,怕母亲担心。

  进了家,洗了个凉水澡,钻进屋就睡,一觉就睡到太阳落山。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