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窑厂,陈放向县城的方向骑去。

  县城里熙熙攘攘,开放了,农民手里有了钱,争相到县城里逛游。两旁的小商店一个接一个,卖胡辣汤小吃的比以前多了。

  陈放到县城的十字街,那里是县城最高的地方,在十字街的东北角,有一座高楼,高楼上面有新华书店几个大字,这里一直是吃饭的圣地,以前上学的时候,他就常常地来这里,多数是空手而归,买不起书,就在里面蹭书看。兜里有了钱,陈放挑了几本书,又买了几本陈光陈明用的学习用品。

  出了书店,见一辆摩托车飞驰而来。一个年轻小伙戴着墨镜,烫了爆炸头,招摇过市。到了陈放跟前,摩托车“嘎”地停下。

  小伙摘下墨镜,是胡千龙。胡千龙捅了陈放一拳,说道:“你个书虫,还在买书?”

  “没事,随便看看,你这是往哪里去?”

  “逛街,溜溜摩托。”胡千龙说道。

  “这摩托不赖啊,要好多钱吧。”陈放不懂摩托,但是看它高达威猛,声音低沉,就知道是地道货。

  “不多,一万八千块,电打火。要不,我带你溜溜。”胡千龙骄傲地说。

  “不不,我骑的有自行车。”陈放推迟道。

  “就你那破自行车,扔了吧。走,上车。”胡千龙说着就拉陈放。力道还挺足。

  陈放看胡千龙认真,不能推迟掉,见一旁就有看自行车的,就把自行车推过去,看车的是一个老太太,很热情,陈放干脆又把书放她那里。

  刚坐上户千龙的摩托,屁股还没有稳当,摩托车“嗡”地就窜了出去,惊得两旁的人纷纷躲避。

  胡千龙带着陈放在县城的几条街兜了一圈,还不到十分钟。陈放要下来,说道:“我要回去了。”

  “你不能回去,还没有陪我好好地玩哩。走,我领你到一个好地方,你肯定没有去过。”

  不等陈放答应,摩托车又窜了出去。

  来到县城的都东大街里的一个小胡同,胡同口的一块木板上写着录像两个字,敢情这里是一个录像厅。

  胡千龙买了两张票,把门的是一个老头,见了胡千龙,满脸堆笑,说道:“来了,胡总。”看来胡千龙在这里很熟。

  “今天有没有带彩的新片子?”胡千龙吆喝道。

  “有,有,但是不能急,最近公安查的紧,要多等一下啊!”

  “娘希匹,老子想看点好看的,还要等?”胡千龙骂骂咧咧的就进了录像厅。

  陈放随胡千龙进了录像厅,忽然的黑暗,一个大筒子房,放了十几条凳子。里面人头攒动,烟雾缭绕,呛得人喘不过气来。银幕上正一招一式地放着港台的武打片。

  胡千龙径自往前走,前面已经坐满了人。走到第三排的位置,是几个小年轻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银幕,胡千龙往凳子上跺了一脚,几个年轻孩险些从上面掉下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嚯”地站起,攥着拳头。

  “咋,不认识你胡大爷了?”

  年轻孩马上满脸堆笑,说道:“是胡大哥啊,没有看清。没有看清,小弟有罪。小弟有罪。”说着掏出香烟,递到胡千龙面前。

  胡千龙不理会。说道:“还不快滚,没有看见我今天有客人。”

  几个年轻孩立即站了起来,往后面去了。

  “来,坐下。兄弟。”胡千龙拍拍凳子,对陈放说道。

  夸张的武打动作在忙面前晃来晃去,伴随着夸张武打音效,震耳发聩。胡千龙递给陈放一支烟,悠然点上,一支烟还没有吸完,胡千龙就站了起来,高声叫道:“换片,换片。”后面的几个年轻孩随之呼应,叫到:“换片,换片。”有的打起了呼哨。场景像美国西部牛仔的酒吧。

  停了两分钟,银幕上赫然出现了一个西方女子,一个老男人狗一样的匍匐在地······房间顿时静了下来,只剩下男人粗重的呼吸和女人夸张的浪叫。

  陈放大脑充血,一阵晕眩,。他羞的不敢看荧幕,左右看了看,昏暗的房间,荧幕的反光照在不同年龄的男人脸上,眼睛放出暗夜猫一样的贪婪扑食前的绿光,有点甚至流出了哈喇子。

  不堪入目的画面持续了不到两分钟,画风一转,一个长发男人的脚准确无误的踢到另一个长辫子男人的脸上,长辫子男人应声飞起,倒在数丈开外。

  人群里骂骂咧咧。

  十几分钟后,又是一阵“换片,换片”的吵闹声。

  又是不到两分钟的动物式的交媾。胡千龙终于不耐烦了,将香烟狠命的摔到地上,骂道:“日特娘,调戏老子,走,我带你个地方,真刀真枪的干。”

  陈放随胡千龙出了录像厅,太阳已经到了头顶,中午了。

  坐到摩托车上,陈放问去哪里?胡千龙不耐烦地说:“你坐好就是,到了你就知道了。”

  摩托车风驰电掣的出了县城,上了国道,国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大部分是货车。这是一条东西向的大动脉,西部的煤炭、石子、沙子。通过大货车源源不断的往东部运送。国道的沥青路面很多地方已经开裂,煤屑、沙子、石子散落两旁,连路边的树木庄稼都是灰突突的。

  出县城有八九公里,就到了与另一个县的交界带,近几年路两旁涌现出来一排排的房子,有小楼房,还有低矮的就两间的小平房。房子前面无一例外的都挂着饭店的牌子,什么“欧亚大酒楼。”“新世纪大饭店”等等,名字很是骇人。

  路两边不断有浓妆艳抹的女子招手,有点撩起裙子,做出淫邪的动作,胡千龙一手扶住摩托把,一只手很有魅力的向那些女子招手。但摩托车并不停,径直往一个门面并不大的饭店开来。

  听见摩托车响,里面出来一个丰满妖媚的女子。女子满脸淫笑着说:“哎呀,胡总,你可好长时间没有到姐这里来了,是不是又迷上了哪里的小狐狸精了?”

  “老板娘,哪里的小狐狸精也没有你这只老狐骚。”说着,就照那女子丰满的胸部摸了一把,女子浪笑着把胡千龙的手打开。

  “有新来的小妹没有?”胡千龙问道。

  “有的,保你满意,活好的很,一会儿就叫你扶着墙根走。”

  “不光叫我满意,这是我兄弟,要叫我兄弟满意,我兄弟还是一个小雏呢?便宜了你这个老骚狐,你得倒贴钱。”

  “咦,就是一个小嫩瓜,不知道下面长毛了没有?”说着,女子伸手就要往陈放的脸上拧,陈放偏头躲过。

  女子放声浪笑。“真的是一个生瓜蛋啊,一会姐亲自给你开。”

  走近屋子,女子尖声地叫到:“小倩,小红,赶快出来,你的亲哥来了。”

  很快,从里面出来两个吐着红嘴唇的姑娘,看年龄都不大,二十岁上下,头发又点蓬乱,眼睛有点红肿,像是刚起床,还没有化好妆。

  一个年龄稍大,胸部挺拔穿红衣服的姑娘,上前就拉住胡千龙:“胡总,你可想死你小妹了,这几天你去哪里了?”声音软绵绵的发嗲。

  “前天晚上刚来,怎么就几天了。”胡千龙说着,就在那姑娘的圆圆的屁股上你了一把。

  “你坏。”红衣服姑娘在胡千龙的胸上捶了一下。

  “赶快上酒端菜。饿了。”胡千龙命令道。

  进了一个套间,套间里一个小桌,几把小椅子。不像其他的饭店是高桌子高椅子。菜没有端过来,红衣姑娘已经钻进了胡千龙的怀里,胡千龙的大手伸进她的怀里,揉搓起来,丝毫不避讳陈放他们两个。陈放注意到,套间里还有一个门,这个门就是通向房子后面搭起的一个小矮房

  穿绿衣服的姑娘黑黑的,瘦小单薄,看见他们两个肆无忌惮的调笑,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一个黄瓜,一碟花生米,一盘牛肉。菜上来了,一瓶樱花春四十五度白酒。

  “让老子吃点菜,饿了。”胡千龙说道。

  红衣女用筷子夹起一块牛肉放入胡千龙的嘴里。

  “小红,给你哥夹菜。”女子又说。敢情绿衣女叫小红,那红衣女就是叫小倩了。

  陈放赶紧夹了一段黄瓜,说:“我自己来。”

  “这个哥好吃黄瓜啊!”小倩“吃吃”笑着说。

  吃了几口菜,小倩打开了酒瓶。各自倒了一杯。胡千龙带头喝了一杯。

  “就太辣,我要喝健力宝”小倩说。

  “妈的又坑老子里,你的肚子是牛肚子啊,上一次喝了十罐健力宝。只要叫老子舒服,拿去吧。”胡千龙骂道。

  小倩高兴地屁颠屁颠的出去了,一下子搬来一箱。

  “小心一会儿老子把你搞得健力宝出来。”

  小倩故意晃了晃罐子,一打开,碳酸气体溅了起来。小倩小红两个人喝白酒加健力宝,陈放和胡千龙喝酒,很快一瓶白酒没有了。胡千龙有点醉了,在他身边的小倩被揉的像一滩烂泥一样,不住的发出娇喘。

  “你先喝着。我睡一会儿。”说着就搂着小倩进了那个小房间。

  里面很快传来了“啪啪”声和小倩放浪的叫声。

  “哥,陪小妹喝一杯吧。”小红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里面的叫声的刺激满脸羞红。

  陈放喝了,小红的脸逐渐靠过来,温热的气息拂着自己的耳朵。身体已经膨胀,陈放猛地楼住这个娇弱的女孩。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