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母亲看到陈放的打扮,帅气的样子,却说道:“你咋买这样的衣服,穿起来像一个流氓。”

  “你见过像你儿子这样的流氓?”陈放笑着说。

  “别贫了,我给你货叔说了,明天你们就去花家庄,抄年命,礼物我买了。”母亲说。

  “啥是抄年命?”陈放不解的问道。

  “就是把刘英的生辰八字抄回来,找一个先生算算,找一个好日子结婚。”

  “还有这规矩?”

  “都是这规矩。”

  陈放看了屋子里的方便面火腿肠,还有点心。说道:“这么多?”

  “听说花家庄那一片的礼大,不知道礼物多少?他们是不是满意。”母亲说。

  “不少,不少,这么多东西,货叔俺俩怎么带,要不叫南海一起去吧。”陈放说道

  “好,你去给他说一声。”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陈放和货叔、宋南海一起骑自行车上路,三人的自行车都擦的明晃晃的,换了新衣服,自行车后面有红单子包了的礼物,走在乡间小路上,很是拉风。不断有田间干活的人向这里张望。

  ‘抄年命’一般都是家里德高望重的长辈的任务,如果顺利,有好烟好酒伺候,是光棍活。但也有不顺利的,如果女方不很满意男方,或者有悔婚的意思,就百般刁难男方,要几次才能抄回来,当然礼物要不断的加码。有的受不了刁难,一怒之下,就退婚了,这样,就刚好合了女方的意思,又不用退回曾经收取的彩礼。

  货叔大概觉得这一次肯定会成功,因此,蹬着自行车,高声唱着:“咱两个在学校整整三年,相处之中、无话不谈······”

  别说,货叔唱的还有点滋味。

  陈放忽然想起了牛素,牛素现在在干什么呢?整整四年,相处之中无话不谈。听说她分配到了市委上班,市委陈放没有去过,只路过一次,在城市繁华的大街上,城市最好的建筑,她应该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写材料,或者在给某个大领导续茶水,那个大领导一定胖胖的,大背头,小眼睛色眯眯地看着牛素。

  陈放心里酸溜溜的,很是感伤。

  “亲家母你坐下,咱俩坐这拉一拉。”宋南海突然鬼哭似的叫了起来,完全不在调子上。

  “宋南海,你哭丧哩?”陈放叫到。

  “咋了,陈放。你这个家伙就要娶媳妇,我连媳妇毛还没有见到。嚎两声你就不愿了?给你娶媳妇,我跑几十里,图啥?不是你请我,我还不去哩。”宋南海说道。

  陈放意识到这样对宋南海不妥,就没有回应。

  “这块地里种的是什么?这块地里种的是倭瓜,浪里个浪,浪里个浪。”货叔不理会二人,继续唱到。

  到了河堤上,宋南海问道:“货叔,你说宋有理会跑哪里?”

  “反正死不了,这家伙这几年挣了不少昧心钱,到哪里还不是花天酒地。等过了风头,就会回来的。”货叔像会预测未来似的。

  “你说窑厂咋会爆炸哩?”宋南海问道。

  “昧心钱挣多了自然就会爆炸。那是一块鬼地,我十几年前就在哪里当知青,那里有鬼狐。”货叔说道。

  “你会当知青?知青就是知识青年,你能识几个字?还当知青?”宋南海挖苦到。

  “你个球孩子,你叔就不识多少字就不能当知青?我还是技术员哩。”货叔说道。

  陈放记得,以前货叔说过他是去那里学习开拖拉机的,怎现在就成了知青?听他吹吧。

  “咋会是鬼地方?啥是鬼狐?”宋南海问道。

  “就是成了鬼的狐狸。”

  “狐狸不是会变狐狸精,咋会变鬼?”

  “你这个熊孩子,净想狐狸精。狐狸精会骗人,会吃人,会变小媳妇迷人。”

  “我咋就没有遇到狐狸精哩?”

  “想遇见狐狸精,你就去到窑厂那里,那里有一个捡破烂的光棍汉,他就是遇见了狐狸精。成神经病了。”

  “你说的是丁大憨吧?”陈放插话道。

  货叔扭头盯着陈放,不解地问道:“你知道他?”

  “知道,他现在还在那里。”

  “这个老家伙,真是一辈子叫狐狸精害了。”货叔说。

  花家庄近了,有从地里回家的村民盯着他们几个看,猜测着这几个人是往谁家提亲哩。三人就不再胡说了,货叔更是一脸严肃的样子,像要完成一件神圣光荣的使命一样。

  陈放知道花婶家,就一直向他家里去。

  临近家门,宋南海按了几下车铃。花婶笑容满面地从家里出来。“你们走这么远了,赶快进屋。”说着,就要接过货叔的自行车。

  “不用了,不用了,嫂子。”货叔和花婶认识,就直接叫了嫂子。

  把自行车支好,取下自行车后座的红单子包着的礼物,三人就进了屋子。

  屋里有些暗,突然看见屋里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陈放吓了一跳。老者坐在屋子的里边,没有答话。仰头抽着烟。

  “哥,客人来了。”花婶说道。

  “来,来,你们几个坐,这是刘英她舅。今天专门来陪你们陈放哩。”花婶一边倒水,说道。

  “这个是陈放他叔,这个是···”花婶向刘英的舅介绍道,只是不知道宋南海怎么称呼。

  “这是俺一个村的,叫宋南海,比我大半岁,我应该叫哥哩。”陈放说

  “哦,南海,你也坐。你们都先坐,我去准备饭。”花婶出去了,进了厨房。

  “哥,你抽烟。”货叔掏出母亲今天早上买的绿源牌香烟,递向刘英的舅舅。

  舅舅接过,把还没有吸完的烟屁股接上,大口地吸着。

  “哥,今年的麦子收成还中吧?”货叔规规矩矩的问道,这是没话找话哩。

  “不咋地,一亩地能收八九百斤吧。”舅舅说道。

  “八九百斤还不咋地?俺那里能收七八百斤就是高产了。”货叔有点惊讶的说道。

  “你们那里,小日本来时水淹过的地方,净是沙土,鬼不拉屎的地方,方圆几十里的闺女都不愿往那里嫁的。”舅舅不屑地说道。

  货叔的脸有点挂不住,红了一下,像是揭了他的短。

  “你们那里一口人能合多少地?”舅舅又问。

  “一亩半,前道街能合一亩八。”货叔说

  “你知道俺们这里一人合多少地?俺家一人合三亩八,我家二十多亩地,今年收的麦子堆了一座山。你们有吗?”舅舅在炫耀,又像是在质问。

  货叔知道,当舅舅的,在家里的喜忧大事上,都是关键的角色,是唱黑脸的,得罪不起。就连忙让烟。舅舅不客气的接了,又接到上一支的烟屁股上。

  “准备吃饭。”花婶进来了,手里端了两盘菜。

  刘英在后面也端了两盘菜,看见陈放,眼里放出奇异的光彩。和陈放四目相对,脸腾地红了。

  一会儿,端上来八只盘子,很是丰盛。

  舅舅在小桌子的正上方坐了,货叔坐在舅舅的右侧,陈放在左侧,南海挨着货叔坐了,花婶坐在下方门口的位置。刘英没有坐,在厨房里忙活。

  酒打开了,一人喝了两杯,夹了几口菜。

  “哥,按规矩,我先喝两杯,先喝为敬,给你端两杯。”货叔说着就把面前的两杯酒喝了。

  “你是客人,应当我敬你。”舅舅客气了一下,但还是把敬的两杯酒喝了。

  “吃菜,吃菜。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口味,不要光喝酒。”花婶劝道。

  又吃了几口菜,有点冷场。陈放就说道:“我也喝两杯,给舅舅端两杯。”

  舅舅来者不拒,喝了。宋南海又端了两杯。几杯酒下肚,舅舅的脸上发红。不知不觉两瓶酒快喝完了。舅舅已经明显的醉了,说话声音高了起来。

  “来,陈放,陪你舅舅喝两杯。”舅舅主动和陈放喝了起来。

  “舅,你少喝一点。该吃饭了,酒就不要喝了吧。”陈放其实真的不想让他再喝了。

  “妈了个逼的的,你个孩子毛不和我喝。我喝多了?我没有喝多,你那死去的爹,陈三,喝酒我喝他两个也不行。”舅舅高声叫骂道。

  “哥,你喝多了。别喝了。”花婶有点生气地说道。

  “我不多,妹子。提起陈三我就生气。你这一辈子,就是让他害苦了。俺那妹夫走的早,要不是那个鳖孙陈三,你不是还能得得发发地再嫁一家,这一晃十几年过去了,看看你过的,不少操心受罪,攒了几个钱,都给陈三这一家了,你当我不知道。好了,外甥女一嫁,您就成了一个孤老婆子,看谁以后管你。”

  “哥,你别说了。”花婶的眼圈发红。

  “你陈三家欠我妹子太多了,你小子以后对刘英对你妈不好,我打断你的腿。”舅舅继续说道,他说的‘你妈’应该是指花婶吧。

  “不会,不会的,亲家,你放心,陈放这孩子我了解,孝顺的很,他要是做了出格的事,我这个当叔的还不愿意哩。”货叔说道。

  “你不要以为你是一个大学生,大学生咋啦?大学生不好好干,要饭的多的很。你们几个来了。今天不是看在我外甥女的份上,早把你们几个赶出去了,看看你们的出手。我不知道你们那里啥规矩。俺这里,抄年命,一百斤白糖,一百斤红糖,一百斤果子、一百斤面包。都是开拖拉机去的,你们、你们不愧是陈三家的,一辈子没有大方过。”舅舅更加不客气的奚落道。

  陈放无地自容。

  “哥,你别说了,刘英,端饭。”花婶真的是生气了,高声叫到。

  “亲家消消气,家里没有办过大事,陈放爹早走了,俺嫂子不懂规矩,怪就怪我,我自罚三杯。”货叔脸上挂不住,像赌气似的连喝了三满杯。

  吃饭的当间,货叔拉了花婶一下,两人出去了一会儿。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