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好像有动静,陈放忙松开小红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一出门,外面赫然停了一辆面包警车,陈放脑袋一蒙,心想,坏了,胡千龙这小子麻烦了,被抓了现行。

  两个胖胖的警察向饭店走来,一个小胡子警察手里还一晃一晃地拿着手铐。

  老板娘好像也听见了动静,慌慌忙忙地迎了出来。“是两位兄弟啊,还没有吃饭吧?刚杀的鸡,锅里炖着哩。”

  “有客人吗?”小胡子警察问道。

  “没有没有,哦。有,这不这个兄弟在这里吃饭。”老板娘指着陈放说道。

  两个警察瞄了瞄陈放,问道:“哪里的?”

  “白庙的。”陈放答道。从两个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警衔看,陈放判断,这两个人应该是合同警察。

  “干啥哩?”

  “路过,吃顿饭。”

  老板娘手里拿了两包烟,一个劲地直往两个合同警察兜里装。

  “给胡大少捎个信,这两天到派出所去一趟,弟兄们该发福利了。排场了好说,不排场下次把他的摩托扣了。”小胡子警察说道。

  “好,好。兄弟,我一定给他说。一定。”

  两个警察晃着手铐出了门,走到胡千龙的摩托旁边,羡慕的拍了拍真皮坐套。

  面包警车又向另一个饭店走去。

  一场虚惊。在外面呆了一会儿,估计胡千龙就要完事了,陈放进了屋。正看见胡千龙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随后,小倩一头散发,双眼迷离,衣衫不整地走了出来。

  小倩跑了出去,估计是去厕所了。小红在外面没有进来。陈放就说道:“千龙,刚才来了两个警察,估计认识你,让你去派出所里。”

  “妈了个逼的,老子前天才请他们吃了饭,今天又来找老子的事,这两年,那帮合同警察的福利都是老子给发的了,这帮白眼狼。你做了没有?”

  “做啥?”陈放问道。

  “你说做啥?你真是个生瓜蛋子,让你来开开荤,你倒鸡巴蔫了。”

  “没有。”陈放说。

  “没有。咱就走。”胡千龙气咻咻的说。

  出门,见老板娘还在门口,胡千龙扔给她二百块钱,就走了出来。

  “胡总,你干啥哩,还没有吃饭呐,你最爱吃的清炖小柴鸡马上就好了。”老板娘在后面追着说。

  “不吃了。”胡千龙头也不回地说。

  “以后还得来啊,姐就靠你来撑门面哩。”见胡千龙仍然不理,继续说道:“刚才的事,确实不怨姐呀,平时我都照顾着他们哩,谁知道今天他们就来了。打扰了你的好事,姐给你赔罪。”

  胡千龙不理不睬,陈放坐好后,猛地发动摩托车,扬长而去。

  一直没有说话,快到县城了,胡千龙减速,说道:“妈的,还是饿,走去怼碗烩面去。”就将摩托停在了一个羊肉烩面馆前,吃饭的人不多,胡千龙吆喝道:“两碗加重烩面,多放羊肉。”

  很快,两大海碗烩面端了上来,上面厚厚的盖了几片羊肉。放了一层浓浓的辣椒油,胡千龙呼噜呼噜的吃了起来,吃的满头大汗。

  抹了抹嘴巴,胡千龙脸上的愠色渐去,两只淫荡的眼睛向外面瞄,一个穿花裙子的少女正走过。

  “陈放,你真的没有弄过?”胡千龙呲着牙,一脸奸笑地问道。这小子是猢狲托生的,一会儿就眉开眼笑。

  “没有。”陈放笑着说。

  “得劲着哩。”

  陈放不想再和胡千龙一起了,说不定他再搞出点什么名堂。就叫他将自己送回到县城十字街,他的自行车还在那里。路过一家药店,陈放忽然想到了小四川,不知道他今天怎么样了,看昨天的情形,他应该伤的不轻,就叫胡千龙停了摩托车,进到药店买了消炎止痛和治疗跌打损伤的药。

  胡千龙问给谁买药,陈放就说了昨天晚上在宋有理的窑厂,一个小工友不知道怎么伤了,他想给他把药送过去。

  胡千龙热情地说:“我带你过去。”

  不管胡千龙做了什么事情,陈放觉得他还是很义气的。

  到了宋有理的窑厂,必须先经过那排平房子,陈放知道,没有平房里的人安排自己是不能进到里面了。就敲门,里面有了应声,是宋娜。宋娜开开门,见是陈放,就说道:“你咋又回来了,赶快走吧,俺爸看见了,又该骂我了。”

  “我马上就走,有点小事,麻烦你一下。”

  “昨天晚上,有一个工友,年龄很小的那个,他受伤了,我给他买了点药,你给他送过去吧!”

  “俺爸不让我往窑厂那边去,也不让我问窑厂里的生产情况,我就记记账。”宋娜有点为难的说。

  “那你交给老楚,让他交给那个小四川吧。”

  “好,你把药放在这里吧,一会儿到吃饭的时候我交给老楚。”宋娜说道。

  正说话,胡千龙把摩托车放好后,从外面走了进来。胡千龙一进屋,两只眼睛就直勾勾地看着宋娜。

  陈放忙介绍说:“这是我同学,咱邻村的,叫胡千龙,他爸胡大发。早就是万元户。”

  宋娜应该知道胡大发,也两眼放光地盯着胡千龙,说道:“你是胡千龙,我早就知道你,咱们是同学吧?”

  胡千龙忙应道:“对,对,咱们是同学,好多年没有见面了,你都变样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赶快坐下喝水吧。”宋娜说着倒了两杯开水。

  陈放注意到胡千龙接水杯的手有点颤抖,这个风月场的老手,见到了宋娜竟激动成这个样子。

  “几年不见,老同学长这么漂亮。”胡千龙笨嘴笨舌地说道。

  宋娜脸红了一下,说:“看老同学说的,你不也帅了,和咱叔一起做的生意,在咱县里都有名了。”

  “哪里哪里,徒有虚名,徒有虚名。”胡千龙竟然会谦虚起来。

  “外面的摩托是你的?”宋娜问。

  “是啊,哪天我带你兜风吧?你会骑摩托吗?”

  “不会,俺爸不让我学,说一个小妮家开一个大摩托像个信球一样,再说,县城里有几个赖皮光截摩托骑,俺爸不放心。”宋娜说道。

  “县城里的那几个毛孩子,他敢,只要你说我的名字,吓死他,哪天我带你溜溜,让他们看看咱是同学,以后到了城里,都得抬举你。”胡千龙的痞子气上来了,宋娜到听得心花怒放。

  两人聊得正欢,外面有了摩托车声音,宋娜说:“是我爸回来了。”

  两人赶紧正襟危坐。

  宋有理撩开帘子进屋,首先看到陈放,脸色猛地一沉。

  “回来了,叔。”陈放主动问话。

  “你咋还没有走?”宋有理不耐烦地说道。

  “我回来想给那个小四川送一点药。”陈放说。

  宋娜看气氛有点紧张,忙说道:“爸,这是我同学,胡千龙,他爸是胡大发胡叔。”

  宋有理这才扭脸看到胡千龙,脸上马上堆起了微笑,说:“是我的千龙侄子啊,长大了,长大了”。

  胡千龙忙站起,加魄力一声:“叔。”

  “来,来,快坐,快坐。你很像你爹年轻的时候,你爹俺俩好着里,这几年都忙自己的生意,你爹他还好吧?”

  “好,好。”

  “你爹的生意越做越大啊?”

  “你的窑厂生意也很好啊!这里原来是一座岗,现在都挖成坑了。”胡千龙说道。

  “我没法和你爹比呀,我是挣的辛苦钱。哪像你爹,到处跑跑,钱就到手了。”

  “也不是那样,你们都很辛苦。还不是都为了我们小辈。”胡千龙竟然会说起了人话。

  宋有理满脸欣喜,说道:“你这孩子乖,比我家宋豪强。我家的宋豪妈了个逼的的整天胡打遛勾,到处惹事。”

  “宋豪俺们也是同学哩,他人很义气啊,叔,年轻人,都是这样。俺爸也经常骂我不争气,其实,我们也是有想法的只不过可能和你们的想法不一样吧。”胡千龙越说越像人话。

  “不早了,叔,俺俩走了。过几天来看您。来的匆忙,也没有给您带点啥礼物。”胡千龙说道。

  “看你这孩子说的,叔这里啥都不缺,只要你们小辈的好好干。来不来看我无所谓。”

  几个人站起,就往屋外走。这时又听见摩托车响,宋豪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见到胡千龙,先是一个拥抱,这两个家伙,在学校就是臭味相投,听到两个人要走,说什么也不愿意,拉着两个人进了屋。

  “咱弟兄三个再喝一点,不喝不能走。宋娜,去弄菜。”宋豪叫到。

  胡千龙正不想走,见宋豪诚意,就坐了下来。

  喝了三五杯,相谈甚欢,宋豪和胡千龙两个纨绔子弟臭味相投惺惺相惜,一个比一个海吹。忽然听见外面有了拖拉机声,吵吵闹闹。宋豪很是生气,骂骂咧咧,起身就到外面。几个人怕宋豪有什么冒失,就一起出去。

  只见外面崎岖的小道上停了三辆四轮拖拉机,拖拉机上足有七八十个年龄不一的男人,手里或持棍或掂钢叉,一个个怒气冲冲。

  宋豪一见这阵势,慌忙退后,到院子的墙角,翻墙而出,动作麻利,以至于几个人还没有看清,就不见了宋豪的身影。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