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拍了一下脑门,将蚊帐放下,转身关了点灯。

  就要出了房门,却听见背后传来了声音:“别走。”

  陈放立在那里,听声音宋娜根本就没有大醉。“你过来。”宋娜又说道。

  陈放站着没有动。“刚才你咯疼了我。”宋娜说。陈放真的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宋娜口中说出的。

  屋内黑暗,透过窗户依稀可以见到外面微弱的亮光。陈放觉得两腿发软,头晕目眩。神使鬼差的陈放走出了房门,轻轻的将门关了。房锁“啪”的一声合上。陈放顿觉一下轻松,好似从一团迷雾冲出,外面豁然开朗。

  逃也似的遁出,回自己房间的一刻,陈放无意的瞄了一眼宋有理的房间,这一眼,陈放瞬间一身冷汗。陈放看到宋有理就站在窗户前,抽着烟,烟头的亮光照着他面无表情的脸。

  进了屋子,陈放没有开灯,他搞不清楚宋娜是真的喝醉了还是有其他的想法。还有宋有理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何他一直在房间里没有开灯。如果他和宋娜真的滚在了一起,宋有理肯定能够发现,那么他将会如何?是默许?还是捉奸?毕竟宋娜和胡千龙每天勾勾搭搭他是看到了,宋娜和胡千龙应该是门当户对,他们两个在一起,宋有理是默许了,就等着胡千龙的父亲胡大发来提亲了。宋娜醉倒在门口,为什么他不出来把她扶进屋里?宋有理就不怕陈放真的把她非礼了。

  陈放百思不得其解。

  忽然,外面有了急促的敲门声,陈放没有出去,这个时候,一定是有人来找宋有理的,一会儿宋有理披了一件衣服出来了。

  “宋老板,刚走到县城附近,又被几个人拦住了,这次不光要钱,还打了人,把三个开拖拉机的都打了······”来人结结巴巴急促的说道。

  “陈放。”宋有理高声叫到。

  陈放应声出了屋子。

  “走。”宋有理说道。然后在屋子里推出了摩托车。

  摩托车发出轰鸣,宋有理看来有点恼羞成怒。

  陈放刚跨上摩托车的后座,车子像一匹发怒的烈马一下子冲了出去。

  “陈放,今天晚上该是你出手的时候了,叔没有看错你。”宋有理说道。

  “是今天中午你请他们几个吃饭的那帮人吗?”陈放问道。

  “应该就是。”

  “你不是找派出所白所长了吗?白所长不管?”

  “马勒戈壁,平时吃我喝我,到用他们的时候推三阻四,说这是小事情,村民有道理,要我同他们好好商量商量,不要伤了和气,以后还有做生意。反正他也不想惹这帮县城里的混混。”宋有理生气的说道。

  看来宋有理也不是表面的那么风光,也有受气的时候。

  “既然派出所不想管这事,今天晚上你就好好地教训一下这帮孬种。”宋有理又说道。

  摩托车在乡间小路上飞驰,不一会儿,就见前面有理灯光,那是几辆拖拉机的灯光,拖拉机装满了红砖,在黑暗的旷野里声音格外的响。近了,宋有理却把摩托车的灯光关了,靠近前有两百米的位置。宋有理把摩托车的引擎也关了,低声对陈放说道:“你过去,我露面不方便。”

  陈放按照宋有理的意思,大摇大摆地向拖拉机的位置走去。靠近见几个拉砖的司机躺在地上,一旁几个年轻男孩叼着烟,若无其事的立着。陈放仔细看了看。好像有今天中午一起吃饭的两个家伙。宋有理的判断不错,就是猪头彪在报复他。

  到了近前,几个小伙子并不搭理他,陈放走到一个司机的跟前,借着亮光,他看到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脸上有伤,拍了拍他的脸,说道:“起来,起来老板让你们送砖,你在这里睡大觉,老板要罚你款了。”

  陈放没有说完,几个小伙子已经围了过来。

  “你们老板哩?让他来。”一个家伙说道。

  “老板让我来,有什么话给我说。”陈放说道。

  “你小子乳臭未干,口气不小。你能代表你的老板?你能拿出钱来吗?”说着,这小子就照陈放的腹部一拳,陈放稍稍躲了一下,虽然打了上来,但被陈放化解。

  “你们是想打劫?”陈放恼怒地说。

  “这条路是我们修的,要从这里过,就得掏钱。”说着,那小子照陈放面门就是一拳。

  陈放躲过。

  其他的家伙见同伙两次没有得手,一拥而上,将陈放团团围住。

  望着几个嚣张跋扈的家伙,陈放的血往上涌,几个月来的委屈愤懑瞬间爆发,他必须爆发,他已经憋屈的太久太多。

  那个家伙见两次没有得手,有点恼怒,一个大摆拳,呼呼生风,向陈放耳根袭来,陈放低头躲过,趁那家伙立足未稳,一个低扫,那家伙“噗通”一声摔了个嘴啃泥。

  其余的家伙见同伴吃亏,一起袭来,陈放看准最前面的长头发小伙,突然出了一个直拳,结结实实的打在长头发的脸上,这家伙登时坐在地上,两手捂住了脸,陈放估计这家伙的鼻梁骨肯定断了。

  斜刺里一个光头,跳起来向陈放的肋部跺来,陈放稍稍一躲,脚下一拧,抬起胳膊,用肘部迎击光头的面部,肘部捣在光头的嘴上,陈放感觉有撞击硬物的钝声,估计光头明天要去镶金牙了。

  剩余一个瘦弱的家伙,胆怯的望着这一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陈放上前,突然抬起右腿,一个下踢,这家伙泥一样的瘫倒在地。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就结束了这一切。看的躺在地上的几个拖拉机司机目瞪口呆。

  陈放挥手让那几个司机起来。不料从黑暗里走出一座黑塔一样的一个家伙,定睛一看,是猪头彪。

  “小子,会点啥,功夫还不错。来,给你彪爷爷来。”说着,猪头彪把上衣一脱,扔向倒在地上的光头。

  猪头彪浑身肌肉,高大肥胖。陈放想不能和他硬拼,先消耗一下他的体力。就立着不动,猪头彪不敢冒进,就围着陈放转圈,转了两圈,看猪头彪的熊样,陈放禁不住笑了起来。

  陈放轻蔑的笑声,激怒了猪头彪,他挥拳搂头向陈放打来,陈放躲过,连躲过三次,猪头彪气喘吁吁,更加愤怒。趁猪头彪走动的时机,陈放照他的小腿上踢了一下。这一下不重,猪头彪还是咧了一下嘴。

  来来回回游动了几分钟,猪头彪始终不能得手,便一个箭步窜上来,陈放侧身躲过,脚下一拌,猪头彪立脚不稳,“噔噔”向前跑动了几步。陈放就势跟上,跳起向猪头彪的后背就是一脚。

  猪头彪摔倒在地,陈放并不上去。待猪头彪笨拙地爬起,陈放上去就是两个直拳,猪头彪只有招架之功。

  陈放上下其手。猪头彪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恼怒加过分的体力消耗,已经虚汗淋淋。看时机成熟,陈放想今天必须给他一个教训,否则以后这家伙会变本加厉的敲诈。想到这里,便一个虎扑,双手抱住猪头彪的双腿,一个旱地拔葱,猪头彪一屁股跌坐在地,陈放骑上去,照猪头就是一阵猛拳,猪头彪身大力沉,左右摆动,陈放就像一块粘糕一样紧贴着他,怎么也不能摆脱。干脆就护着脑袋,任凭陈放砸击。

  砸了几十拳,猪头彪一动不动,陈放怕出了人命,就收手站了起来。

  一群人被刚才的一幕惊呆了,想不到瘦弱的陈放竟有如此好的身手。

  “你们几个,还不赶快去送砖去,老板要生气了。”陈放指着几个司机说道,他知道这几个家伙不会受到多大的伤害。

  几个人上了拖拉机,“嗵嗵”地走了。

  远处开过来一辆三轮车,几个家伙扶着猪头彪上了车,光头叫囔着:“你等着,小子,我认得你,饶不了你······”

  三轮车逐渐没入黑暗。看来这帮家伙也留有后路,万一有警察或突发情况,就坐三轮逃跑。

  陈放拍拍身上的尘土,忽然感觉有点冷,便顺原路返回。走了几十步。路边沟里突然出来一个人,是宋有理。敢情宋有理一直在路边沟里看着这一切。

  宋有理往周围看了一圈,确信没有人了,就说:“大侄子,你真行。”

  自此,陈放和猪头彪接下梁子。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