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雨了,工友们忙不迭地用塑料布将制好的土坯盖好,一旦被雨水淋了,就前功尽弃。

  处置停当,雨就淅沥沥的下了起来,进入秋季,秋雨绵绵,一直下到将近傍晚。工友们难得有一个休息天,纷纷躲进工棚里睡觉,陈放睡了一会儿,就在窑厂里转悠,窑厂占地面积越来越大,黄土岗已经被侵蚀的剩了一座孤岛,于是取土就继续向下,原本的高岗,逐渐的成了一个大坑,深达五六米,局部十米,已经见到流沙,和渗出的清泉。大坑的范围还在继续扩大。

  又碰见了老楚。老楚还是牵一条大狼狗。看见陈放,不自然的笑笑。说道:“出来转转?”

  “出来转转。”陈放应道。

  不再有话,陈放孤自走了。走了好远,陈放觉得背后还有老楚的那双红红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走近孤岛样的黄土岗前,陈放抬头,猛然发现上面有一双眼睛,鹰一样的的盯着自己,仔细看,是丁大憨,丁大憨披一件蓑衣样的东西,蹲在黄土岗上,一动不动,像在那里好久了。陈放感觉有点冷,不是因为有风,丁大憨的眼睛不像一个精神病人,倒像一个智者,一个雕塑。

  面前的土坡壁立,一棵大树的根成了攀爬的抓手。反正没有事情,关键的是,一见到丁大憨,陈放就想到了那个红狐,丁大憨生命里的那个红狐。陈放抓着树根艰难的爬了上去。

  “你来了?”丁大憨的话就像从坟墓里发出的。

  “天下雨了,你应该回屋。”陈放说道。

  “你不应该到这里来。”丁大憨又说。

  “我想来看看你。”

  “我说的不是这里,我说是你不应该到窑厂里来。”

  “没有办法,要混口饭吃。”

  “到哪里都有饭吃,就是不能到这里来吃饭。”丁大憨说道。

  “要不,我来你这里吃饭?”陈放笑着说。

  “如果你你真的来,我欢迎。”

  陈放觉得自己真的可笑,同一个疯子快有共同语言了。难道自己未来真的会同丁大憨有点什么吗?

  “你是不是在等你的红狐?”陈放有点取笑丁大憨的意思。

  “是的,我在等我的红狐,她该回来看我了。”丁大憨严肃的说道。”那一年,也是这样的天气,她来了,薄薄的衣衫,湿漉漉的头发,迷离的眼睛。”丁大憨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候的那个夜晚。

  陈放站在那里,任凭苦楝树上滴下的雨水一点一滴的打在脸上,人人都有一个梦,丁大憨是走不出他的红狐梦了。

  “回去吧,该回去吃饭了。”陈放劝慰道,对于这样精神不好的人,一个老人,丁大憨应该还不到五十岁,但他已经完全像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了。

  “我会回去吃饭的,和我的红狐妹妹一起回去吃饭,我在等她。”丁大憨的话开始语无伦次了。

  陈放觉得再和他聊已经没有意义,就缓步下岗。

  “你不应该到这里来,窑会开花的。”丁大憨在后面幽幽地说。

  回到工棚里,陈放看到有两个光头男人和老楚在打牌。其他的共友或仰或卧的休息。

  陈放回到工棚的最里面,小四川蒙头睡觉,陈放刚一躺下,小四川醒了。问道:“刚才你去哪里了?”

  “出去转转。”

  “出去转转?”小四川露出羡慕的表情,不相信的问道。

  “你咋不出去转转?外面很凉快。”

  “我不敢。”小四川无奈的说道,一边斜眼看了看门口打牌的几个人。

  陈放瞪着眼睛,看着工棚简易的天花板,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儿,小四川好像费了好大劲的说道:“你能借给我点钱吗?”

  陈放看了看小四川有点涨红的脸。他这次出来,兜里真的没有带多少钱。就问道:“要多少?”

  “五块就行。我这里有一个小人,给你吧。是我奶奶给我的,她说会保佑我的。”小四川从脖子里取下一个石头的东西,昏暗的灯光下,闪闪发光。

  陈放翻了翻衣兜,总共有十四块,陈放把四块钱交给小四川。说:“就这四块,我留十块。”

  小四川高兴地说道:“谢谢哥。”说着把小石人交到了陈放手里。

  陈放在手里把玩了一下小石人,还带着小四川的体温。既然是小四川的奶奶交给他的一定很贵重,就把他又还给了小四川。

  “我以后有了钱,还给你的。”小四川说完,把脑袋缩进了被窝。

  陈放很久以后知道,正是因为少给了他一块钱,导致他早早的被结束了幼小的生命。

  吃了晚饭,继续睡觉,由于中午睡了一会儿,陈放久久没有入睡,身边的小四川翻来覆去,好像也没有睡着。

  迷迷糊糊,好像已经到了天快要亮的时候,陈放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睁开眼睛,见是那两个光头夹着小四川,小四川像一滩烂泥一样被扔到床单上。两个光头凶神恶煞,陈放惊恐,就闭上了眼睛。

  光头往小四川的身上踹了一脚后就走了。小四川身上湿漉漉的,像是刚从外面回来。陈放推了推他,没有什么反应。微弱的灯光下,小四川脸色苍白,陈放摸了摸他的额头,烫的厉害。陈放掀开小四川的衣服,瘦骨嶙峋的身体上有道道新鲜的条状的伤痕,伤痕上面还在往外渗血。

  “你怎么啦?小四川。”陈放问道。

  小四川努力地睁开了眼睛,艰难地笑了笑,说道:“我想回家,我梦见我的奶奶了,奶奶想我了,奶奶的病好了。她在山坡上等我,等我放羊回家。”说完,有闭上了眼睛。

  屋里的人有的醒了,睁眼看了看,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已经熟悉了这样的场景。陈放本想起来说话,看到一屋子人麻木的样子,又把话咽了回去,或许小四川犯了什么错误,该受到惩罚吧。

  陈放把被单往小四川身上盖了盖。看着他静了下来,只是呼吸渐渐的微弱。

  天刚亮,老楚进来叫陈放,说:“有人叫你,”

  陈放随老楚到了宋娜办公的那排房子,老远就听见宋有理在咆哮。

  “你有什么权利随便叫人进来?以后不管是天王老子,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能进窑厂里一步,你以为你是谁?不想干了,一样的从这里滚。”

  陈放听到宋娜呜呜的哭泣声。

  陈放进了屋子,宋有理立即停止了咆哮,脸色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说道:“大侄子,不好意思,这几天让你受苦了,窑厂里都是苦力。哪能让你这个大学生来做这样的苦活。刚才我好好的批评了宋娜,不经我同意,就安排你这个人才来,你应该干大事情,不应该到我这个小地方受委屈。就怨我,这几天我不在家。”

  “不是这样的,叔,是我主动来的,我要求宋娜这样安排的。不愿宋娜。你不要批评她了。”陈放说道。

  打发走了老楚。宋有理从兜里拿出一叠钱,递给陈放说:“这是二百块钱,你拿着,又算这几天的工钱吧,你知道,他们干一个月还不一定能够挣这么多的。”

  “我就干了几天,不能要这么多的。”陈放说道,敢情宋有理是要打发自己走了。

  “不,不。不要这么说,咱们是好爷们里,你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委屈了你,全村人都会骂我的。”宋有理嘿嘿笑着说。

  “你的意思是我不能在这里干了?”陈放问道。

  “也不是这个意思,现在窑厂里不需要人手。等以后需要人。肯定去请你。”

  陈放抓起宋有理放在桌子上的钱,说:“那好吧,我就走了。”

  宋有理将陈放送到门口,说道:“大侄子,叔有句话想说,窑厂里挣钱也不容易,有些事情可能他们做的有点过火,你见到啥听到啥,就不要往外传了。”

  陈放盯着宋有理,没有说话。远远的陈放看到,老楚牵着大狼狗站在一处高坡上,目光冷冷地盯着这里。

  宋娜从屋里追了出来。“陈放哥,对不起。”眼睛里几乎要流下泪水。

  “没事。娜。叔给了我二百元,我赚大了。我走了。”说着,笑了笑,骑上自行车。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