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没有挣扎,就这样让花婶抱着。

  车子越来越颠簸,发动机的轰鸣声巨大,陈放抬起头来,禁不住一身冷汗,汽车行驶在半空中,一边是不见底的深渊,一边是不见顶的悬崖,这就是山,陈放朝思暮想的山,恐惧与欣喜。前面的路像一条灰色的飘带,在天地之间悬垂。

  陈放感到头皮有点发紧,紧张或是高原反应。

  花婶好像也是紧张,紧紧地抓住陈放。

  就这样过了很久,车子慢慢的下山,渐渐的进入了市区,天还没有黑下来,已经有霓虹灯闪烁,有林立的高楼,城市公交像一个巨大的火柴盒,来来往往的塞满了形形色色的人。还有骑自行车回家的少女少妇,虽然穿着长裙,小风吹来,露出光洁白皙的小腿。匆匆的骄傲的行驶在城市宽阔的马路。

  这就是城市,陈放的梦。

  车子终于进来站,一下车,陈放就瞅见一个中年男人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上阳商校。

  陈放走近,还没有说话,那个中年男人就说:“是来报到的吧?”

  “是,是。”陈放赶紧说道。

  “快上车,就剩这一班车了。”

  陈放和花婶赶快上了车,车里已经上满了人。陈放和花婶就在车子的后面坐了。

  过了有二十多分钟,车子停了,进了校园。校园不大,有百十亩的地方,不是陈放想像的象牙塔。中间一个操场,操场里长满了半人高的蒿草。两边有几排房子,最高的就是一幢四层楼。

  下了车,有高年级的同学接待了陈放,寝室早已经分好,陈放的寝室在四楼,一个向阳的房间,花婶将陈放的包裹放到床上。按照学校的规定,家长不允许在学校留宿。花婶就对陈放说:“我该走了。晚了就没有车了。”

  送花婶出来,路灯已经发出昏黄的光,校园里停了一辆大巴车,是学校租的,负责往车站送送行的家长。

  花婶上了车,从车窗里探出头,对陈放说:“好好学习,

  车子开走了,陈放孤寂地站在校园里。天上忽然飘起了细雨,不一会儿,陈放的头发就湿漉漉的,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的离开家,家有时就像一个牢笼,不知道为什么,陈放总想逃离。真的离开了,离开了就这么长时间,陈放突然很想家,家很遥远了。就在花婶离去的方向。很想家里的一切,破败的小屋,玉米地,淳朴的村民,宋伊梅、宋娜,甚至还有宋豪,胡千龙。

  陈放没有回寝室,在学校煤渣铺的跑道上走。这就是城市么?这就是城市的灯光,多少梦里的向往,莘莘学子的期盼。就像暗夜里的一只飞蛾,奋不顾身的扑去,没有理由,本能的飞翔,飞向这暗夜里的点点星火。

  前面有一个人,看身影象一个学生,一个女孩,对面的女孩越来越近,在昏黄的路灯下,陈放看到一张白皙的脸,是城市人的面孔,农村里的女孩不会有这样娇嫩的皮肤,女孩有着宽宽的额头,细细的眼睛,窈窕的身材。插肩而过的时候,陈放禁不住的望她。她低眉有点怯怯的从陈放身边走过。

  女孩不很漂亮,不是现代男人通行的美女标准。象发黄的古代仕女图上走下来的。

  在操场里走了几圈,与那女孩擦肩而过了几次,陈放不敢再认真的看她,觉得她很近又很遥远的感觉。

  回到寝室,陈放想起花婶的话。就打开包裹,包裹是一床厚厚的被子,被子里有一套新衣服,象父亲死去时花婶买的一样。陈放在身上试了一下,像一个民国是的时髦激进青年,惹得同寝室的几位羡慕的目光。陈放仔细观察了寝室里八个人至少有六个应该是来自农村的,陈放心里有点安然,既然都是来自农村的,以后就谁都不好不会看不起谁了。

  被子的最里面,有一个小布包,陈放打开来,厚厚的一叠钞票,足有两千元。陈放陡然觉得心里一惊,有生以来,他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花婶怎么能给他这么多钱呢?是真的把他当做了女婿?还是因为有父亲的缘故。

  陈放拿出带来的熟鸡蛋,让其他同学吃,他们都不好意思的婉拒了。陈放吃了两个,熄灯铃响了。

  开学的第一个月,就是军训,对于陈放高强的训练不算什么。本来他的体质就好。期间学校举办了一次欢迎新生入学的文艺晚会,大多是高年级的同学在表演,他们这一届新生上场的不多,有一个女孩就是陈放报到那天见到的那个高额头的女孩,唱了一首当时正流行的西北风歌曲,一下子征服了全场,那个外表纤弱文静的女孩,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在台上有很正的台风,一曲高歌,音质高亢洪亮。

  陈放后来知道她叫牛素,和自己是一个市的,听说她的父亲是市里一个不小的官,学校的课程轻松,除了上课,陈放在学校的四年干了两件事,一个是选修课:自由搏击,本来陈放只是陪同学一起到训练场里玩的,戴上拳击套就兴奋了,训练了两周,在一次非正式比赛中,陈放一口气放倒了三个同学,被教练看上,就正式收为徒弟,陈放本来体质就好,步法灵活,身材修长,臂展长于身高,稍加训练,就脱颖而出。

  另一件事就是读书,读了大量的课外书,历史哲学文学诗歌,很多他以前上学的时候想读的书在这里找到了就如饥似渴的读,后来在当地的日报上发表了两片散文,惊动了校学生会,进了学生会负责宣传工作,同时负责学校的一个刊物的总编辑。

  按说这两件事有点风马牛不相及,读书和拳击很难集中到一个人身上,但偏偏就在陈放身上出现了,倒不是他文武双全。因为有一个牛素,牛素是学校的文艺骨干,还会写一些小诗,当然陈放觉得她的诗歌就是女孩的青春自然绽放,就像花儿开了,自然的就会散发芳香。陈放的诗歌深邃忧郁,朦胧加意识流,牛素很崇拜他的诗,就不断的交流,青春的冲动,自然的就会流露出对她的爱慕,流露在诗歌里。牛素知道陈放写的什么意思,就笑笑不语,

  慢慢的,一种单恋疯狂的撕咬着他,每天牛素的面容就会在他的面前晃动,但他觉得那是不可能的,见到牛素,他就觉得很自卑。这时候他又想起了花婶,花婶家的那个黄毛丫头。困惑、苦恼、单相思。他感觉快要疯了,这种疯狂就体现在拳击场上,疯狂的奔跑,疯狂的挥拳,不管是沙袋还是一起训练的同学的脸。那时候没有业余拳赛,他只在全市的一次运动会上拿过名次,如果有业余拳赛,他不知道会不会往那个方向发展。

  一晃四年过去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