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没有办法呆了,陈放骑了破自行车,在田间百无聊赖转悠了半天,肚子有点饿了。这时候,通往县城的路上飞奔过来一辆摩托车,摩托车后面荡起尘土,远远看去,象一条长长的黄龙,近了,见骑摩托的是一个烫着爆炸头的小伙,系着红领带,穿紧身裤。陈放将自行车往一边靠靠,想给摩托车让路,摩托车到了近前,却“嘎”地停了下来。

  “陈放。”骑摩托车的小伙叫了一声。

  细看,是胡千龙。胡千龙早就不上学了,跟他爹做生意。几年不见,胡千龙成了时髦的小伙子,听说他爹不卖老鼠药了,倒腾起棉花来,发了。

  “你在这里干啥哩?”胡千龙问。

  “没事,转转。你干啥哩?”陈放问道。

  “往县里买点菜,走,去俺家吃饭。”陈放心里想:妈的,我一辈子没有去县里两趟,你家吃个饭就到县里买菜。

  “不了,不了,一会儿我还要回家。”陈放撒谎道。

  “看看,你客气了不是,咱老同学哩,好几年没有见面了,回俺家喷喷点,俺爹不断夸你哩。”

  陈放见胡千龙很有诚意,再说,他真不知道中午往哪里去,就说:“那多不好意思。”

  “走吧,走吧,别啰嗦了。”胡千龙催促道。

  “好吧。”陈放跨上自行车。

  胡千龙也把摩托车骑得很慢,不时的踩住离合器,猛哄几下油门。

  又走了一段路。胡千龙说:“你坐摩托车,我带住你。”

  “那会行吗?”

  “中。”

  陈放就坐上摩托车,一只手拉住车架,一只手扶住自行车。

  “你坐好了。”胡千龙说。

  “好了。”

  胡千龙一加油门,摩托车“腾”地跃起,象一头疯狂的斗牛,猛地窜了出去。

  陈放紧紧地拉住车架,自行车没有了负重,不断地跃起有落下,手腕由于受了伤,震的隐隐发疼。

  一会儿,就到了胡千龙家,这是一座新盖的出厦瓦房,比周围一般的农户家的房子都要高。院子里还算整洁,没有其他农户家的杂物和家禽的粪便。

  厨房里,胡千龙的母亲和妹妹在包饺子,应该就是他的妹妹。有着和胡千龙一样的撩人的二花眼。

  胡大发坐在院子了一把太师椅上,笼着大背头,穿一件农村很少的西装,同样打一条红领带,皮鞋擦的锃亮。在摆弄一把高压气枪。见陈放进来。忙站起。问道:“这是谁呀?龙。”

  “俺同学,陈放。你知道的,以前给你写过卖老鼠药的歌。”胡千龙说。

  “哦,是陈放啊!长高了,长帅了。小时候我就看出你是人才,放假了?”胡大发很热情地给陈放打招呼。

  “放假了,叔。在路上碰见千龙,非让我来家吃饭。”

  “不要客气,来家吃饭,就是看得起你叔。来,进屋。”

  进了堂屋,在一把椅子上坐了,不一会儿,胡千龙的妹妹端进来几个菜,有一只烧鸡,一盘猪耳朵,一个炒鸡蛋,一盘花生米。把菜放好,她偷偷地瞄了几眼陈放,少女的眼神,自然脉脉含情,春波荡漾,似嗔还羞。

  胡大发拿出一瓶酒,打开,满屋清香。

  陈放想,有钱人家的午餐不会是每天都要几个菜吧,就问道:“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胡大发“哈哈”大笑,说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农村不到五十岁,不兴过生日,今天就让千龙买了菜,自己家里人过生日,正好,你来了,一起陪我喝几杯。”

  “叔,看我,不知道是您的生日,啥礼物也没有拿。”陈放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他真的什么东西也拿不出来。

  “说什么礼物,你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以前,你给我写的买老鼠药的歌,使我的生意好得很,我还没有感谢你理。”胡大发说。

  “那是我写着玩哩,没想到你真的用了。”

  “你是人才,以后大有前途。我拿看出来,来,喝一杯。”胡大发把满满一杯酒端到了陈放面前。

  “叔,我不会喝酒,以前从来没有喝过。”陈放说。

  “男人就要会喝酒,我陪你。”胡千龙端起一杯,同陈放碰了,一仰脖子,咕咚一饮而尽。

  陈放将酒杯端到面前。抿了一口,辛辣的难受。眼泪就要出来了。

  胡大发哈哈笑着说。“第一次喝酒都是这样,再喝两杯就好了。”说着,同陈放碰了碰杯,一饮而尽。

  陈放不好意思不喝完,就昂起脖子,屏住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初是辛辣,继而一股火热直达胸腹。

  有了第一杯,就有第二杯,第三杯。不一会的儿,一瓶酒就要喝完。这时热腾腾的饺子端上来了。

  “不能喝,就不要喝那么多了,他还是个学生,少喝点。”陈放的母亲说。

  “不喝了,不喝了。吃饺子,吃饺子。”胡大发说。

  陈放就不客气的夹起饺子,饺子很好吃,满嘴流油,不像自己家的饺子,割一斤肉要加进出几乎一筐萝卜,只有一点香味,却找不到一点肉。

  “咦,你的手腕怎么了?”陈放的母亲问。

  刚才,陈放有意将自己的衣袖拉长,遮住手铐的勒痕。喝了几杯酒,就忘了这事。被胡千龙的母亲看到。

  见瞒不过去,趁着几杯酒劲。陈放就把前天晚上在计生办的事情说了。

  “哎,老百姓就是老不要兴,兴了,想咋收拾你咋收拾你。”胡千龙母亲说。

  “那不没有王法了,不行了告他们去,我陪着你去。要不找几个人逮住那个王主任在街上打他一顿。”胡千龙义愤填膺的说。

  “你就会打架。”胡千龙的妹妹对哥哥说道。

  “这事,不要莽撞,乡政府出了事,自然要找几个人拿来出气,要不乡政府谁想去闹事就去闹事,政府还会有威信,我看,计生办也不是非要抓你,只要是他们要找一个台阶下。刚好那天晚上你也在计生办,我看还是找找人,请请客,交几个罚款,兴许就把这件事摆平了。”

  还是胡大发见多识广,说的有道理。

  “你家同你们村的村长关系怎么样?”胡一发又问。

  “不怎么样。”想起宋有理,陈放就来气,说不定这件事宋有理在中间使坏,就随口说道。

  “那就不好办了。”胡一发说。

  “吃饺子吧,这事以后再说,你先躲躲,说不定过几天计生办就把这件事忘了。”胡千龙母亲说。

  吃了饺子,陈放头晕的厉害,站都站不住。胡千龙说:“第一次喝酒都是这样,我第一次喝了两杯,睡了一下午,走,到我床上休息以后一会儿。”

  一觉醒来,陈放竟不知在哪里,看到身边酣睡的胡千龙,陈放才想起昨天的事情,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迷糊了一会儿,竟又睡去。

  天蒙蒙亮,听见外面有摩托车发动的声音。是胡大发出去了。看看天色还早,胡千龙还在睡,就没有起床,有点头疼,又迷糊了一会儿,外面有人叫:“哥,起来吃饭了。”

  打开门,胡千龙的妹妹嘟囔这嘴,说:“你真能睡,像一个小猪。”陈放不好意思地笑笑。

  吃了早饭,胡千龙小声说:“老家伙又不知道往哪里去了,要不我骑摩托带你去县城玩。”

  “咱叔有生意忙哩。”陈放说。

  “有生意就忙,没有生意瞎胡跑。明年我也买一辆摩托,不骑他的,整天还看他脸色。”胡千龙嘟囔着。

  陈放望着胡千龙,一辆摩托要好几千,现在万元户在村里都少有,看来胡大发真的发了。

  “我走吧。”陈放觉得再在这里就不好意思了,就对胡千龙说。

  “不能走啊,你好不容易来了,就要陪我玩,一会儿咱俩打鸟去。”胡千龙说。然后从房间里掂出高压气枪,

  “哪里有鸟啊?”

  “你跟我走吧,现在地里的斑鸠很多,斑鸠肉最好吃。”胡千龙说。

  出来村子,两人往野地里去,走了很久,没有见到斑鸠,倒是麻雀成群,胡千龙打了几枪,连只鸟毛也没有打到。

  “妈的,今天手气背,平时我一枪一个,说打它头不打它身子。”胡千龙嘴里说着,好像是为自己的枪法辩解。

  到了小晌午,只打了一只灰雀,陈放跟在胡千龙的屁股后面,胡千龙让陈放打了两枪,也是一无所获。渐渐走近了一个村子,远远地就看见几只鸟在空中盘旋。

  “那边有斑鸠。”胡千龙说。”

  走到一户人家的院墙外,看到树上有几只灰鸟。胡千龙就把枪支到院墙上,向那几只鸟瞄准。

  “那不是斑鸠,是鸽子。”陈放忙制止胡千龙。

  “你不懂,是鸽子。”胡千龙说着,就扣动了扳机,“砰”一声轻微的闷响,一只鸟应声从树上跌落。

  “砰”又一声枪响,又一只鸟落地。

  这时,陈放听见院子里有人说话,像是说鸽子咋了。胡千龙正往气枪里压子弹。就听见有人大叫;“有人打鸽子。”

  随着叫声,从院子里跑出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边跑边叫:“你们是干啥的?”

  胡千龙看看那那男孩,没有应声,仍举枪要射击,男孩一把抓住气枪,胡千龙一脚把男孩踹倒在地。

  “有人打人啦!”男孩大声吆喝。

  从不同的院子里跑出几个人,叫到:“干啥哩,干啥哩。”

  胡千龙像从刚才打鸟的兴奋中醒过来,叫到:“快跑,快跑。”

  陈放两人扭头就跑,可是后面的几个男孩越追越近,眼看就要抓到胡千龙。胡千龙大叫:“陈放,别跑那么快,他们要我的枪。”

  陈放想,挨一顿打是小事,那只枪刚才胡千龙说值一千多块。陈放停下脚步,对胡千龙说:“你背着枪快跑。”

  胡千龙从身边一窜而过。后面的几个小伙就到了近前。他们将陈放团团围住,一个瘦高个上前照陈放的面门踢来,陈放躲过,背后却重重地挨了一拳,不一会儿,有更多的拳头朝自己打来。

  “你是哪里的杂种,说,不说一会儿把你捆住送到派出所。”混乱中,有人这样说道,一听要把自己送到派出所,陈放忽然想起,乡里正抓他哩。到那时,新账老账一起算,自己肯定要住进拘留所了。

  想到这里,陈放猛地跳出包围圈,一个男孩朝自己追来,一拳奔自己后脑袭来,陈放像后面长了眼睛,挥手一个摆拳,正中那家伙面门,这一拳来的突然,陈放觉得自己的手腕被震的发麻,那小子丝毫没有防备,一个趔趄,捂着自己的脸蹲了下来,血顺着鼻孔喷涌而出。

  其余的几个人楞了几秒,又一个家伙猛地扑上来,陈放看准时机,就在他就要抓住自己的一瞬间,下蹲,同时一个扫堂腿,这家伙当时就是嘴啃泥,陈放还是不饶,冲上去又踢了两脚。

  剩余的人不敢再上来,有人叫到:“回家,拿家伙,用叉扎死他。”

  必须赶快摆脱这几个人,陈放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瞪着血红的眼睛,疯了一般叫道:“谁敢再追,我砸死他。”

  或者,这几个年轻人以为遇见了一个疯子,不敢再上前。趁此机会,陈放扭头就跑。

  见陈放手里一直拿着石头,没有人再继续追。

  一口气跑出有二里地,陈放放慢速度,四周望望,没有见到胡千龙。

  歇了一会,陈放爬上一棵树,看看后面还有没有人追。停了好一会儿。才见胡千龙从一块玉米地里背着气枪,像一个打败的兵一样窜出来。

  胡千龙走到树下面,四处张望,像是在找陈放,陈放在树上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陈放看到胡千龙的笑脸登时就是煞白。

  陈放哈哈大笑,从树上跳下。

  “哎呀,你吓死我了。”说着胡千龙给了陈放一拳。

  将气枪往一旁一扔,胡千龙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过了一会儿,胡千龙说:“陈放,你练过武术?”

  “没有啊。”

  “刚才我看见你打那几个家伙,一招一式厉害的很,那几个人近不了你的身。”

  “那里,我不是为了保护你吗?害怕他们追上你。”陈放说道,其实他害怕的是被送进了派出所。

  “陈放,你小子讲义气,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回去,我给我爹商量,咱俩做干兄弟,你认俺爹做干儿子,行不行。”胡千龙说。

  “不,不,我可不敢,你家是做大生意的,你能认我这个老同学我就很感激了。”陈放虽然家里穷,但同胡千龙结拜,他觉得同胡千龙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就这样推辞道。

  “是看不起我了?”胡千龙不依不饶。

  “看你说那里去了。”

  “走吧,回去吧,别让那村的人追来了。”陈放说。

  一听这话,胡千龙起身就走,边走边说:“回去千万不要跟别人说,要不,俺爹以后气枪也不让我摸了。那老家伙管我管的特别严。”

  “只要你不说我绝对不往外说。”陈放说道。

  “今天他妈的就是晦气,连个鸟毛还没有打到,还差一点挨一顿打。本来想今天中午改善改善生活,看来要黄了。”

  回到村子,已经到中午,天气炎热,外面几乎没有人走动。正走着,胡千龙忽然叫到“别动。”

  陈放不知道胡千龙又要干什么,就停了下来,就见前面有一只小狗在晃动。

  胡千龙望望四周没有人,就从气枪上面取下打下的那只灰雀,向那只小狗扔去,小狗见了猎物,叼起来跑到一个墙角,大快朵颐,胡千龙用气枪静静地瞄准。

  “砰”地一声,那只小狗弹腾了几下,就不动了。

  胡千龙冲上去,拉住小狗,扔进了一个草垛里。

  “你在这里看着,我回家拿一个篮子。”胡千龙对陈放说。

  胡千龙大摇大摆的走了。留下陈放一脸漠然,想不到几年不见,胡千龙真的成了纨绔子弟。自己不能再在这里了,万一有什么事情,胡千龙有一个有钱的爹可以为他摆平事情,到那时,谁会管自己呢?

  不一会儿,胡千龙从家里出来,胳膊上挎了一个大篮子。

  胡千龙到了草垛旁,迅速地将小狗装进篮子,上面用麦草盖好,将篮子交给陈放,你挎住,别人见了就说你是我家亲戚,弄点麦草回家烧火里。

  篮子很沉,陈放挎上还要装作很轻的样子,好在一路上没有碰见村民。

  进了胡千龙家,胡千龙的母亲嚷到“都晌午了,你俩去哪里了?”

  “老同学来了,我们去打点野味。”胡千龙冲母亲扮了一个鬼脸。

  “哥,弄的啥好吃的?”胡千龙的妹妹从屋里跑出来,问道。

  “别说话,千凤,把大门关了。”胡千龙说道,这时,陈放才知道胡千龙的妹妹叫千凤,胡大发真的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啊!

  胡千凤听话地关了大门。胡千龙从篮子掂里出小狗,母亲见了,说到;“你出去就不干一点好事儿,你爹回来该收拾你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