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眼睛,陈放望着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墙壁,还有淡淡的芳香,他不知身在何处,头还有点痛,起身,见洁白的床单上有一滩殷红的血,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忙起身。

  院子里,花婶正在拾掇猪舍,见陈放起来,亲切的说道:“起来了,放,你洗洗脸,我去给你做饭。”

  太阳已经升上了半空,明晃晃的刺眼。陈放洗了脸。花婶端了一碗荷包蛋,足有十几个。陈放吃了几个,不想再吃了。

  “吃完它,昨天晚上你就没有吃好,净喝酒了。”花婶说道。

  “刘英呢?”陈放问道,他不知道昨天晚上的鲁莽,刘英是不是会怨恨自己,或者告自己强奸,他心里忐忑不安。

  “她上班去了,一早就要去,老板管的严。去晚了,要扣钱。”花婶像没事一样的说。她一定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一个屋子,虽然不在一个房间,但昨天晚上的动静,花婶肯定能够听到。

  陈放不说话,他怕花婶问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在花婶不提。

  “放,昨天晚上你说下岗了?真的吗?”

  “嗯,”陈放应了一声。

  “哎,下岗就下岗吧,没啥了不起。不要放在心上,不要把身体弄坏了,以后喝酒不要这样,昨天晚上你把你婶吓坏了。”花婶说道。

  “嗯。”陈放低头应了一声,像一个犯错误的小学生。

  “我想回家,婶。”陈放又继续说道。

  “回去就回去吧,回家不要垂头丧气的,你妈身体不好,不要让他替你操心了。”

  “好。”

  陈放要走出院子,花婶从后门追了上来。往陈放兜里放东西,陈放一看,是钱。说什么也不要。“这几年不少花你的钱了,我有钱,兜里有三千八哩。”

  “啥你的我的,婶的就是你的。”

  “不,真的不要,我毕业了,以后能挣钱了。”陈放坚持着。

  见陈放执意不要,花婶没有再勉强,一直将陈放送到村口。

  回到家里,母亲把陈放叫到跟前,问道:“放,你是不是有啥事瞒着妈?”

  从母亲的表情上看,她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乡里的事情瞒不过经常走动的村民,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尤其是像陈放这样的事情,一些人,纵然你为他们办了很多事情,但是一旦听说比他们过得好的人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嘴上“啧啧”惋惜,心里却有莫名的兴奋。并很快将这种愉悦感传播开来。

  母亲一定是听到了村民的议论。

  “妈,我下岗了。”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领导的事情,是不是不在单位好好干,犯了错误?”母亲生气的问道。

  “不是,妈,我干的很好,也没有犯错误。”陈放辩解道。

  “那好好的为啥不让你干了?”母亲愤怒地说。

  “都这样,单位效益不好,就下岗。”

  “那你这几年的书就白念了?”

  陈放不回答,独自回了房间,继续睡觉。

  昏昏沉沉睡了两天,闭门不出,第三天是星期天,陈光和陈明放学回来了,见到陈放很是高兴。陈放也勉强的应付。晚上陈放听到兄弟二人向母亲要钱,学校各种杂费一个劲的涨,母亲叹了一口气,说明天上学的时候给他们。

  听了母亲的叹息,陈放几乎一夜未眠,母亲念年纪大了,会往哪里挣钱?肯定又是往别人家借,自己不能老这样了,要出去挣钱。

  第二天一早,陈放把三千八百元存折交给母亲,说要出去看看,找个活干。

  出了村子,陈放往县城的方向走,他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要干什么,没有技术,没有资金,没有关系。好在还有力气。要不到宋有理的窑厂里看看?虽然对宋有理极端的厌恶,可是人到屋檐下,焉能不低头,就算权宜之计吧。

  有了这种想法,陈放骑自行车一直奔到窑厂,到了窑厂,陈放径直敲开了窑厂里的那排相对干净的院子。

  开门的是宋娜,宋娜愈发的光彩照人了,身体发育的更加成熟,一袭白色的裙子,露出两段嫩藕养的胳膊,一双白色的半高跟凉鞋,在窑厂灰突突的氛围里,就像满是青色的污泥里开出了一朵粉白的莲花。

  宋娜见识陈放,愣了一下,随机热情地拉陈放进了屋子。屋子里一台摇头电风扇“呼呼”地吹着,不断掀起宋娜的裙角。陈放无心窥视。一番寒暄后,陈放说明了来意,大概宋娜还不知道他下岗的事情,笑的花枝乱颤,说道:“你一个大学生,公家干部,到这里打工,你是寒碜俺吧?”

  “真的。”陈放一脸严肃的说。

  “你不到镇里去上班了?”

  “不去了,那个破供销社我一开始就不想去。”陈放没有说自己是被下岗了,把去了公职说的轻飘飘的。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呢?管生产?管财务?要不管财务吧,整天的各种条子,我看见就烦死了,以后你来管。”宋娜高兴地说。

  陈放看了看周围洁净的陈设,觉得与这个氛围已经相去甚远。管财务,这是宋娜的一厢情愿。宋有理回来肯定不愿意的,别看他见陈放考上了学,很是恭维。其实全村人都知道宋有理的为人。与其那样,不如现在就直接到工地上。

  “我想上工地上。”陈放说道。

  “工地上?你细皮嫩肉的,上工地你受不了的。”

  “能受的,从小就在田间干活,咋会受不了呢?”陈放坚持道。

  “那好吧。”

  宋娜领陈放出了院子,来到窑厂跟前,没有往人群里走,就站在一处高岗上叫老楚。

  一会儿,来了一个分不清年龄的男人,长长的头发,不知道是花白了还是粉尘,胡子应该好久没有刮了,一双眼睛红红的,还挂着一粒眼屎。他有四十岁,五十岁,或者六十岁?陈放猜测到。

  “有事?”老楚恭敬地笑着,说着很难听懂的外地口音问道。

  “给你一个人,跟着你干活。”宋娜说道。

  老楚瞄了瞄站在一旁的陈放,好像有点不相信。

  “好,来吧。”老楚说道。

  宋娜走了,陈放跟着老楚进了窑厂里面,里面灰蒙蒙的仔细辨认,可以看到一群裸着上身的男人在里面忙活。

  “你是哪里的人?”老楚问道。

  “本地的,东拐村的。”

  老楚不相信的望着陈放,自言自语道:“老板从来不要本地的工人,你和他有亲戚?”

  “没有。”

  “看打扮,你不是干体力活的人,怎么到这里来了?”

  “混饭吃呗。”

  老楚顿了一下,问道:“老板给你交代了什么没有?”

  “没有啊。”

  “哦,那我就给你说,以后你看到上什么只当没看见,这帮工人不好带,哪个地方的人都有。”

  “嗯。”陈放没有把老楚的话放在心上,应了一声。

  “那就来吧,你先从挖土和泥开始。”老楚说。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