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回家帮母亲在田间劳作,渐渐的听到有关宋有理窑厂的一些传闻,原来,宋豪将窑厂附近的一个姑娘的肚子搞大了,这家伙又不认账,刚好那天姑娘的父亲见到了宋豪,几句不和,宋豪仗着酒劲,将姑娘的父亲打了。姑娘的父亲恼羞成怒,回家召集了本族几十人到了窑厂,如果不是有陈放当时在场,说不定那天就把窑厂铲平了。

  有好奇的群众不断向陈放打听那天的情况,陈放笑笑,说:没有那么严重,过多的细节陈放不愿谈。于是陈放会武术,身手了得的传闻在乡间传开。

  一日上午,陈放正在棉花地里忙活,见大路上飞驰过来一辆摩托车,近了,却是宋豪,宋豪仍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丝毫看不出前几天遭受了重创,也不知道白所长咋把他们的摩托车弄了回来。宋豪走近陈放,叫道:“陈放兄弟,来来。”语气里少了以前的盛气凌人,多了一些客气,或许与前几天陈放救了他们有关吧。

  陈放到了路上。宋豪说道:“你一个大学生,又那么好的身手,在地里拾掇庄稼,可惜了。走吧。”

  “去哪里?”陈放问道。

  “俺爹叫你哩,快点走吧。”

  陈放有点迟疑,不想去,看宋豪诚恳的样子,就说道:“我回家换换衣服。”

  “别换了,到城里给你买一套,就你这破衣服,扔了吧。”宋豪说道。

  陈放坐上了宋豪的摩托车,摩托车飞一样的疾驰,陈放不得不紧紧的抓住后货架。就连在坑洼不平的地段也毫不减速,陈放颠的胃难受。

  到了窑厂,宋有理早已在门口迎接。陈放还没有从摩托车上完全下来,宋有理已经上前拉住了陈放的手。“来,来,快进屋里,洗洗脸。”

  陈放在水池旁洗了脸,宋有理亲自拿着毛巾给陈放递了过来。

  屋里的小桌上已经摆上了几个小菜,一瓶白酒已经打开。天已正午,确实该吃饭了。

  宋有理把酒斟了,端起。说道:“来。大侄子,叔敬你一杯。”说着“吱吱”的喝了。

  陈放端起,喝了。热辣辣的。

  三杯进肚里,宋有理说道:“豪,敬你兄弟一杯,你要有你兄弟一半的成色就好了。老给我闯祸,这次,不是你陈放兄弟,不是我和白所长关系好,你小子现在喝稀饭去了。”

  宋豪不服气的白了宋有理一眼,转脸笑着说:“来兄弟。我敬你一杯,一大杯。”说着,把面前的茶杯倒掉,拿酒瓶“咚咚”地倒了一杯,端起兀自喝了。

  “妈了个逼的,你就不会斯文点。”宋有理骂了一句。

  宋豪喝完,给陈放倒了一茶杯,递到陈放面前。陈放看宋豪恭敬的样子,突然摸了摸脑袋,脑袋上那个伤疤,那个每到阴天就隐隐瘙痒的伤疤,那是为了一堆狗屎,宋豪在十几年前给他留的永恒的纪念。

  “我喝不了,真的喝不了。”陈放推辞道。

  正僵持,宋娜端了一盘炒肉丝进来了。放好盘子,宋娜说道:“我替你。”说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顿时,面色绯红,灿若桃花。

  陈放看着宋娜,心想,妈的,她长得越来越像一个电影明星,每一个男人见到都要犯罪的冲动。英雄难过美人关,陈放不得不喝了那杯酒,酒的辛辣他没有感觉到,倒是觉得宋娜刚刚噙过的茶杯有淡淡的余香。

  酒喝了,菜吃了,陈放觉得宋有理的答谢应该结束了。就要走。宋有理说道:“大侄子,叔有一个想法,想给你商量商量。”

  陈放不知道宋有理葫芦里卖什么药,就没有说话。

  宋有理继续说:“你知道,窑厂里的事情很多,我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宋娜是个女孩,宋豪靠不住,我想,你是不是继续留在窑厂里,当然不是再干那种苦力了,就在窑厂里转转,处理一些杂事。”

  陈放心里骂道,前几天刚赶我走,今天又摆酒把我叫回来,你宋有理脸皮真厚。

  见陈放不表态,宋有理又说道:“工资好说,每个月二百元,以后还可以继续涨,你知道,他们那些脱坯的出窑的蛮子,最多的一个月能拿到一百五。你考虑一下,权当是给你叔帮忙的。”

  敢情宋有理这老家伙是被前几天那阵势吓坏了,是让陈放来给他看家护院的。

  “陈放,咱老同学哩,你在这里多好,风刮不着雨淋不着的,还能给我说说话,你就答应了吧。”宋娜在一旁说道,还用她白皙柔软的手推了陈放大腿一把,陈放觉得大腿一片温热,温热甚至向大腿内侧传导。

  “只是我没有什么贡献,哪能要那么高的工资。”陈放说道。

  “咱是至亲啊,大侄子,挣钱还不是都是给你们小辈花的。你爹好啊,有你这么出息的一个儿子,哎,可惜你爹走的早。你爹俺俩好着里,从小光屁股长大,我真的想你爹,要是他在,我得好好和他喝两杯。”宋有理说道,端起杯独自喝了,眼里竟有了晶莹的泪光。

  陈放忽然有了感动,仿佛以前见到父亲在不可一世的宋有理面前下跪的不是父亲陈三,而是一个传说,或是儿时的记忆错位。

  “这样,你到旁边的屋里休息一下,以后你就在这里办公。”宋有理说道。

  隔壁房间好像早已打扫,新的竹凉席,摇头电风扇,新的毛巾被,还撒了花露水。陈放躺上去,舒服,比家里陈光陈明的臭脚丫子味的房间美多了。

  一觉醒来,太阳已经西斜。出了屋门,见宋娜在院子里看着他笑。就到水池边洗了脸。

  宋娜从屋里拿出一套衣服,一套运动装,陈放一直想拥有的衣服。

  “试试大小。”宋娜说道。

  陈放穿了一条单裤,一件长袖褂子。接过运动装就要回自己的屋。

  “你不洗洗澡?你身上有酒味,还有棉花地里的农药味。”宋娜说。

  陈放脸一红。往哪里洗澡里,只有在院子里的这个水池里了。就说:“你进屋,我洗澡哩。”

  “一个大男人,还害臊哩?”宋娜说,脸上涌起了羞红,眼里有晶莹的火辣。但还是扭头进了屋子。

  陈放脱了衣服,只剩了一个短裤。

  在水池里用脸盆接了水,哗啦哗啦的冲洗,的确身上有就味,棉花地里农药味,还有汗酸味。从头到脚,陈放好好的冲洗了一遍,初秋的天气,已经凉了,从刚开始的浑身鸡皮疙瘩,到后来搓洗的浑身绯红,一身的肌腱。短裤因为湿透,贴在结实的臀部,陈放就像裸体一样。

  陈放洗完,擦干身体。猛一回头,看见宋娜站在窗前盯着自己,眼睛里熠熠发光。看到陈放瞧见了她,脸一红,竟没有回避,继续望着自己。倒是陈放吓了一跳,捂着下体慌忙跑进了屋子。

  换了衣服,梳理一下自己的板寸头发,确实精神了很多。

  陈放进了宋娜的房间,他要明白自己的职责是做什么,虽然中午宋有理说的很简单,但陈放觉得不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尤其是在宋有理这个老狐狸这里占便宜不容易。

  宋娜好像刻意打扮了一番,隔着一张小桌就能够味道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沁人心脾。

  “你很帅啊!”宋娜仍然盯着陈放的下部,盯得陈放不好意思。

  陈放笑了笑。说道:“我想知道我到这里到底干啥?不干活拿工资不舒服。”

  “俺爸有俺爸的想法,可能看你是个人才,想留住。也可能是你前几天的表现,俺爸想回报吧。不过,我听说这两天窑厂里出了一些怪事,夜里有怪叫声,还有拖拉机老出毛病,怀疑有人捣乱,又找不到人,我这两天也很害怕。好在以后你在这里,我就不怕了。”宋娜说道。

  “哦!”果然有事情,而且不光是宋豪惹的事情。宋豪的事情估计是宋有理花钱摆平了,把摩托车要了回来。

  “我是一个保安了?”

  “高级保安,还是一个护花使者。”宋娜笑着说。

  “不是还有老楚他们,还有一个大狼狗?”

  “没有用,大狼狗这几天不知是那天挨了打还是什么毛病,见人害怕,成了一个夹尾巴狗,晚上钻进狗窝一动不动。老楚给我爸说不想干了,想回老家,俺爸不让。你主要是巡逻,在晚上。”

  自己成了宋有理的一条狼狗了。

  陈放忽然想起了小四川,就问道:“那天我给你药你送给那个小四川了吗?”

  “送了。老楚说,小四川走了,回家了,回老家了。”宋娜淡淡的说。

  他伤的那么很,会一个人回家?他早就想回家而不得,怎么这个时候就回家了呢?

  陈放正暗自想着,听见外面有了摩托车响,陈放以为是宋有理回来了。忙坐直了身子。院门一响,却是胡千龙。胡千龙进屋,一把拉住了陈放,说道:“你小子真行,在这里可以吧,是我给有理叔推荐你的。”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