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那排简易的工棚,陈放看到那个那个长发姑娘在洗碗,姑娘的长头发扎了起来,飘飘的荡在胸前。姑娘看见陈放,莞尔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今天做什么好吃的?”陈放问道。

  “你要吃吗?蒸馍,熬菜。”姑娘说一口不大懂的方言。

  “吃,当然要吃了。”

  “好,我现在就给你盛。”小姑娘说着就拿碗。

  刚出锅的蒸馍,一碗白菜,上面飘了两块豆腐,几乎看不到油。由于是刚出锅,很热乎,加之一个晚上的冻饿,陈放吃的很香。

  放下碗,抹了抹嘴。陈放说道:“好吃。”

  “好吃,以后就来吃吧。”小姑娘天真的说道。

  “好。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

  “我叫小翠,今年十六了。”

  “你来多长时间了?”

  “没有的多长时间,刚三个月。”

  “习惯这里吗?”

  “还好。”

  “你家是哪里的?”

  “四川。我们哪里有很多山,干活很累。”

  “以后就嫁到我们这里来吧。”陈放笑着说。

  小翠脸一红,抿嘴一笑不语。

  “你们这里吃饭要钱吗?”

  “不要,随便吃。可是干不好活,老板不让吃饭。”

  “这里有多少人吃饭?”

  “说不定,有时多,有时少。多时有三十多,少时候有十几个。”

  “这里的有不是很固定吗?”陈放问道。

  “有的来了,不知道啥时候有走了。”

  “你有一个老乡,有十七八岁,你知道他吗?”

  “知道啊,他走了。”小翠有的伤感的说道。

  “你见他走了?”

  “没有,听老楚说的,他以前给我说,等挣了钱和我一起回家哩。可是他悄悄的走了。”

  “前几天这里还有一个大爷,有点呆,他现在病好了吗?”

  “他也走了,老楚说的。他都那么大了,怎么回家的,不知道会不会迷路。他都在这里好几年了。”小翠说道。

  “哦。”

  离开了小翠,陈放想以后就在这里吃饭了。在宋有理的院子里吃饭不自由,有时有饭有时没有饭,虽然这里的伙食差些。

  回到宋有理的院子里,宋有理在洗脸。见陈放进来。说道:“我正准备叫你哩,你洗洗,换一件干净的衣服,今天中午跟我吃酒去。”

  “中。”

  在屋里歇了一会儿,陈放想睡。宋有理叫赶快走。

  坐上宋有理的摩托车,风驰电掣,一路一直到了县城。县城新开了一家高档的酒店,陈放以前没有进去过。进了包间,真的很豪华,墙壁软包,花花绿绿的图案,一面墙上有一个丰腴裸体外国女郎,端庄典雅妩媚。还没有坐定,进来两个女服务员,宋有理刚掏出香烟,一个服务员“啪”地打开打火机,宋有理习惯的点上,浓浓个吐了一个烟圈。

  “先生要什么茶水?”服务员问道。

  “你到前台,就说老宋来了,我那里存的有烟酒茶,捡最好的上来.”

  一会儿,服务员搬来了传说中的烟酒。

  “你交代一下,上一个龙虾,一个野生老鳖,其他的你们看着安排。”宋有理说道。然后挥挥手,两个服务员知趣的走了。

  “放,叔对你不赖吧?”宋有理扭头对陈放说。

  “嗯。”陈放应道。

  “今天我请几个道上的客人,县城有名的混混,吃饭的时候你招呼着点。”宋有理说话的时候有点紧张。

  “好。”陈放说道。

  趁菜还没有上来,陈放来到了街上。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在一个卖菜刀的摊贩前,陈放挑了一把亮晶晶的钢刀。

  回到酒店,见包房里已经坐了七八个壮汉,为首的是一个黑胖子,秃头,头皮因为太胖起了折皱,甚是难看。

  “这是我侄子,怕我喝多了,一起来的。”宋有理说道。

  几个壮汉轻蔑的看了一眼陈放,并不把他放进眼里。

  “来,来,各位,时候不早了,吃饭吃饭。”宋有理劝道。

  几个人落座,陈放就在宋有理的身边坐了。

  “先把话说了,再喝酒不迟,老宋,你太不仗义了,生意那么好,来来回回路过兄弟的家门口,把路都压坏了,爷们都不愿意了,专门派我们几个来说道说道,你说吧,这事咋办?”黑胖子说道。

  “彪兄弟,大哥的生意不是那么好的,出苦力的,挣个辛苦钱。还望兄弟们照顾。”宋有理说道。听见宋有理叫他彪,陈放心里想,莫非他就是那个猪头彪,这家伙可是有名的赖货,前几年严打,进去了几年,出来后不但没有改邪归正,反倒拉拢了一批劳改释放人员敲诈勒索,强卖强买。

  “废话少说,村里的一条路,修一修要三十万,你说怎么办?”猪头彪高声说道。

  “兄弟,哥有安排的,不会少了兄弟的。来来,喝酒。”宋有理媚笑着说道。

  “好,看你老实识相,我可以给爷们说说,以后合作发财,如果敢耍滑,不要怪兄弟不给面子。”

  “好,好,我先干为敬。”宋有理说着,把面前的酒杯满了足足有三两,然后把几个壮汉面前的杯子一一倒上。

  宋有理一饮而尽,几个壮汉都仰脖喝了。

  “嗯,你咋不喝?”猪头彪看着陈放,叫到。

  “我不会喝酒。”陈放低声说。

  “他不会喝酒,不喝酒。刚下学,不懂规矩。”宋有理忙解释道。

  “不喝酒就出去,坐这里就要喝酒。”

  “我要是不喝呢?”陈放明显加重了语气。

  “呵,给老子这样说话,来,我敬你一杯,叫你看看什么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猪头彪说完,把面前的茶水倒掉,满满的到了一杯,足有半斤。然后走到陈放面前,直直地递到陈放脸上。

  陈放挥手将茶杯推开,感觉猪头彪的粗胳膊有力,像一截木棍。

  猪头彪楞了一下,他分明感到陈放的力道不凡。

  “耶,真的不给老子面子,看来要吃罚酒了。”说着,一只手就上来抓陈放的脖子,陈放坐着,没有办法躲避,就抬手抓住了猪头彪的手腕,猛一用力,猪头彪龇牙咧嘴,“噗通”一声坐在地上,满满的一杯酒倒扣在脸上。

  一圈人愣了,几乎没有看到陈放的动作,猪头彪就倒地了,宋有理也呆呆的不知所措。

  “妈的,给我收拾这小子。”猪头彪从地上爬起,咆哮着说道。

  几个壮汉从座位上站起,向陈放围拢过来。陈放忙站起,包间的空间有限,陈放被挤在应角落里。

  “各位大哥,不是小弟不给面子,只是我喝酒以后容易发酒疯,怕冲撞了各位。”陈放说。

  “就你会发酒疯,老子更会发酒疯。”一个染了一缕黄头发的家伙说道。

  “我发酒疯和别人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我喝酒以后好砍人。”陈放说着,猛地拉开上衣,露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

  所有的人没有想到陈放会有这一手,一个个面面相觑。宋有理更是脸色煞白。

  “好啊,宋有理,给兄弟们玩这一手,走,以后走着瞧。”猪头彪愤怒的说道。

  几个家伙灰溜溜的走了。

  宋有理惊魂未定,说道:“你从哪里弄的菜刀?我只是让你来招呼着,谁让你拼命的,这帮家伙可是不要命的主,这下可麻烦了。本来给他们几个钱就行了,只要他们不过分。你真会给我惹麻烦。”

  “看见这些人就生气,今天就是要杀杀他们的威风,以后你让他们找我好了,我惹的祸我自己承担。”陈放说道。

  “好了,好了。走吧,回去吧,我再想想其他办法。”

  宋有理生气的出了门。

  刚才一直在房间,目睹这一切的两个女服务员跟着宋有理要出去,陈放叫住一个服务员说:“把桌上的菜打包。”

  收拾了一下,来到院子里,宋有理已经发动摩托车。

  陈放要坐车,宋有理没好气地说:“你去街上叫一辆三轮车回去吧,我去找找白所长,让他从中间说和说和。”

  回到窑厂,陈放扒拉了几口带回的饭菜,饭菜实在太多,还剩一大包,扔了可惜,放到晚上说不定就馊了,干脆送给小翠吧,她能吃就吃,吃不完就让民工吃。

  小翠正在收拾碗筷,见陈放进来,就说道:“你还没有吃饭吗?我给你做。”

  “吃过了,我给你带了饭菜,你尝尝。”

  从塑料袋里拿出菜,小翠的眼睛放光,说:“给我的?”

  “是。”

  小翠迫不及待的拿起一块牛肉,放入口里,贪婪的咀嚼。吃了一阵,不好意思地看看陈放,说道:“真香。”

  “以前吃过吗?”

  “没有,以前过年的时候吃过猪肉。”小翠羞涩地说道。

  “这里面还有烤鸭,有龙虾。”

  小翠扒拉了几下,问道:“这就是龙虾?”

  “是。”

  “我不吃,没有肉。”

  “你傻,一只龙虾要你两个月的工资。”陈放笑着说。

  “你骗我,净是壳壳。”

  “不吃也行,其实就是骗人的。饭店骗人的。”

  小翠笑笑。

  “小翠,你想家不想?”陈放问道。

  小翠点点头,又摇摇头。

  “晚上你一个人住吗?”

  “是。”

  “害怕不害怕?”

  “害怕。”

  “怕啥?”

  “有鬼。”

  “世上哪里有鬼?自己吓自己。”

  “真的有鬼。”小翠认真地说。

  “鬼啥样子?”

  “没有见过,半夜老听见鬼叫。”

  “天天有鬼叫吗?”

  “也不是,就是最近,半夜里,就听见有很怪的叫声,他们说是鬼叫。”

  “鬼在啥地方叫?”

  “好像是在大坑里面。”

  “有没有人见过鬼?”

  小翠摇摇头,又点点头,说:“老楚见过,他说鬼吃人,听见鬼叫不让我们出来,他晚上会出去抓鬼。”

  “哦。”

  一觉睡到晚上,听见了摩托车的响声,陈放以为是宋有理回来了,仔细听又不是。外面传来胡千龙的声音和宋娜低声的浪叫。两人在外面亲昵了好久,胡千龙说道:“今晚我就住这里。”

  “滚吧,俺爹一会儿就回来了。”宋娜娇嗔的说道,听声音像是喝酒了。

  胡千龙不甘心地又搂搂抱抱。

  “滚吧,赶紧滚吧。”宋娜催促道。

  “好乖,我走了。”

  一会儿就听见胡千龙的摩托车又响。响声逐渐消失,走了。

  宋娜跌跌撞撞的开门,门没有响,却没有了动静。陈放觉得不对劲,就走出了房门,看见宋娜的门前一团黑影,走近,是宋娜。宋娜像一团烂泥一样靠着房门,呼呼睡着了。好你个胡千龙,把宋娜折腾的大醉,没有送进屋里就走了。

  陈放走上前,想扶起她,平时婀娜多姿的宋娜,现在却是死沉。陈放叫了几声宋娜,宋娜光是哼哼,就是起不来。

  无奈,陈放要先找到钥匙,就往宋娜的裤带上摸,却摸到一片嫩滑的肌肤,如脂如膏,细腻光洁。解下钥匙,打开房门,一股香气扑鼻,到底是姑娘的闺房。摸索着开了灯,墙壁上满是港台明星。一张双人床,吊了粉红的蚊帐。

  把宋娜抱起,酒醉的宋娜却一个环抱,楼住了陈放的脖子。鼓鼓的双峰紧贴他的脸颊,陈放心猿意马,却也三步并作两步,将宋娜轻轻的放在床上,宋娜头发蓬乱,面腮绯红,双眼微闭,甚是妖媚,陈放大脑空白,不知道是走是留,这时,宋娜一个翻身,一条腿高高撑起,薄薄的裙子顿时滑落,露出一片耀眼的白。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