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楚给了陈放一把铁锨,陈放就加入到和泥的一班人中间。陈放埋头将从岗上运来的土一铣一铣的地运到制坯机前面的传送带上,传送带把黄土送到搅拌机里,搅拌机里加水,搅拌制成泥,把泥制成大的坯锭,有送到传送带上,传送带前面有细铁丝,切成砖坯。陈放的劳动简单,但是需要体力。

  陈放看了看身边的几个人,年龄不一,年龄大的看上去有六七十岁,小的看上去有十六七岁,大部分目光呆滞,动作机械,一个个赤裸着上身,脊背晒得黑黝黝的,头发蓬乱,胡子拉碴,都赤着脚,有的穿长裤,有的就穿一条看不出颜色的短裤。

  陈放做了许久,没有人搭理他,仿佛没有他的存在。制坯机一刻不停的轰鸣,这帮人一刻不停地挥动着铁锨。

  干了一下午,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陈放的手上已经打了几个血泡,腰酸腿沉。在水管里洗了手和脚,有人给陈放了一个大瓷碗。他进了一个简单的工棚,工棚里有一个大锅,锅里是水煮白菜,上面还飘着点点黑色,仔细看,确是腻虫,一种令人讨厌繁殖力极强的害虫,陈放想吐,看到别人大口地吃着,肚子确实饿了,就把碗递给了打饭的一个长发妇女,起初陈放以为她应该是一个中年女人,待她抬头看陈放的一刻。陈放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清澈无邪,圆圆的红扑扑的脸,唇边有细微的小绒毛。她分明就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陈放禁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拿了两个馒头,出了工棚,几十个年龄不一的男人蹲在窑厂里静静的吃着。

  老楚叼着烟卷,在人群里不断走动,像放羊回来在羊圈里清点羊只的羊倌,只是手里没有鞭子。

  很少有人给他打招呼。老楚走近陈放。“楚师傅吃饭没有?”陈放不知道怎样称呼老楚,就说道。

  “马上吃,马上就吃。”老楚笑着说,表情有点僵硬。

  吃完饭,陈放以为要休息了,不想,老楚走近,说:“这里是两班倒,你今天要干到夜里十二点。”

  陈放拍了拍酸痛的腰,拿起铁锨,又回到刚才的位置。天渐渐的黑了,有了些凉意。一个五百瓦的大灯泡挂在窑顶上,周围亮如白昼。铲了一会儿土,陈放觉得有一个人钻到了自己身边,陈放看了看,是那个十六七岁的小孩子,脸上已经有了毛绒绒的胡须,但个子矮小。只到陈放的脖颈,拿着一个比他身高高的多的铁锨,陈放没有在意。

  “你是哪的?”那男孩问道。同样是外地口音。

  陈放扭头看看,觉得是问他的。就说:“本地的。”

  男孩瞪大了眼睛,好像不相信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男孩又问道:“县城离这里远吗?”

  “不远,有十来里。你想去县城?你家是哪里的?”陈放问道。

  “四川的。”

  “你这么小就出来打工,家里放心吗?”

  “家里就一个奶奶,有病了,我爹前年在煤矿挖煤,死了。妈又嫁人了。”男孩说道。

  这时,老楚牵一条大狼狗走了过来,男孩看见老楚,吓得赶紧挥动铁锨,不再与陈放说话。陈放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怕老楚。

  老楚在窑厂里转悠,不知道是遛狗还是监工。大狼狗吐着长长的舌头,“呼哧呼哧”地从陈放身边经过,工人们都不言语。老楚叼着烟一明一灭的走了。

  终于到了换班的时候,陈放身体像散了架一样。装土的工人一个个进了工棚,陈放觉得,这些人行为呆滞,很少说话,即便说几句话也是逻辑混乱,很显然他们是一帮徒有力气的弱智着。

  男孩又来到了陈放身边,说“你还没有住的地方吧?咱俩住一起吧?”

  陈放想来的匆忙,没有带被子,就点了点头。

  进了工棚,男孩的铺位在最里面。里面的空气不好,还有一个尿桶,是下位。

  男孩把一个看不出颜色的床单抻了抻,说道,睡这里。然后就像一个小狗一样的蜷在一旁。

  陈放看了看大通铺上,几十个男人,大部分和衣而卧,有的已经发出了鼾声,毕竟劳动强度太大了。门口有两个年轻人,陈放今天没有见到,看打扮不像是工人,嘴里叼着烟,明明灭灭,像是监视他们的。

  陈放躺了下来,男孩像睡死了。迷迷糊糊,陈放就要睡着,觉得有人推自己。睁开眼睛,是男孩。男孩低声地说道:“哥,要是往县城,从哪边走?”

  陈放抬手指了一下。

  “哥,我叫你哥行吗?”

  “嗯。”陈放觉得男孩的问话可笑,就问:“你叫啥?”

  男孩说了一个名字,陈放没有听清,就说:“我以后就叫你小四川吧。”

  男孩笑笑,昏暗的灯光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陈放问道。

  “一个多月了。”男孩说。

  “你才这么大,不上学了?”

  “我没有上过学,不认字。”小四川有点委屈的说。

  “以后我教你认字吧。”

  “好啊。”小四川又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这么累,你能受得了吗?”

  “受不了也要受。我是被骗来的,我从家里跑出来,想去找俺大姑,一个男人问我要不要挣钱,我当然想,他就把我领到这里了,干了一个多月,一分钱也没有给。这里的人有的已经开始在这里干了两年多了,不给钱。有的是二傻子,光会干活。那个老楚是这里的头,还有两个人光头,专门看咱们的,不能跑,跑了抓住就要挨打。再跑,抓住活埋,”小四川说道。

  陈放觉得头皮发麻,以前他听说过黑砖窑的事情,敢情宋有理就开了一个黑砖窑。不过也不能完全相信小四川的话,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或许是老楚他们吓唬他才这样说的。

  “睡吧。”陈放真的瞌睡了,眼皮直打架。

  门口。忽明忽暗的烟头燃烧着,夜,很黑。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