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天短,陈放回到家天已经黑了,草草吃了饭,坐在床上看书,刘英的肚子越来越大了,陈放了无兴趣,自从刘英到他家里,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来,刘英乖巧听话,帮母亲忙这忙那,不管地里或是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也许,她觉得和陈放结婚有点高攀了,尽管现在陈放什么都不是,一个无业游民,但她对陈放还是很顺从,见陈放不理自己,刘英就在一边早早的睡了。

  忽然外面有汽车的声音,对这个声音陈放很熟悉,这是胡大发的桑塔纳,这么晚了,不知道他来干啥?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陈放一咕噜爬起,穿上衣服就出了屋门。

  “陈放,陈放,你起来。”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不是胡大发,是胡大发老婆的声音,胡大发的老婆是有名的母老虎,胡大发这几年发财了,在外面有点花花事,从来不敢让她知道。

  打开院子里的灯泡,见胡大发,胡大发的老婆,还有胡千凤齐刷刷站在院子里。

  “陈放,刚把你送回来,你这小子就睡觉了?”胡大发说道,在橘黄的灯光下,陈放看到胡大发给他使另一个眼色,陈放一头雾水,今天下午陈放从信用社里出来,哪里都没有去,怎么胡大发说是把他送回了家。

  “你憋住,没有你说的话。”胡大发的老婆呵斥说道。

  “进屋说话呗,叔、婶。”陈放不知道胡大发葫芦里什么药,不敢接茬。

  三人进了屋,陈放看到胡大发的脖子上有一道新鲜的不明显的伤痕,肯定是女人的抓伤,会是谁呢?胡大发这几年发了,在方圆几十里也是个人物,谁敢抓他呀?除非是他老婆,为什么会抓他你,今年胡大发的生意红红火火,进项不少,肯定是因为女人了。

  陈放让三人坐下,慢慢的思考对策。

  “陈放,你对你婶说实话,今天晚上你和谁在一起。”张桂花问道。

  “和俺叔啊。”陈放装作一脸无辜的样子,因为刚才胡大发已经说过了,是他把自己送回家的,这样说肯定没有错。

  “车上还有谁?”张桂花逼问道。

  坏了,估计他老婆发现胡大发的车里有女人了,陈放知道这几个月,胡大发一直在勾酒店的一个漂亮女服务员,那女孩才十六岁,长得细皮嫩肉,明眸皓齿,刚初中毕业,一直羞答答的,拒绝胡大发的纠缠,不知道胡大发这几天得手了没有,估计车里面应该是她,她家就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村子,胡大发肯定不愿让老婆知道了,不光老婆饶不了他,那女孩的家人知道了,也不会轻易饶他。

  “车里······”陈放故意欲言又止。他看到胡大发紧张地盯着自己。

  “说吧,陈放,不管是谁,婶不怪你,我也替你保密。不会说是你说的。”大发老婆循循善诱。

  是谁呢?必须是一个女人,一个年轻女人,而且不能和胡大发有任何的瓜葛。那就同自己有瓜葛了,和自己有瓜葛的女人,说谁呢?只有琴姐了,琴姐是万万不能说的,她救过自己,这时候无中生有的把她卖出去,良心何在?还有谁呢?不能太近,近了说不定今天晚上这个母老虎就会去找她证实。牛素,陈放的脑海里忽然蹦出了牛素清丽的面庞。

  “婶,你就不要问那么多了,这大过年的,让家里人生气。”陈放轻描淡写的说道。

  “放,你在我家里,你婶待你不错吧,没有把你当外人,当自己亲儿子一样,你就不能给你婶说一句实话?”胡大发老婆强压住心里的怒火,几乎是哀求一样的说道。

  “婶,我知道你对我好,就是怕你生气,才不敢说。”一旁的胡大发惴惴不安的盯着陈放,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说吧,婶不生气。”

  “是这样,婶,今天我一个同学来找我,中午喝了点酒,就在宾馆里,开了一个房间。”陈放吞吞吐吐的说着。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她迫不及待的问道。

  “女同学。”陈放低着头低声的说,像真的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

  “哪里的女同学,那么神秘?”

  “在市委上班,是领导的秘书,她不想见那么多人。”陈放说道。

  “往下呢?”胡大发老婆将信将疑的说道。

  陈放故意望了望胡大发,胡大发如释重负,欣赏递微笑着望着陈放。

  “同学第一次来,天晚了,要走,我就想让大发叔送一下,就这样。”陈放不敢编的太多,怕露馅。

  “来一个同学有啥大不了的,值得那样鬼鬼祟祟吗?”胡大发老婆好像也松了一口气,说道。

  “不是让你见了不好吗,再说,领导的秘书来到咱小县城,见人多了怕影响不好。她不让停车,万一被人认出了,县长还要接待,动静就大了。你不知道,婶,领导的秘书,到咱这里就是县长,你说,一般的人她见吗?”陈放继续编到。

  她被骇住了,瞪大眼睛,说道:“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有本事的同学,以后她来了,就大大方方的接待,让你叔到市里去接她,到咱家好吃好喝,婶招待。”

  “哪能哩,人家是轻易不到咱这里来的,来了就是微服私访,有任务的,看看咱这里的发展,看看社会上对当官的反映,那个当官的该提拔了,哪个当官的群众反映差,要让纪检委调查,都是秘书先暗访。在学校俺俩关系不错,来看我一次,以后就是想见她一次,难着哩。”

  胡大发老婆“哦哦”了两声,竟无言以对。

  “婶,你看,只顾说话哩,没有倒茶,你们坐,我泡茶去。”陈放说道。

  “不了,不了,时间晚了,打扰你们睡觉了,我们走,我们走。”张桂花真的很歉意的说道。

  胡大发很愤怒的说道:“你个老娘们,这么多事,都半夜了还不让人睡觉,丢人现眼的。”

  他老婆像真的做错了事情,不敢言语了。

  “陈放哥,俺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胡千凤说道。

  “好,你们慢点走。”陈放一直将他们送到大门口。

  胡大发做到驾驶室,就要关车门了,对陈放说道“陈放,你明天一早到厂里,叔有事给你说。”

  “好好。”陈放向他们摆摆手,桑塔纳颠簸着,消失在黑暗里。

  汽车没有了声音,陈放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一回头,看见刘英站在院子里,显然,刘英刚才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你同学今天来了,咋不让她回家坐坐。”刘英低声的说道。

  “回屋睡吧”陈放不耐烦的说道,刚刚编了一通瞎话,现在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