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没有什么发现,就连半夜里的怪叫也没有了。陈放见了宋娜,问她,窑厂里有多少人?宋娜说,不知道。

  陈放很是纳闷,一个会计会不知道厂里有多少人?

  “工资是包干,就是厂子里的活都包出去了。”宋娜对陈放的不解不屑一顾。

  “都包给谁了?”

  “老楚。”宋娜说道。

  “就是老楚负责干活,你们给钱,至于他找了多少工人,工人干了多少活,工人的生老病死你们不管。”陈放问道。

  “算你聪明,老楚制造了多少坯,出来了多少砖,我们就发多少钱,其他的一概都是老楚负责。”

  “哦。”陈放好像明白了什么。

  又见到丁大憨,是在窑厂里的制坯场,丁大憨衣衫褴褛,被老楚一脚踹到在地,丁大憨爬起了嘟嘟囔囔说道:“窑厂会开花的,窑厂会开花的。”

  “滚,再不滚就砸死你。”老楚从地上拿起一块砖头,说道。

  丁大憨连忙加快了逃离的步伐。老楚将砖头向丁大憨逃离的方向扔去,几个平时木讷的汉子笨拙的咧嘴笑了。

  丁大憨慌不择路,一头撞向一直站在那里观望这一切的陈放。丁大憨见是陈放,惶恐的脸突然的严肃,低声说道:“窑厂会开花的,你赶快走,赶快走。”

  陈放一把抓住匆匆要走的丁大憨,说道:“窑厂咋会开花?你说清楚?”

  “咚,咚”丁大憨挣脱了陈放,像一个小孩一样嘴里叫着。

  “不说不让你走,老楚用砖头砸你。”陈放恐吓道。

  丁大憨猛地挣脱陈放,跑向远方。又说道:“砸不到我,砸不到我。”陈放木然的看着丁大憨,若有所思。

  秋夜,雨淅沥沥的下了起来,陈放忽然想起丁大憨的一句话:下雨天她会来看我的。会不会今天晚上有什么动静,反正今天睡了一下午,晚上没有了睡意。

  午夜时分,陈放披了雨衣,拿着一把三节手电筒,走出了院子。白天热闹的窑厂,此刻空旷阴森。在一处背风的地方,陈放裹着雨衣蹲了下来,前面是那个大坑,可以看到这个窑厂的全貌。

  渐渐适应了黑暗,陈放看到偌大的一个窑厂,轮窑像一个巨大的怪兽横卧在大地,一根巨大的烟囱冒着滚滚黑烟飘向淅沥沥的夜空,燃烧后的粉末灰伴着雨丝滴在陈放的脸上,还有浓重的焦油味道。怪不得附近的树木都长不大,原来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人也不会长寿的。

  轮窑的火正旺,窑门像要被烤红了一样,丝丝火苗从里面往外窜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夜里,陈放觉得今天的窑火特别的旺,像要把整个轮窑烧透一般。

  陈放又盯着那个大坑,那天夜里怪叫声就是从那里传出了的,今天晚上还会来吗?突然,陈放看见大坑的底部好像有一个黑影在晃动,陈放以为是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果然是一个黑影在晃动,难道那就是怪叫声发出的地方。

  不但是一个黑影,而且是一个人影,真的是一个人。一个人在挥动着铁锹在坑底挖什么东西。这三更半夜,这淅沥沥的雨夜,那里面会有什么呢?肯定是见不得人的勾当,陈放站了起来,慢慢的向大坑走去。

  大坑里的人影丝毫没有发现有一双眼睛盯着他,近了,陈放就要打开手电筒。突然一声怪叫,在寂静的夜里刺耳,令人毛骨悚然。陈放连忙就地趴下。惊悸的望着四周,叫声好像来自黄土岗的脚下,陈放将手臂张开,突然打开手电筒,手电筒强烈的光柱刺破夜空,在远处,陈放看到一双亮晶晶阴森森的珠子似的光,吓得陈放赶紧将手电筒关了。

  又是又是怪叫,苍凉短促。

  再看大坑里面,已经没有了人影。

  反正豁出去了,陈放循着怪叫声走去,到了黄土岗的下面,哪里还有什么影子。正当陈放不知所措的时候,怪叫声又起,这次是在大坑的底部,陈放清清楚楚的听到。

  蹑手蹑脚的来到大坑的底部,什么都没有,陈放用手电筒照了照,大坑的底部新挖了一个椭圆形的坑,坑里面什么都没有。有一行新鲜的脚印,延向陈放来时的路。

  楞了好久,雨越下越大,会是谁在这个雨夜出没?难道会是他?

  路况很熟,陈放就沿着一条崎岖的小路,来到了黄土岗的顶部,风很大,整个黄土岗被蚕食的就剩一个足球场大了,几株大树掩映着几间破旧的房子。白天陈放来过这里,他就在丁大憨住的房间的窗户下蹲了下来。

  房间里没有灯光,外面是呼呼的风声,陈放好久没有适应。慢慢的他好像听见屋里有声音,声音时有时无,像梦呓,像低述。

  “哦,乖,你终于来了,想死我了。”

  “哦乖乖,你身上好凉。”

  “呕、呕、呕。”像树木叫声,或是动物的发情声。这个丁大憨到底在干什么?

  “乖,别怕。他们把咱们的家挖了,不要怕。他们长久不了,他们快完蛋了。他们快完蛋了。”

  “咱们的孩子还好好的,哦,乖,你身上热了,你好美,好暖,宝贝。哦,哦,哦。”难道丁大憨这个老光棍在自慰?

  梦呓逐渐消失。无边的黑暗笼罩着一切。这是黎明前的黑暗,陈放知道天就要亮了,困倦袭来,陈放打了一个哈欠。看来今夜不会再有收获了。

  又坚持了一会儿,雨停了,东方露出鱼肚白,他跌跌撞撞的下了黄土岗,刚拐过土坡,猛然见老楚站在前面,老楚看见陈放,有点愕然,僵硬的脸上挤出一点微笑,说道:“今天怎么起来的这么早?”

  “哦,睡不着,起来转转。”陈放随口应道。

  “今天是个好天气啊。太阳一会儿就要出来了。”

  “是的,今天是个好天气。对了,今天不上工,你不多睡会儿?”陈放说。

  “我习惯了,一到下雨天就睡不好,怕土坯被雨淋了。”老楚“嘿嘿”笑着说。

  陈放忽然想起了那个垂危的老者,就问道:“那个有病的工人好了没有?”

  “哦,你是说那个老傻子啊,好了,好了,打发回老家了。”老楚没有想到陈放忽然会问起这件事,慌忙应道,表情很不自然。

  “他能回家呀?他不是个傻子吗?他病的很厉害的。”

  “不是傻的不透气,会回家的,会回家的。好了好了。一个傻子,你就不要惦记了。”

  “那就好,你继续转,我回去了。”告别老楚,陈放走到那个大坑附近,忽然看到坑底有一片新土,将坑底那个坑填了起来。雨淋过,如果不仔细瞧,根本看不出那片土壤有什么异样。如果不是昨天晚上路过,见到过那个大坑。难道昨天晚上自己是看花了眼,或者自己是在梦游。

  陈放向大坑里走去。

  “陈放,”背后传来老楚的叫声。

  陈放停了下来。

  “你来,我有句话想说。”老楚又说道

  陈放回头想老楚走去。

  “陈放,论年龄我能当你叔了。我有一句话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你尽管说。”

  “听我的话,这里的钱不好拿。趁年轻,干什么都可以,不要在这里干了。”

  “你不是在这里干了?拿了这里的钱?”

  “我是没有办法,而且也退不出去了。”

  陈放盯着老楚的眼睛,老楚的眼里布满了血丝,显然他昨天晚上也没有睡好。

  “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不是瞒你,而是你不应该知道。走吧,不要在这里混了。”老楚的脸上布满了诚恳。

  背后一辆拖拉机“隆隆”的响起,在大坑的底部推了一圈,原本底部的凹处,被一层黄土垫平。

  “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这里对你是一种威胁,或者有可能夺了你的饭碗?”陈放直言不讳的说道。

  “有这种因素,不过这碗饭真的不好吃,而且你也吃不了。这里的工人是我的。他们不会听从你的安排。”

  “我不管生产,就在这里转悠,不妨碍你们的劳动。”

  “你会后悔的。”老楚的目光变得阴森,像是在警告。

  “好,如果有了好的去处,我就走,绝不妨碍你们。”陈放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