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减速,路边的花枝招展的女郎一个个就往前靠,有一个还爬上了货车的脚踏板。

  “老钱,上次的饭店还没有到?”胡千龙问道。

  “快了,就在前面。”老钱很有把握的说道。

  到了一个很普通的饭店前面,老钱把货车减速,里面立即跑出来了两个女孩,趴在驾驶室前,嗲声嗲气的说道:“老板,来吃饭啊,来吧,外面这里的小妹很漂亮的。”

  老钱有点迟疑,问道:“你们老板哩?”

  “我就是老板。”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女孩说道。

  “你是老板?”老钱不相信的问道。

  “咋?不像。”

  “像,像。”老钱就想加油走。

  “你是说我姐呀,今天她家里有事,就叫我来招呼着,看来老板和我姐很熟啊!我姐姐一会儿就来了,到时候叫她来陪你吃饭。”女孩娇滴滴的说道。

  “你是她妹妹,好,今天就在这里吃饭。”老钱说着,把货车在路边停下。

  “老钱,一会儿你真的要吃女老板的大米呀?”胡千龙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你小子不也是猴急猴急的。”老钱回敬道。

  两个人一起下了车。吃饭不觉得饿,就说道:“你们吃吧,我不饿,在车上睡一会儿。”

  胡千龙像说什么,想了想说道:“那好,你睡觉,招呼好车上的提包。”

  两人被两个女孩拽着进了饭店。

  陈放就往后面躺了下来。迷迷糊糊的就睡了。感觉就要睡着,忽然觉得车门有动静,可是吃饭以为是错觉,听了听,就是有动静。像老鼠在啃食东西。

  有人在撬车门。陈放的第一反应。他猛地坐起,看了看外面,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就打开车门拎着提包下了车。外面除了饭店里透出的混昏黄暧昧的灯光,其他地方黑乎乎的,不远处,有两个长头发男孩坐在摩托车上往陈放这里张望。摩托车没有牌子,是轱辘很宽的越野摩托。饭店门口有一个女孩在和一个光头男孩说话,看见陈放下车有点吃惊的样子,女孩随机进了屋。

  陈放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就惦着提包进了饭店,饭店里一个包间老钱和胡千龙在喝茶。见陈放过来,胡千龙说道:“你小子睡不着了吧?”

  “不是睡不着,是不敢睡。”陈放说道。

  “咋了?”胡千龙问道。

  “你们好像进了黑店。”陈放小声的说道。

  胡千龙骇然,老钱嘴里嘟囔道:“怪不得我见不到这里的老板娘,肯定换老板了。要不咱们走吧?”

  “饭菜点了没有?”陈放问道。

  “点过了。”

  “点过就吃,走是走不了,反而更麻烦。只是你们不要有任何的不良举动。”没有出过远门的陈放的几句话,两个家伙却俯首贴耳。

  菜上来了。两个素菜,一个炖排骨,三碗米饭,没有烟酒。

  两个搔首弄姿的女孩不断的进来推销自己。老钱推说要赶路,那边急着装货,等回来的时候再来。

  三个人默默地吃饭,两个女孩只觉无趣,不再纠缠。

  一会儿,饭菜吃完,胡千龙去结账。女老板说道:“一百八。”

  “啥,一百八,就这几个菜,你们是·····”胡千龙把余下的话咽下了。刚才笑容满面媚态十足的老板娘像一张画皮一样,冰冷毫无商量的余地。

  门口,两辆越野摩托车发出巨大说道轰鸣,像在示威。

  “我看看菜单。”胡千龙不甘心。

  女老板把菜单递过来。

  胡千龙仔细的看。“刚才菜单上的炖排骨是十五块钱一份。”

  “你再仔细看看。女老板不耐烦的说道。

  陈放要过菜单,仔细的看,发现菜单上写着;清炖排骨15元,下面还有一个几乎看不到的字:斤。就是每斤排骨要十五元。

  “俺吃了多少?”胡千龙恼怒的说道。

  “十二斤。”

  “啥,就刚才的几块排骨就十二斤?”

  “排骨你们已经吃了,要不你们吐出来称一下?”女老板一副无赖相。

  “咋回事?咋回事?”外面进了那个光头男孩叫道。

  陈放紧紧地抱着那个提包,提包里有拉货的三万多元货款。只要拿好提包,量他们不敢明抢。

  陈放拉了拉胡千龙的衣襟,说道:“老板,吃饭掏饭钱,天经地义,付账吧。”

  胡千龙不甘心的从衣兜里掏出一叠十元的票面,点了一下,扔到柜台上。

  女老板脸上有了喜色点了一下,有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五块的递给胡千龙,说道:“老板第一次来,优惠,收你一百七十五吧。”

  胡千龙看都没有看,径直出了门,陈放想不要白不要,就伸手把那五块钱接了。

  上了车,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一直开了有半个小时。胡千龙实在憋不住了,说道:“老钱,你他妈的不是要吃大米吗?大米的滋味怎么样?今天的排骨钱你算了,这一趟的运费你他妈的不要要了。”

  老钱不说话,论年龄胡千龙要叫叔,但胡千龙是老板,是他的大户,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给胡大发拉货,得罪不了。

  老钱点了一支烟,默默地吸着,把发动机踩的轰响,骂道“说好的,怎么就几天就换老板了。”

  陈放想笑,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爷们,怎么就相信一个开鸟店的老鸨。这样的路边店能开半年就不错了,还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想开成百年老店,那帮公安能伺候的了?

  “算了,好在今天没有出其他大事情,不就是吃了一顿高价饭吗?”陈放劝慰道,他怕老钱生气,影响了开车。

  黎明时分,货车到了一个地方,老钱说到了,胡千龙还在睡觉。陈放下车尿了一泡,发现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个大院子,大门紧闭,上面写着某某棉花厂,院子里有昏黄的电灯泡,天很冷,陈放连忙钻进了车里。胡千龙醒来,和老钱换了一个位置。老钱睡觉,毕竟明天还有赶路。

  驾驶室里渐渐冷了起来,陈放睡不着,一直到太阳升起来,远远的开过来一辆三轮车,近了,从上面下来一个人,陈放一看觉得面熟。

  来人到车前拍了拍车门,胡千龙下来,说道:“鬼火,太阳老高了,咋没有见厂里的人?”

  陈放想起,这个人和胡千龙是一个村子的,大名忘了,外号叫鬼火,意思是鬼难捉,很难有几句实话,像鬼火一样。

  “不急,不急,一会儿他们就上班了。”鬼火说道。

  “这次货的成色怎么样?要是像上次一样以次充好我要修理你。”

  “放心吧,胡大少,这次绝对好货,你请我的客吧。”

  两人说着,大门开了,一个干吧瘦小的老头问道:“你们是干啥的?”

  “来拉货。”鬼火说着,上前给开门老头递上去一包烟。

  “进来吧。”老头吃力的把两扇大门打开。

  陆陆续续有人来上班,鬼火和胡千龙进了厂里的办公室,一会儿,来了几个村民,在厂里的一个角落,打开帆布篷,有打成硬件的棉花包,几个人很快装好了车。

  胡千龙叫陈放拿了提包,来到财务室,结了账,胡千龙有从提包里拿了一沓钱进了厂长办公室,陈放听到里面亲热的交谈了几句,一个胖胖的男人将胡千龙送到门口。

  车子出了厂门,胡千龙又和鬼火嘀咕了几句,把一叠钱交给鬼火,鬼火摆摆手,说道:“我还有事情,你们走吧。”

  陈放真的瞌睡了,刚迷迷糊糊睡着,就听货车猛地刹车。陈放睁眼一看,前面几个戴蓝帽子的人拦住了去路,是工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