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姐并不避讳一群爷们灼热的目光,微微探下身子,“咔咔”的在集会上拍照。

  陈放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搭话。倒是琴姐发现了陈放。

  “臭小子,这一段时间干啥去了?把你姐忘了?”琴姐首先说道。

  “不是,都看你照相哩,不敢打扰你。”陈放说。

  “你是来赶集的?”

  “算是吧。”

  “啥算是,是就是是,还算是。来买啥哩?”

  “想买一件衣服。”

  琴姐往陈放身上打量了一番,说道:“真的要买一件衣服了,一个大学生,打扮的像一个小乡巴佬,想买啥衣服,姐帮你参谋参谋。”

  “随便看看,相中了就买一件。”

  “来,姐帮你选。”琴姐说道。来到买衣服的市场,琴姐帮陈放选了一件牛仔裤,一件花格子衬衫,一件月白色西装褂子,还有一双球鞋。陈放穿上,果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但是一算账,要一百多,陈放有点舍不得。

  “别扭扭捏捏,相中了就买。要没有带钱,姐有钱。”琴姐说道。

  付了钱,陈放就穿着新衣服在市场里转。

  “是去相亲的吧?”琴姐冷不丁的问道。

  陈放脸一红,小声地“嗯”了一声。

  “该订婚了,我这么帅的兄弟再不订婚怕有人要抢了。”琴姐抢白的说道。

  陈放觉得脸红红的,没有接琴姐的话。迟了一会儿,说道“琴姐,我该回去了。”

  “你是个没良心贼,是不是刚有了小姑娘相好就把你姐忘了?快晌午了,一会儿往我那里吃饭吧。对了,你还要理理发,才对得起这一身行头。去吧,我斜对面有一家理发店,把头发整整,最好烫一下,烫一个波浪,姐喜欢。”琴姐小声的说。

  其实,陈放来到集会上,就想到了琴姐,多日不见,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毕竟她是他的第一个人。琴姐有盛情相邀,陈放心里暗喜。高高兴兴地往街里走去。

  理发的是一个姑娘,见陈放进来,火辣辣的目光望着他。

  “要理发吗?”姑娘很温柔对说道。

  “理发。”陈放一屁股坐在宽大的理发椅子上。

  “理什么样的发型?”

  “你看呢?”

  “看你的打扮,挺新潮的,要不这样,稍微修一下边,上面烫一下,一个大波浪。”姑娘说道,怎么和琴姐说道一样,看来女人的审美有共性。

  “要多少钱?”

  “十块。”

  “恁贵。”陈放脱口而出,理理发一块钱,烫一下就十块,帅气要有代价的啊!

  “不贵的,烫了发,走到街上,会迷倒一大片小姑娘的。”她说着,独自“咯咯”地笑了。

  “要不这样,给你理了发,你到对面的照相馆里照张相,就挂在我理发店里,给你免费,中不中?”姑娘有说道。

  “你是让我丢人现眼哩?”陈放说。

  “咋会丢人现眼?你比明星还帅,是形象代言人。”姑娘争辩道。

  “好了,好了。就按你说的理吧。”

  烫发需要时间,烫完了已经中午了,陈放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真的很帅,丝毫不比墙上挂的港台明星差。

  陈放递给理发姑娘十块钱,姑娘又找回两块。说道:“你是我理的最漂亮的发型,就减免。对了,刚才我说的是真的,你照相吧,照片送我一张,以后就免费给你理发。”姑娘笑着说。

  陈放笑笑,没有应答,出来店门。

  对面就是琴姐的照相馆,她已经回来了,怎么去呢,再空手去不好意思了,就到街里买了一只还热乎的烧鸡,用麻叶包了,来到琴姐的照相馆。

  琴姐正给两个学生模样的男孩照相,见陈放进来。示意他随便坐了。

  不一会儿,琴姐忙完了。洗了洗脸,说道:“我闻到了一股香味,你小子有良心了。让我看看给姐带啥好吃的?”

  陈放把烧鸡递过去。

  “嗯,好香,是街里老火的烧鸡吧?”

  “是。”

  “我就爱吃他家的烧鸡。光吃烧鸡也不行,我去下点面条,你等一下。啊!”一声‘啊’拉的长长的,陈放听得浑身发软。

  面条很快好了,琴姐把面条端到里面,把照相用的幕布一拉,就成了一个独立的单间。有些暗。琴姐把烧鸡撕开,放到小桌上。又掂出一瓶酒。

  “来,陪姐喝一杯,谢谢兄弟来看我。”琴姐端起酒杯,喝了。

  “琴姐今天很漂亮。”陈放由衷的说道。

  “你姐现在是一个没有人要的货了”琴姐说道。

  陈放不明白琴姐的意思,就问道:“俺哥哩?”

  “你哪个哥?”

  “就是俺姐夫哥呀?”

  “离了,他在深圳赚了点小钱,勾搭上了一个小蜜,好上了。就离了,离了就离了吧,我想通了,一个人也挺好。”

  怪不得今天没有发现琴姐丈夫威武的照片。

  “琴姐,今天你在牲口市场里照啥哩?”

  “照相啊?”

  “那里有什么好照的,臭烘烘的。”

  “你不懂,以后这就是记忆,就是乡愁,就是美丽。就是永远无法找回的宝贵的见证。”

  陈放真的不懂,牲口市场,应该在中原有千年了,一直就是这个样子,怎么以后就会是记忆。难道不远的以后,牲口市场就没有了?

  “琴姐,我敬你一杯,你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陈放端起酒杯喝了,杯子很大,足有一两酒,陈放对照相不感兴趣。

  琴姐也喝了,陈放忽然有了感动,几个月了,琴姐在关键时刻总是帮自己。他的眼睛有些湿润。又举杯,说道:“琴姐,我再喝一杯,你使我变成了一个男人。”陈放说话的时候不敢看琴姐的眼睛,不知道琴姐会不会接受这句话。

  琴姐独自喝了一杯,眼睛有些湿润。

  “其实,你姐心里也有委屈,好在很快就会过去。我为什么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个臭小子哩?有缘吗?”

  “琴姐,你要想开,像你这样优秀的人,想找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俺哥肯定不是一个好男人,怎么就舍得把你撇下。”陈放忽然会关心别人了。

  “你哥是个优秀的男人,不要说他的坏话,他又他的难处,有他的追求。”

  陈放不解的望着琴姐,对于一个女人,被抛弃了,一定会骂他祖宗八代,她怎么还在为他说话。

  “你的对象漂亮吗?”琴姐问道。

  “不漂亮。”陈放答道。

  “哦,我知道了,你是一个好男人,是一个负责的男人。”

  陈放的脑袋木木的,琴姐好像看穿了他的一切。

  “琴姐,谢谢你。”陈放说道。

  “谢我啥?”

  “谢谢你几次救了我。一个多月前,我在派出所里,是你救了我,你说那天晚上咱们在一起。”

  “你没有必要那么谢我,我没有那么高尚。我只是看你可怜,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再说,那时候我已经离婚了,一个离婚好少妇和一个小伙子苟且,我还是赚了,你说哩?兄弟。”琴姐时说话的时候眼里有晶莹的东西在晃动。

  “琴姐,你喝多了。”陈放说道。

  “放,以后你结婚了,不要不理你姐姐,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就求你把我当你的表姐吧。”

  陈放沉默了好久,说道:“我可能很快就要结婚了。”

  琴姐盯了陈放足有一分钟,说道:“怎么快,你刚二十岁吧?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们照结婚照,好吗?现在很流行的,我看过会给你们照的很漂亮的。”

  “谢谢姐。”陈放突然想哭,不知道为谁?为了什么。

  “姐,我敬你一杯,你永远是我的姐姐。”

  一瓶酒没有了。

  “吃饭吧,放。”琴姐说道。面前的面条已经粘连在了一起。扒拉了几口,陈放真的吃不下。

  “放,扶姐上楼,我想休息一会儿。”琴姐说道。

  琴姐真的喝多了,脚步踉跄。陈放扶着她,她丰腴曼妙的身体几乎贴在陈放的身上。一步一步上楼,琴姐的身体火热,刚上楼,陈放禁不住从后面抱住了琴姐,双手按在她丰满的胸部。

  “琴姐,我想要···”牛仔裤已经把下体箍的难受。

  “乖···”琴姐醉眼迷离,梦呓似的不知道说什么。

  陈放疯了似的解开她的牛仔裤······

  小床太小,发出“吱吱”的声响。“楼下没有关门。”琴姐说道。

  一不做二不休,陈放把她抱在胸前,剧烈的活动。

  大中午,透过窗户,陈放看到街上行人很少,阳光明晃晃的耀眼,琴姐白花花的身体耀眼,醉了,小楼在晃动,琴姐在晃动,一切都在晃动。

  陈放奋力的耕耘。蓦然,陈放忽然看到对面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这里,是对面发廊的那个理发姑娘,太远,陈放不知道她看清了这里没有,管她哩,陈放继续加大了力度。

  半个小时后,琴姐泥一样的瘫软在地。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