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钱把货车靠边停下,过来一个嘿嘿胖胖的工商,说道;“运输证?”

  胡千龙下车,问道:“啥运输证?”

  “棉花运输调拨许可证。”

  “我们拉的不是棉花,是棉籽上面的一层绒,以前都是垃圾,厂里不要的东西。”胡千龙辩解道。

  “棉籽上面的就是棉花。把车开到停车场。没有证,就是投机倒把。”

  老钱没有动,把车钥匙一拔,蹲在一旁。工商看不行,一招手,从前面的面包车里出来了两个公安,公安上前按住老钱,从他兜里掏出了钥匙,年轻的公安上车,货车轰鸣了几下就一扭一扭的开走了。

  留下一脸茫然的三个人,这时过来一辆三轮车。三轮车夫叫到:“走吧我拉你们到工商局。”

  三人无奈,就上来三轮车。

  一路颠簸,来到了县城,三轮车夫在一座三层楼前停了下来,说道“这里就是工商局,今天扣你们车的人我认识,是我的一个远亲戚,要不要我去找他一下。帮你们说说,他们狠着哩,说不好就把你们的货没收了,还要罚款。”

  三人面面相觑,没有办法,又不知道这个三轮车夫的话是否可信。就问道:“货车现在哪里?”

  “在西关的一个停车场,要不我带你们去看看。”

  “好。”

  三人又坐上车,来到了一个偏僻的院落,果然见货车停在那里,三轮车夫同看门的老头打招呼,看情形他们很熟悉。

  “你们要赶快找人,晚了,工商局的人把情况报到县里,县长知道了就麻烦了,肯定会没收的。县里没有钱发工资,全靠这些人创收发工资哩。”三轮车夫说道。

  看情形,三轮车夫说的不错,姑且信他。老钱说道:“你们去找人,我在这里看着货。”

  “中”胡千龙说。

  来到了工商局,三轮车夫领着两个人来到了一个房间,叫到:“姐夫。”

  屋里有了声音,三人进屋,是那个黑黑胖胖的工商。

  “姐夫,今天早上你们扣的那辆车,是我的一个熟人,你看着帮忙,宽大处理吧。”

  “这辆车离这里五百公里,你和他们会是熟人?”黑胖男人说道。

  “你不知道,姐夫,我一个老姑奶四二年逃荒,流落在外,就是他们的一个村子。你说巧不巧,论辈分我们都是老表哩。”三轮车夫说道。

  黑胖男人盯着陈放几个看了看,没有说话。

  “姐夫,这就是你高抬贵手,先不要上报,看能不能宽大处理。”

  “你是要我饭碗里,县长知道了还不把我开除了?”

  “谁叫你是我姐夫哩!就这一次。”

  三轮车夫软磨硬泡,眼看就要中午,三轮车夫说道:“吃饭吧”

  几个人来到街上的一个小饭店,要了几个菜。黑胖男人很能喝酒,陈放和胡千龙一起都难以招架。期间,三轮车夫同胡千龙商量,不没收可以,罚款少不了,按规定要罚货物的一到五倍。

  胡千龙的脸像猪肝,三轮车夫把胡千龙拉了出去,一番讨价还价,最好约定,交三千元罚款,另外再交两千元不开票。

  交了罚款,提包里已经空空如也,三个人在日落时分从停车场里将货车开出,一路无话,每行驶四五十公里,就要碰到一班警察,货车超载,罚款五十元。

  不知道罚了多少次,在又一个黎明,货车终于到了。这是一个很气派的厂子,高高的大门,一旁各有一个站的笔直严肃的警卫。厂区里可以见到高大的梧桐树,一个个青年男女欢天喜地的骑着自行车上班。

  陈放没有注意,胡大发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了。走近货车,很风度的向老钱摆了摆手,大货车轰鸣着进了厂区,两个门卫像没有看到一样,直立的一动不动。

  在厂区里转了几道弯,来到了仓储区,仓储区很大,进门的地方有一台地磅,胡大发往里面招了招手,然后兔子一样的转进驾驶室。

  上来地磅,胡大发说道:“把头低下。”几个人都顺从的低头。

  过了地磅,在一个偏静处,胡大发几个人下了车。老钱开车进了仓库,里面有卸货的工人,一包一包的检验货物的成色。胡大发跑过去,很熟络的同他们几个开玩笑,免不了又是中午怎么请客的交谈。

  卸了货,老钱把车开出,有到那个僻静处,拧开车上的一个水龙头,“哗啦哗啦”的洗车。车厢里水用完了,又把货车的水箱打开,把水全部放掉。然后到门口过磅。刚才的货车的重量减去这一次的空车的重量就是货物的重量了。陈放这样想,这是一个小学生就能够算的。可是陈放细想,刚才他们三个人的重量加上水的重量,起码货物要增加一千斤,等于白赚了一千斤的货物,这个胡大发。

  胡大发没有走远,有回到地磅室,拿刚才过磅的单子,顺手从包里掏出一把奶糖,扔到桌上,说道:“啥时候让我吃你的奶糖?”

  胡大发的声音怪怪的,胖胖的女司磅员面带羞涩的骂道:“鳖孙。”

  胡大发屁颠屁颠的出来,说道:“走吧,找地方吃饭。”

  跟胡千龙出去拉了几趟货,陈放渐渐看出了门道,其实胡大发多数=的货物都是直接从棉花厂里拉出,然后送到纺织厂,中间赚取差价,有的货物中间几乎就没有差价。个中猫腻陈放逐渐明白。有很少的部分才拉回家经过机器的加工,再卖给纺织厂。

  转眼就要过春节了,天上飘起了细细的雪,胡大发在家里请客,一群一直在他厂里工作的人几乎都到齐了,那天胡大发喝了很多酒,胡千龙也喝多了,刚刚富起来的的人就是牛逼,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吆五喝六,好一通热闹,惹得周围邻居眼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鬼火喝多了,拉着陈放的手说道:“其实胡大发这家伙就该好好地感谢我,我一年给他拉了五百吨,给他拉了五百吨,没有我他赚个屁的钱。他有什么能耐,我有了钱有便宜货,自己直接拉了,会给他拉,想办法弄钱,有了钱就能发财。”

  陈放笑笑,说道:“往哪儿弄钱哩?”

  “信用社啊,只要有门路,贷款,有了贷款,瞅见便宜货,咱爷俩发财。”鬼火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