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说俺爹会知道?你以为俺爹出去就干多少好事?再说,这是一条野狗。”胡千龙说道。

  “你们爷俩没有一个好东西。村子里哪会有野狗?”胡千龙的母亲说完,径直回屋里去了。

  见关了大门,胡千龙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上绑了绳子,把狗吊起来,从头部开始,用剔骨刀划开狗皮,把四肢剥开,一会儿,一张完整的狗皮剥了下来。

  接着开膛剥肚,取出内脏。

  用斧头把狗肉大卸八块,扔进已经冒着热气的锅里。放入葱姜蒜大奎花椒草果辣椒。胡千风在烧火,被呛得满眼流泪。

  胡千龙抽了一支烟,将杂碎洗了,放入筐子。又拎起狗肠子,陈放以为他要把它埋掉,可是这家伙拿来剪刀,翻起了肠子,丝毫不顾及腥臭难闻。

  锅里的水开了,胡千龙用勺子建行锅里的泡沫舀去,把杂碎倒入锅里。

  过了一个多小时,肉熟了,陈放早已饥肠辘辘。胡千龙叫母亲吃肉,母亲说道:“我不吃,你个缺德货吃吧,”

  胡千龙做了一个鬼脸。就说:“开吃。”

  捡了一大块狗肉递与陈放,陈放放到嘴里一尝,果然美味,心想这家伙几年修炼,成了一个地道的吃货。

  胡千龙打开一瓶酒,到了半碗递给陈放,陈放说什么不喝了。胡千龙说:“吃肉不喝酒,会消化不良的。”

  胡千凤不顾少女的矜持,大口地啃狗肉。

  抿了几口酒。胡千龙递给陈放一块黑乎乎的东西,陈放不知道上面东西,胡千龙狡黠的一笑说:“好东西,吃吧。”

  陈放细看,是狗蛋,就是狗的睾丸。

  胡千凤要争着吃,胡千龙说:“那不是女人吃的。”

  胡千凤一脸茫然。陈放心里说道:这东西我吃的多了,小时候,羊蛋猪蛋吃了不知多少。

  看胡千龙正在啃一根肉,是狗鞭,边吃边说:“狗的家伙真是怪,里面竟然有一根骨头。要是人的里面有骨头就好了。”

  陈放想笑,见胡千凤在场,就憋了回去。

  胡千凤不知所以,问道:“狗的啥东西怪?”

  “别打岔。”胡千龙瞪了妹妹一眼。

  一阵猛吃,肚子发胀,吃不下了。酒也慢慢地喝掉。竟然没有了昨天的晕,难道真是酒量越喝越大?

  已经下午两点多了,胡千龙还是很兴奋,对陈放说:“咱去河里摸鱼去。”

  胡千凤说道:“我也去。”

  “往哪里摸鱼?”陈放问。

  “别问了,跟我走就是了。”胡千龙说。

  三人拿来抄网,跨上篮子,走向田野,天气炎热,知了鼓噪着,乡间小路上鲜有人影,两边的玉米沙沙的晃动。有一只野兔竟然跑到了小路上,胡千龙跑步就要追,野兔倏地钻进了野地。

  走了有一里地,来到了一条小河边,小河不大,确切地讲,就不是一条河,因为河的两端由于人们的开垦土地,把河道堵了,小河就是一个小池塘,池塘里的水很浅,清澈见底,可以见到有小鱼小虾在里面游来游去。一两只蜻蜓在芦苇上面飞来飞去,相互追逐,有两只相互交尾,叠在一起。

  胡千龙到了河边,就把衣服脱了,只剩一条短裤。露出精瘦的躯体。

  “赶快把衣服脱了。”胡千龙催促道。

  陈放迟疑了一下,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将衣服脱去。露出健硕的身材。

  胡千凤站在岸上,看着二人。

  河水有点温温的,刚及腰部。胡千龙躺到里面,一阵扑腾,河水很快变得浑浊。

  陈放就用篮子在里面漫无目的的挖,挖了几下,空空如也。

  “先别急,一会儿它们被呛的就浮上来了。”

  二人在里面鼓捣了十几分钟,果然有小鱼露出了头,陈放见了就用篮子舀,舀了几下,小鱼还是精明,只舀了三条,扔到岸上,胡千凤高兴的将鱼捡起,放到河边的一个小水坑里,一边叫着:“这里有鱼,这里有鱼。”指挥着陈放在河里面东奔西跑。

  过了一阵,有更多的鱼浮上来。胡千凤在岸上跑动着,一不小心,哗地跌倒在地。河边湿滑,胡千凤出溜着就进了小河,陈放见状,忙扔了篮子,迎上去抓住了她的胳膊,但胡千风还是全身进了水里,虽然没有呛到水,但全身湿透。

  陈放将她抱起,本以为她要哭了。谁知这妮子站起来,像一个泥猴似的,“哈哈”地笑了。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弄得陈放不好意思地将她嫩藕似的的胳膊松开。

  “还不赶快上去。”胡千龙呵斥道。

  “我不,我也要摸鱼。”胡千凤说道。

  胡千凤就在自己面前,由于全身湿透,凸凹尽显。

  本来,今天吃了很多狗肉,狗肉大补,又喝了不少酒,此刻虽然在水里,但浑身燥热,下体不自觉的膨大。好在,浑浊的河水掩盖了一切,陈放不至于太囧。

  陈放觉得裆部有动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胡千凤叫道:“有鱼。”一下子向陈放的裆部抓来。

  陈放猛地觉得下体一颤,一双温柔的小手抓住了它。

  胡千凤没有放手,而是激动的往上拔动。待忽然明白了什么,“呀”了一声,白皙的脸色一红,慌忙地放了手。

  一旁的胡千龙没有看出什么,问道“怎么啦!”

  陈放不知道怎么回答。胡千凤说道:“刚才我看到一条鱼,可大。”

  “在哪里?”胡千龙走了过来。

  “没有抓住,跑了。”胡千凤说。

  “你真笨。再看到了让我抓。”

  “那鱼真大。”胡千凤自言自语,火辣辣的眼光瞟了一眼陈放,陈放忽然觉得脑袋一蒙,想不到一个小丫头会说这样的话。

  收获不小,逮了几十条十多公分长的鱼,多是小白条,有几条鲫鱼片子。

  回到胡千龙家,太阳西斜,陈放想已经在这里一天一夜了,不好意思在这里了。就对胡千龙说,要回家看看,胡千龙执意挽留,胡千凤用渴望的眼神望着他,意思让他继续留下来,但陈放心里不净,他想找人问问自己的事怎么办。

  看陈放执意要走,胡千龙恋恋不舍,就把逮的鱼装了十几条,用一个塑料袋子装了灌上水,交给陈放,说;“你回去也行,鱼你带上,回家死不了。”

  陈放接过。胡千龙一再地说有空让陈放还来。陈放应允。骑上自行车出了胡千龙家的村子。

  走在路上,两边有在田里忙碌的村民在地里施肥除草,渐渐地块到了东拐村,远远的见宋有理迎面走来。陈放猛地一个激灵。今天不能回家了,宋有理见到自己,万一他要去计生办汇报,自己不就束手就擒了。想到这里,陈放调转自行车头,向村子的反方向走了。

  晃晃悠悠,不知道走了多久,天渐渐地暗了。抬头,已经到了乡政府所在的村子,说

  是乡政府,其实和其他的村子没有都打区别,只不过村子稍大一些,没有路灯。陈放走到街上,没有人认识他,径直走到乡政府,见里面黑灯瞎火的,大概都下班回家了吧,偶有人影,是住在乡政府里的家属。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