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闷地吃了饭,寒暄了一会儿,舅舅却坐在椅子上睡着了,一丝清冽口水从他厚厚的唇间滴落。

  三人要走,花婶要把带去的礼物回一部分,货叔死拉住,说什么不要,花婶就没有再勉强。

  花婶一直把他们送到大门外,刘英羞涩地跟在后面。

  出来村子,宋南海就骂骂咧咧道:“老东西,不给面子,想着跟你们一起排场排着哩,受了一顿奚落,喝了一顿生气酒。”其实,三人都喝得不多,两瓶酒,舅舅喝了七八两,三个人都不到半斤,骑自行车都没有事。

  陈放脑袋木木的,仿佛如梦,自己就这样结束青春生活,以后就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生儿育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过一生了,曾经的梦想。真的就远去了?

  “你不懂,南海,我们还是排场的,不让喝水吃饭的多的是,今天不是你叔我会表现,会说话,会办成事?”货叔自我炫耀道。

  “你办成了啥事?”南海不解的问道。

  “你个晕蛋,你不知道今天我们来干啥哩?抄年命。”货叔说。

  “抄的年命哩?”

  货叔从兜里掏出一个大红的信封,说道:“这里就是年命,你不懂。”货叔不屑地说。

  喝了酒,三人一路猛骑,不一会儿就到家了,感觉比去时的路近多了。

  陈放到家就钻进屋里睡了。货叔和母亲在院子里说话。

  第二天起来,母亲叫住陈放,把那个大红信封交给他,说道:“你到彪头庙上去,找老李去合一下你和刘英的八字,看他把日子订到什么时候,记住不能时间长了,这个月或者下个月。记住你的生日,阴历六月初六天快要黑的时候,记住给老李封两块钱。”

  陈放阴着脸没有说话,接过母亲递过来的信封,骑上自行车就出了家门。

  彪头村不远,陈放上初中的村子,村子的后面有一处高坡,坡上有一处院子,院子里有一座楼房,青砖灰瓦,很有些年月了,这里一直住着一户人家,户主就是老李,老李平时种地干活,庄稼种的不怎么好,但老李家祖上是道人,历史的原因,和其他村民一样种地为生,这几年环境宽松了,就拾起了祖上的手艺,替人看八字,看生意什么时候开业,房屋什么时候动工,当然更多的是给人看八字,选良辰吉日,顺便收点小钱。

  陈放走到路上,打开了信封,信封里就一张红纸,红纸上写了刘英的出生年月日。字不多,却很工整,蝇头小楷,看的出,花婶对这件事情很重视,专门请人写的。

  到了坡上的院子,大门虚掩,陈放就径直推门进去,院子里有一棵大槐树,已经秋天了还是枝繁叶茂,院子里有一个老者,有七十岁的样子,在院子里比划着什么,陈放忽然想到,这是在打太极拳。

  “小伙子,进屋吧。”老者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说道。

  陈放没有进屋,就站在院子里看老者打拳,老者应该就是老李了,老李在附近有些名气,不过陈放并没有见过他。老李一招一式的比划,长长的花白头发几乎就要披撒到肩上,不像村民的头发,几十天不洗一次,老李的头发干净自然。欣长的身躯,背不弯腿很直,一张白皙的面庞,像有点营养不良。

  老李收了架势,有说道:“进屋吧。”

  陈放随老李进屋,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老李在一个黄色的铜盆里洗了手,在一张老式的椅子上坐了,问道:“建房还是测八字?”

  “测八字。”

  “拿来吧。”

  陈放把大红的信封递过去。

  老李认真的看了。

  “你的生辰?”

  陈放就把面前刚才说的生辰说了。

  老李在一张纸上记了。然后两只手掐,口中念念有词。有展开一张大纸,有圆珠笔写写算算。不时地抬头看陈放。

  “你是那个村子的?”老李问道。

  “南边那个村的。”陈放故意没有说明。

  “你啥学毕业?”老李又问。

  陈放迟疑了一下,说道:“初中。”陈放不想说自己大学毕业,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他不想在陌生人面前提起曾经的骄傲。

  老李的眼里忽然有了亮光,不过亮光有点阴厉。“不对吧,小伙子。”老李自言自语的说道。

  陈放没有接腔。

  老李又继续写写算算。

  “你确定你的生辰就是刚才你说的吗?”

  “我妈刚才告诉问道。”陈放说道。

  “肯定哪里错了。你小子没有说实话吧?我且说,你且听,不可全当真,如果没有错的话,你的八字不一般,少时贫寒,中时坎坷,亦可大富大贵,亦有可能牢狱之灾。你今天测八字,问婚姻,我可以告诉你合你八字的人不多。”

  陈放想这老头可不是浪得虚名,还会两下子,自己贫寒不用说了,坎坷有了,牢狱之灾也有了。只是什么时候大富大贵,陈放可从来没有想过。

  “你火命,性情刚烈,胸中常有一团火。这个姑娘命中至阴,八字命苦,你们难得白头,不是一对好姻缘,哎。”老李叹了一口气,仿佛在为陈放惋惜。

  “最近有没有好的日期?两个月以内。”陈放说道。本来他就不相信这些,只不过母亲要来,应应景罢了。老李说姻缘不合,冥冥之中正合陈放的意思,反正他对婚姻已经失望甚至绝望,合不合顺其自然吧。

  老李又掐掐算算,说道:“两个月以内有一个日子,就算是最好的了。阴历八月二十八。”

  陈放算算,就是本月,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把两块钱奉上,陈放告辞。

  老李一直把陈放送到大门口,拱了拱手,说道“:“小兄弟,以后有了难事就来问我。”

  回到家,给母亲说了。母亲欣喜又紧张。说道:“赶快找人把家里的房子修一修,吊顶,铺砖。还有,你要找结婚的车辆,最好能够找一辆小轿车。”

  陈放心里烦,就说道:“啥也不弄,到那天就骑一辆自行车去,她愿来就来,不愿来就拉倒。”

  母亲没有办法,出门去了。

  下午货叔就领了几个人来了,把东屋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抬了出去,墙壁用白石灰抹了。用苇席把房顶吊了,用青砖扑来地面。

  忙活了几天,效果不错,陈放第一次感觉到家里不再那么乱糟糟的,有宽松清凉的味道。

  礼拜天,陈光陈明放假回家,见家里焕然一新,不解的说道:“哥,你有品味,在家住了一段时间就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啥品味?你哥就要结婚了。”母亲说道。

  “给谁结婚?是那个狼猪婆家的闺女?”陈光说

  “谁是狼猪婆,你爹赶了一辈子狼猪,是个啥?”母亲训斥道。

  “哥,亏你一个大学生,娶了一个这样的媳妇。我看,我不能去上学了。还是出去打工吧。就是考上大学还不是这样子。”

  正吃饭的陈放忽然把碗往地上一摔,瓷碗一下子碎掉,引得正在觅食的一只老母鸡‘咯咯’的飞跑。

  陈光吓傻了,不知道哥哥会发这么大的火。

  “再说不上学了我扇你的脸。”陈放瞪着血红的眼睛说道。

  短暂的一愣以后,青春期的陈光不依不饶,叫到:“给你扇,给你扇。”把脸朝向陈放。

  莫名的火气上来,陈放抬起脚,一下子踢在陈光的屁股上,陈光踉踉跄跄的跌倒在地。他随手掂了一把椅子就要砸陈放。

  母亲拦住。

  见一向视自己为楷模的弟弟如此不恭,陈放更火了,上前就要开打。

  “你兄弟刚回来,你发那么大的火干什么?”母亲对陈放嚷到。

  “你是个窝囊废,就会打我,有本事打别人去。”陈光叫道。

  兄弟二人的争执,母亲累的气喘吁吁。干脆撒手。说道:“你们两个打吧,打死一个少一个,我少操心受罪。”说完,抹着眼泪进屋了。

  陈放陈光二人晾在院子里。都不再说话。陈放掏出烟,点上,大口的吸了。

  玉米掰完了,玉米棒子堆在院子里,母亲一人不停的剥玉米叶子。陈放拿了一个刹玉米杆的铲子砍玉米杆,这种铲子不是平的,是一种类似锛一样的农具,用起来很是费力。

  玉米杆很高,没过陈放的头顶,七八亩地玉米杆,茂盛密实,必须在三五天内把玉米杆砍了,腾出地,犁耙了种麦子。过了这几天,天气转凉,种出的麦子就出芽率低,影响明年的产量。

  农活,最难的就是砍玉米杆,劳动量大,在玉米地又闷热,玉米叶子拉在脸上生疼。干了一上午,砍了有一亩多地。太阳越来越毒,直射头顶,陈放干脆就把上衣脱了,露出结实的躯体,玉米叶子刮在上面,不一会儿,就是红红的一些道道。陈放不管这些,任凭脸上的汗水滴落,顺着脊背淌下,火辣辣的疼。

  一抬头,陈放看见远处有玉米棵子的晃动,不断的倒下。那边有人也在砍玉米棵吧。近了,是宋伊梅,宋伊梅娇小的身躯,手里拿一把铁锹,在一棵一棵的挖玉米棵子,由于力气小,显得笨拙别扭。砍玉米棵是成年男人的活,要有力气,动作要快,一般的女人干不了这样的活,宋伊梅就不得不用铁锹一下一下的挖,显然,进度要慢多了。

  宋伊梅也是大汗淋漓,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上衣紧紧地箍在身上,胸前清晰鼓鼓的凸起,看见陈放脸蓦然红了。

  “陈放哥,你咋没有上班?”宋伊梅问道。

  “不上班了,以后不上班了。”陈放仰头看看天,天上几缕白云,在深蓝的天空飘着。他不上班了,村里的人应该都知道,宋伊梅大概不很清楚,从这样问道。

  “以后你就在村子里?”

  “不知道,可能吧。”

  “在村子里也很好,以后就能经常见到你了。”宋伊梅像是在安慰他。

  “你爸妈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宋伊梅低声的说。“他们在那里也很好的,帮人种地,种大枣。比咱这里还能挣钱。”

  “那就好。”

  二人一时无话,宋伊梅看陈放赤裸的上体,心里“嗵嗵”乱跳。

  “陈放哥,该回家吃饭了。”过了很久,宋伊梅说。

  “我不想吃,不饿。你回去吃饭吧。”陈放真的不想回去,不想回家,想逃避。

  “我得回去了,妹妹马上就要放学了,我回去给她们做饭。”

  “你回去吧。”

  “要不,我给婶说一下,不用做你的饭了,我做好饭给你带回来。”

  “不用。”

  “我做的饭很好吃的。”

  “好吧。”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