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了货,不得送出去?棉纺厂里咱没有人,他们不要咱的货怎么办?”

  “得有合同,要么到棉纺厂里签合同,要么就用胡大发的合同。”鬼火像是已经研究胡大发好长时间了。

  陈放琢磨鬼火的话,不无道理,在以后的时间里就注意观察胡大发,除了拉货送货,胡大发主要的结交人员就是信用社、税务、工商。仔细考虑后,胡大发的发财路径出来了。

  忽然有一天,胡大发的门前停了一辆新的桑塔纳轿车,一问才知道胡大发新买的,全县里就两辆桑塔纳轿车,一辆县委书记的,一辆县长的,这一辆恐怕就是全县第三辆桑塔纳轿车了。

  虽然有了桑塔纳轿车,到了春节,胡大发还是要到经常结交的人员家里去拜访。胡千龙有自己的事情,他不喜欢和他老爹一起出去。往这些人家里搬东西送礼的事情就落到陈放的身上。

  一天中午,胡大发在县城里满街转,终于在一家酒楼里找到了人,是一个胖胖的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女人被服务员从一个包间里扶出来,脸红扑扑的,应该是在喝酒。

  “梁主任,你真的难找啊?”胡大发说道。

  “老胡,吃饭没有?走上去吃饭。”梁主任好像和胡大发很熟悉,说道。

  “不了,我来和你说句话就走。”

  两人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包间里,陈放听到胡大发说道:“过节哩,来看看你,没有带什么东西,一点心情,感谢一年对我的照顾。”

  “客气啥。”那个女人说道。陈放估计胡大发应该是给了梁主任了一个红包。

  两人出了包间,梁主任坚持要胡大发进去吃饭,又看了看陈放,说道:“这小子是谁?”

  “是我的一个侄子。”胡大发说道。

  “走,一起吃饭。就几个老朋友。”梁主任不可置疑的说。

  胡大发见不能托辞,就和梁主任一起上楼,陈放从后面跟着。这个梁主任陈放听说过,不是一般的人物,很有能量,会揽储,每年的业绩全县第一,陈放在县政府的光荣榜上见过她的事迹,好像是‘三八红旗手’一类的,当然,那个人要贷款就必须经过她的同意了,县里虽然有其他的银行,但那都是政策银行,几乎不和一般的商户打交道。只有信用社放款灵活。而且,县里发不出工资的时候,现在都要求她借钱,等棉花小麦卖出去了再还上,当然也有诸如办乡镇企业赔钱了,求她出面上下运作核销。

  进了房间,迎面见一个胖子,很面熟。是光头彪。猪头彪也看见了陈放,本来已经酒后涨红的脸忽然变成了猪肝色。

  “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是彪兄弟,这位是有名的企业家,本县最早的万元户胡大发胡总。”

  “哪里、哪里。不敢当,徒有虚名,徒有虚名。”胡大发客气道。

  “这位就是胡总,久仰久仰,听说最近买了一辆桑塔纳,牛,啥时候让兄弟跟着兜兜风,风光风光。”猪头彪一副无赖相。

  “彪兄弟大名老哥早就知道,只是没有认识,兄弟义气,在县里有名,一帮兄弟都抬举,今天梁主任搭桥认识,幸会幸会。”胡大发说道。

  “胡总,我们已经喝了两瓶了,你来的晚,是不是要补几杯?”猪头彪说着就把面前的酒杯满了。

  “不能喝酒,不能喝酒,兄弟见谅。”

  “老板大了,不给兄弟面子了?”猪头彪不依不饶。

  “好,承蒙兄弟抬举,我喝两杯,给各位敬两杯。”胡大发没有办法,把猪头彪倒的两杯酒喝了。拿起酒瓶又倒了两杯,端到光头彪的面前。

  “老胡,你不懂规矩了,就喝了两杯,就要抓酒瓶,是不是太看不起人了?”猪头彪说道。

  胡大发有点尴尬,就说道:“再喝两杯,祝兄弟们四季发财。”说着,一饮而尽。

  “你胡总四季发财,我们兄弟想每天都发财,天天发财,胡总就喝一个满十福吧,是不是,弟兄们。”猪头彪说了,周围一帮人连忙附和。

  胡大发有点难为情,十杯酒,肯定就要出丑了。县城的这一班混混,见不到一个有钱的主,肯定是给一个下马威,以后就敲诈勒索。

  陈放见状,就上前说道:“俺叔还要开车,不能喝酒了,还望几位见谅,我看这样,下余的几杯酒我替俺叔喝了。”

  “你是哪里的野小子,轮不到你说话。”猪头彪怒视着陈放,显然他一定是认出了陈放,而且要报一箭之仇。

  “放肆,猪头彪,这是你姐的客人,给你端酒是抬举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要不识抬举。”梁主任一声怒喝,猪头彪立即哑了下来。嚣张跋扈的他在梁主任面前如此的乖张,可见这个女人的威望。

  “这样,既然这个小兄弟说了,就替胡总喝了。”梁主任看着陈放,目光里竟有一丝爱怜。

  陈放顺从的喝了,胡大发因为猪头彪的几句话,有点生气,坐在那里不言语。陈放就打破了尴尬,说道:“我叔不胜酒力,今天承蒙梁主任引荐,有幸结识几位,小兄弟虽然见识短浅,但也知道几位都是县城了有头脸的人物,就要春节了,我敬几位两杯酒,祝愿几位新年快乐,来年发财。”

  陈放几句简短的话,得体,成熟稳重,又有点与他的年龄不相符。陈放端着酒杯,没有到在主位上做的猪头彪,而是从另一边的梁主任开始,梁主任接过,说道:“看不起你姐?把酒倒满。”

  陈放没有想到梁主任如此的豪爽,又让陈放叫她姐,陈放就接过话,说道:“姐,酒您随意,只要端一下杯子,小兄弟就受宠若惊了。”

  “你这个小子时候还文绉绉的,就是啰嗦,叫你倒满就倒满。”

  陈放只得倒满,像两只汽车灯,梁主任端起一饮而尽。梁主任喝了,下余的不好意思推辞,就一一喝了。猪头彪轮到最后,虽然很不高兴,但还是喝了。

  其他几个人分别敬了酒,梁主任兴致很高,来者不拒,不一会儿就有点晕了。光头彪刚才挨了骂,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面条端上来,该吃饭了,梁主任拿起酒壶,倒了几杯,说道:“来,我给这个小子喝两杯。”一圈人不知道她所指何人,面面相觑。她端起酒杯直接递到了陈放的面前。

  要知道,县城里能请动梁主任吃饭的人不多,能让她喝酒的人更少,她能主动碰酒的人几乎就很少见了。

  陈放同梁主任喝了两杯,她说道:“吃饭。”几个人胡乱扒拉了几下面条,酒席结束。

  出了房间,来到酒店的大厅,猪头彪叫到:“服务员,买单。”

  涂着红嘴唇的女服务员笑盈盈的说道:“已经有人买过单了,就是这位先生。”服务员指了一下胡大发。

  “猪头彪,请你姐吃饭,说了半月,不知道结账。真他妈丢人。”梁主任骂道。

  猪头彪脸一吃一红的立在大厅。

  “老胡,坐坐你的新车,把我送回去。”梁主任说道。

  陈放连忙跑出去拉开车门,扶着她上了桑塔纳。

  县城里的车子很少,胡大发虽然喝了酒,还是稳稳的开着车子,到了一个家属院,车子在一栋小楼前停了下来。

  梁主任下车,脚步踉跄。

  “陈放,扶梁主任回家。”胡大发说道。

  陈放其实就想要不要扶她,胡大发一说,陈放就跑上去,伸手搀住她的胳膊。过了一楼的楼梯,她的身体的重量几乎全部压在陈放的身上,楼梯不宽,陈放只得一手环抱着她的腰,一手抬着她的一只胳膊,成熟女人的气息扑面而来,淡淡的高级化妆品的香味,令陈放有点晕眩。那一只插在她腋下的手在冬天里暖烘烘的,纯棉的毛衣柔滑,里面有硕大的软软的东西撞击手背,这种感觉很美好,酒后的陈放禁不住勃起,不断碰触到几乎躺在怀里的她的丰硕的臀部。

  虽然只是二楼,陈放觉得路好远,这个县城里彪悍强势的女人,此刻就躺在她的怀里,,他害怕自己的身体反应冒昧了他,就极力的控制,把身体像虾米一样的蜷着上楼。

  到了门口,她掏出钥匙开了门,屋内简直就是富丽堂皇,一盏吸顶灯,简约精致的装修,铺了毛绒绒的地毯。陈放不知道该不该进屋。

  “扶我进去。”耳边一个迷离的声音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