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晕乎乎的陈放被挟裹着进了卧室,没有开灯,在柔滑温暖的床单上,陈放只感觉到一团丰腴紧紧的包围着自己,天旋地转、火山崩裂······

  不知道做了多久,陈放昏昏睡去。

  醒来,看到外面黑乎乎的,梁艳圆圆的脸模糊质感,有油光光的白色反射,像是昨晚津津的汗水,鼻息里发出轻微的鼾声。

  上了卫生间,陈放打开壁灯,就坐在客厅,挂在墙上的钟表显示已经凌晨五点了。昨天晚上的残羹剩饭仍在,隔夜红酒的香味使房间温馨暧昧。陈放突然想吸烟,看了看装修豪华的房间,室内没有烟灰缸,甚至没有男人生活的痕迹,静了一会儿,终于没有憋住,就从兜里掏出劣质香烟,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

  吸到第二支烟的时候,梁艳从卧室里出来了。“怎么不睡了?”

  声音吓了陈放一跳,他回头看见梁艳穿着睡衣,慵懒的看着自己。

  “睡不着了。”

  “天早着哩!回去再睡一会儿。”梁艳说着,挨着陈放坐了下来。

  陈放没有动。

  “给我一支烟。”梁艳说道。

  陈放给梁艳点上烟,她吸了一口,就猛烈的咳嗽起来,随机把烟掐灭在一个茶杯里。

  沉默了一阵,梁艳说道:“姐其实不是一个坏女人,我十五岁初中毕业,当了一年知青,在一个小镇里当信贷员,没有学历,没有家庭背景,走到这一步,外表很风光,心里很累。”

  “我该走了。”陈放说道。

  梁艳从沙发上懒懒的站起来,说道:“你小子真的厉害,把你姐折腾死了。这就要走吗?外面很冷的。”

  “走,一会儿外面有人了,看到不好。”陈放说道。

  “来。再抱抱你姐。”

  陈放靠上去,梁艳拦腰抱住,伏在陈放的耳边说道:“以后经常来看看你姐,啊。”那样子像一个新婚的少妇送别就要远去的丈夫。

  陈放木然的点点头。

  “走吧,。来,把这些带回去。”梁艳说着把一大块牛肉,一个猪腿递给陈放,又从一个房间里拿出两条烟,说道:“你姐不抽烟,你带回去吧,记住,以后少抽烟,对身体不好。”

  陈放说什么都不要,梁艳生气了,真的生气了。陈放没有办法,就接过。

  轻轻的打开门,梁艳往外面瞅了瞅,确定没有人,就示意陈放走。

  把东西捆到自行车上,陈放从楼道里走了出来,路过梁艳的楼下,陈放禁不住往上瞅了一眼,蒙蒙的黑暗里,陈放看见梁艳就趴在窗口,笑盈盈的向陈放摆了摆手,陈放挥了一下手,忙骑上自行车,就要出大门了,陈放回头,见那个模糊的身影仍然靠在窗前。

  大街上,人影寥落,一两个赶集卖东西的小商贩脚步匆匆的拉着板车,路过十字街,一辆长途客车停在那里,售票员不停的叫着省城的名字,再过两天就有春节了,还有人往省城里进货,生存不易,挣钱不易。

  回到家,天已经蒙蒙亮。母亲已经起来,看到陈放就说道:“你是一个有媳妇的人,一夜不回来,连一个信都没有,昨天晚上刘英很晚都没有睡觉,怕你是不是在那里喝酒喝多了,这么冷的天,醉倒在半路上怎么办?会冻坏的。”

  母亲的担心不无道理,去年就有一个年轻人喝酒喝多了,醉倒在回家的路上,接过第二天早上,赶集的人发现时,已经死了。

  “妈,你就放心吧,我喝酒有把握。”

  “昨天晚上干啥去了?”

  “做一个同学家里喝酒,喝多了,就没有回来,在同学家睡了。”陈放随口说道。在路上,陈放就想好了怎么说谎。

  “妈,看我给你买的啥?”陈放从自行车后面把东西卸下。母亲打开看了,骂道:“你个鳖子,不过了,买这么多东西,你是要败家啊!”

  “妈,大过年哩,孝敬你的,不领情,还骂人。”

  “你就知道吃,就不会买的别的东西?”母亲嗔怪道,脸上还是兴奋的喜色。

  “妈,我现在就烧水,把猪腿煮了,让陈光陈明解解馋。”

  “不能煮了,到初二你要到刘英家里走亲戚,给你丈母娘拿去。”

  “那过年就光吃牛肉?”陈放不高兴的说。

  “牛肉也不能吃,牛肉往你舅家走亲戚送去。”母亲又说。

  “牛肉有几十斤哩,不能都送去吧?”

  母亲看了看牛肉,估计除了在集会上见过这么大块的牛肉,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属于她的牛肉。然后说道:“就送一半,你爹活着的时候,是有名的老鳖一,过年没有送过肉,村里的人没有吸过他的两毛钱以上的烟。不是你舅家门份大,走亲戚村里的年轻人要好好的收拾他,我跟他丢人了十几年。”

  陈放忽然想起父亲陈三的一个外号就是一个八分钱的烟的名字,走亲戚孩子都是高高兴兴的,陈放小时候到舅舅家,老远就有人叫父亲的外号,父亲咧咧嘴,还是把八分钱的烟敬过去,有年轻人接过,闻闻用力的扔了,有人往地里抓一把雪,往父亲的脖子里塞,幼小的陈放觉得那是耻辱。

  陈放不再争辩,今年是陈放毕业的第一年,以前的春节都是冷冷清清,割几斤肉除了包饺子,所剩不多的肉煮了,母亲就不知道藏在哪里,怕陈光陈明偷吃,以留着客人来了做菜,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弄一些肉,让陈光陈明痛痛快快的敞开肚皮吃一顿。

  陈放又出了门,邻村有一个杀猪的,不知道他哪里有什么。到了哪一家,果然见院子里一口大锅正在烧水,一头大猪已经放过血,吹了气,鼓鼓的躺在院子里。一群人围着看杀猪。

  屠户的手法很利落,不一会儿,刮毛、分割就完成了。陈放就挑了衣服猪下水带了回来。

  回家后,陈放把猪下水好好的洗了几次,烧水下锅。临中午,陈光陈明起来,闻到香味,迫不及待的掀开锅,一个拿了一个猪蹄啃起来,陈明边啃边说:“大哥,你真敞亮。”

  肉汤有一股大肠味道,刘英还是切了一段大肠,浇上汤,泡了一些馒头。,连吃了两碗。一家人其乐融融。

  下午睡了一觉,确实有点累,昨天晚上折腾的有点时间长了。起来,陈放忽然想到了宋伊梅,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就到堂屋,母亲已经把肉藏了起来,耐不住陈放的仔细翻找,在一个盛粮食的缸里,他找到了那两块肉,就把牛肉一切两半,把一半有切开,用报纸包住,来到了宋伊梅家。

  宋伊梅厨房正在蒸馒头,尔梅在烧火,见陈放进来,都亲切的叫了一声:“陈放哥。”

  宋伊梅擦了擦手,把陈放让进堂屋。陈放把牛肉放下,宋伊梅说什么都不要,争执之中,陈放的手不经意的抓住了陈放的手,宋伊梅的脸“腾”地红了。

  “珊梅呢?”

  “出去玩去了。”

  “你爸妈还不回来?”

  “没有,他们写信回来了,说在那里包了地,种大枣,这两年大枣的行情很好,等挣了钱,就把俺们接过去,尔梅珊梅就在那边考大学,那边的录取分数低,她俩一定能考上好大学。”宋伊梅高兴地说。

  “哦,那就好。”陈放竟有了一丝嫉妒之心,如果自己能到那边考试,一定会考一个名牌大学。

  “嫂子好吧?”宋伊梅低声问道。

  “就那样,又不干重活。”

  一阵沉默。

  “你也该订婚了,咱同学有点结婚了,大部分都订婚了。”

  宋伊梅摇摇头,说道:“我不想,一直都不想,再说,尔梅要考大学了,珊梅就要上高中,家里没有人不行。”

  “你一个女孩家,不容易,以后家里有重活就叫我。”

  “没事,我都能干,习惯了,再说,还有嫂子,你家里的活挺多的。”

  陈放点了一支烟,吸了几口,宋伊梅低着头不说话。“我走了。”

  “我蒸的馒头就要好了,有红薯馅的,还有包的大枣,是俺爸寄来的,枣可大可甜,一会儿给你们端过去。”

  外面飘起了雪花,稀稀疏疏的,院子里的麻雀不知道是没有见过雪花,还是要在大雪来临走前好好地吃个饱,叽叽喳喳蹦蹦跳跳的觅食。

  陈放一直抽烟,宋伊梅从里间拿出了红枣核桃塞给陈放,陈放不要那么多。宋伊梅就说:“你带回家给嫂子吃,吃了核桃补脑,生个小孩聪明。”

  陈放笑笑,说:“我走了。”

  出了门,陈放回头,看见宋伊梅呆呆的站在院子里,雪花飘散在头发上,很美。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