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有理不明就里,上前问道:“你们是干啥的?想干什么?”

  人群里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问道:“你是谁?”

  “我是宋有理,是这里的厂长。”宋有理不失威风的说道。

  “敢情你是宋豪的爹,也不是一个好东西,爷们,给我打。”壮汉话音刚落,一群人已经把院子围住。

  “爷们,有什么话好说,在这里舞刀弄枪的,会伤了和气。”宋有理说着掏出希尔顿香烟,往壮汉面前递,壮汉一抬手打掉。宋有理并不生气,“嘿嘿”笑着,又往其他人跟前递烟,没有有接他的香烟。

  老楚他们听到了吵闹声,牵一条大狼狗和两个光头年轻人赶了过来。

  宋有理见有了帮手,脸色阴沉了下来。说道:“有事说事,没有事,滚蛋。不然,放狼狗了。”

  宋有理的话激怒了人群。有的叫到:“打死他。”“把房子给他点了。”一面气势汹汹的围拢上来。

  “放狗,放狗咬他。”宋有理声嘶力竭的叫道。

  大狼狗见主人遭到围攻,狂叫着,不知是大狼狗挣脱里绳子还是老楚故意放开了大狼狗,大狼狗猛地窜向人群,咬住了一个年龄稍大的男人,男人被扑倒在地。周围的人一见,拿起棍棒钢叉,向大狼狗袭来。大狼狗哪里经得住一顿棍棒,嚎叫着夹着尾巴仓皇逃离,年长的男人满脸是血。

  人群终于爆发了,冲冲进院子,一阵乱砸。老楚和两个年轻人见状,顺着大狼狗逃跑的方向逃了,毕竟,拿工资吃饭,不值得把命搭上。

  胡千龙刚要上前,被两个年轻人打了一阵耳光,他的酒劲好像醒来,同街头小混混干仗还可,同一群疯了的男人,胡千龙遵循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叫道:“大叔大哥,我是来谈生意的,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晓得,也不关我的事。”

  “不关你事,赶快滚,不然,钢叉把你穿了。”人群中有人说道。

  胡千龙就坡下驴,就往屋里退,宋有理见事情发展到了如此地步,慌了,腿有点发软,虽然他一辈子强势,但还没有见到过如此嚣张义愤填膺的人,脸色刷白,被胡千龙拉着进了屋子。

  屋子里宋娜听见了声响,本来想到我们看看,但见这么多人,一个个凶神恶煞,吓得花容失色,不敢出来。外面有人瞧见了宋娜,叫道:“屋里有个女人,是宋有理的小老婆吧?”

  “不是,是宋豪的妹子。”又有人说。

  “把她拉出来,把衣服脱光,游街,看看他家的女人糟践了怎么样。”有年轻孩说道。

  陈放看这帮暴怒愚昧村民,说不定他们或做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必须阻止他们。胡千龙和宋有理已经进了屋子,几个年轻孩就要强行进屋。

  “赶快把门关了。”陈放吩咐胡千龙道。

  房门从后面“砰”地关上了,就剩陈放在屋外,面对几十个愤怒的村民。

  “你是干啥的?”一个长发男孩问道。

  “来这里办点小事。”陈放不卑不亢的应道。

  “不关你的事,识相的,赶快让开”长发男孩气势汹汹的说道。

  “我要是不让呢?”

  “好,你是自找的。”说着,就挥拳过来,拳头擦着陈放的鼻子而过。陈放没有还手。一拳没有得手,陈放男孩仗着人多势众,又一拳打来。陈放再次躲过。

  一旁的两个男孩见状,挥动木棒就照陈放头上打来,这一棒“呼呼”生风,如果打到头上,肯定要开了瓢。陈放不得不还手了,趁持棍男孩立足不稳,一个低扫,男孩应声趴在地上,脸重重的摔在门前的水泥地上。

  又一个男孩冲了过来,不等他近前,陈放抬脚侧踹,踢在男孩的肚子上,男孩沙袋一样的倒地。

  几个男孩见状,一下子围拢上来。陈放干脆放开了打。直拳、摆拳、平勾、上勾。砸肘、击腹,最后,连踢裆也用上了。霹雳哗啦。几个年轻孩瞬间倒地,嗷嗷乱叫。

  一个光头男孩看吃了大亏,两眼血红,端起钢叉就冲了上来。一个年长些的男人拦住,说:“不要出了人命。”

  激战变得僵持,陈放看到,真正上前干仗的就五六个人,其他的大多是观望,助助威而已。

  陈放说道:“老少爷们。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有什么事情,可以有公家解决,有公安局,有法院。这样,出了人命,谁都承受不起,我劝老少爷们多考虑。”

  “把他们的摩托抬走。”没有人听陈放的劝告,人群有骚动起来。一群人肩扛手台,把几辆摩托抬到了院外,装到拖拉机上。

  几个受伤的家伙被扶着出了院门。

  这时候,陈放听到了警笛声响。远远的,一辆绿色吉普车,拖着黄色放烟尘一路飞奔而来。拖拉机上的人显然有点慌乱,加快了动作。很快,三辆拖拉机“咚咚”的冒着黑烟,在崎岖的黄土路上一跳一跳的离去。

  吉普车和拖拉机几乎走了个碰面。但吉普车上的人并没有拦截拖拉机,甚至故意放慢了速度,让拖拉机扬长而去。

  宋有理透过窗户看到人群离去,打开门走了出来。一旁的胡千龙殷勤地扶着宋有理的胳膊。

  白所长领着几个警察走了进来,宋豪低着头在后面跟着,显然,刚才这家伙去报了警。白所长看到满地狼藉,皱了皱眉,说道:“老宋,你又给谁置气了,这次看来没有占到便宜啊!”

  “白所长,我真的不知道咋回事啊,这帮人一进来就又打又砸,就像土匪。”宋有理说道。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是吧,孩子乖。”白所长说着,拿眼睛瞄了一下宋豪,宋豪低着头不说话,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飞扬跋扈。

  宋有理好像明白了什么,飞起一脚将宋豪揣倒在地。说道:“说,你在外面干了什么好事?”

  宋豪哭丧着脸不语。

  “好了,好了。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就不要再打孩子了。都是好孩子,还要我这个派出所长干什么?”白所长说道。

  “那你也要把那几辆摩托车弄回来呀”。宋有理说道。

  “这事不急,我会有办法的。你们几个,勘察现场。”白所长吩咐道。

  和白所长来的几个警察开始忙活,有的照相,有的提取指纹,有的掏出笔,准备做询问笔录。

  陈放和胡千龙简单做了笔录,就走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