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车一直把陈放拉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还是那个粗嗓门的警察,这次,陈放知道了他的名字,叫丁璐,一个很女性的名字。丁璐一见陈放,说道:“怎么又是你?”

  陈放莫名其妙,问道:“怎么又会是我?”

  “你小子和派出所有缘分?没事就来派出所里玩玩?”丁璐说道。

  因为有了一面之交,陈放心里较轻松,就问道:“又有什么事情?”

  “昨天你干什么去了?”

  “走亲戚去了,去丈母娘家走亲戚。”陈放不卑不亢的说道。

  “你把走亲戚的情况说一下?”

  陈放就不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丁璐对陈放从花家庄出来的情况问的很详细,陈放禁不住问道:“到底咋回事?”

  “实话给你说吧,昨天花家庄的一个老太太的盆骨骨折了,她说就是你们给她打的。”

  “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我刚才说的可句句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去调查。”陈放觉得真是莫大的冤屈。

  “我相信你,可是这件事情有麻烦,老太太的两个儿子不依不饶,一口咬定就是你们给打的。盆骨骨折,法医鉴定就是轻伤,按照刑法规定就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丁璐很无奈的说道。

  “我们没有打她,天地良心。”陈放急了,说道。

  “这样,陈放兄弟,我是你们那一片的片警,出了这样的事情,处理不好我也麻烦,我可以帮你们做做工作,刑法可以免,但是民事部分就少不了。你是清楚人,就是给老太太把病看好就行,意思你清楚,赔偿她们一些医疗费,大事化小,消失化了。你清楚吧。”丁璐说道。

  “我不清楚。”陈放梗着脖子说道。

  “你小子就是一头倔驴,吃亏的在后头。”丁璐出去了。剩下陈放在屋里,外面一个小警察一直看着他。

  天将黑了,丁璐又来到讯问室,对陈放说道:“你先回去,这件事情远没有结束,你回去好好想一想,以后我还会去找你。”

  陈放从派出所出来,春节后的小镇大街上,有零零星星的人走动,一两个醉鬼在街上胡言乱语,偶尔的一两声嚎叫,在静寂的大街不和谐的律动。

  残雪孤影,陈放觉得饿,离家还有那么远,又是步行,冷。刚刚大年初三,街上的商店都关门了,连一点吃的都找不到。走过琴姐的照相馆,二楼有微弱的亮光,琴姐睡了吗?琴姐是不是又有人了,毕竟她还那么年轻漂亮,这个春节她是怎么过的?

  陈放在照相馆的门前呆立着,像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一只黑色的大狗从面前无声的跑过,在陈放的面前停了一下,往他的脚下嗅了一下,失望的跑开了。春节了连狗都幸福的打了牙祭,嫌弃陈放的贫瘠毫无生机。

  陈放正要离开,门忽然开了,琴姐端了一盆水往外倒,看见陈放,愣了一下,说道:“你怎么在这里,进屋吧。”

  陈放就进了屋。

  “大过年的不回家在这里干什么?”

  陈放就把在派出所的事情说了。

  “你和派出所有缘啊?怎么老是摊上这样的事情。”

  陈放苦笑了一下。

  “结婚了?”琴姐问道。

  “结了。”

  “新娘子很漂亮吧?”

  “马马虎虎。”

  “不是说要给你们拍婚纱照哩,怎么没有来?”

  “拿不出手呗。”

  “婚都结了,还什么拿出手拿不出手的,改天一定来,我给你们拍婚纱照,好吗?免费。”琴姐说道。

  “就不麻烦琴姐了。”陈放红了脸,说道。

  “有媳妇的人就是不一样,赶快回家吧,媳妇该着急了。你骑我的自行车回吧,还有这么远的路。”

  “那就谢谢琴姐了。”

  陈放从屋里推出自行车,回头向琴姐一笑。说“改天把自行车送回。”

  “不用急。”琴姐犹豫了一下,又说道:“陈放,姐给你买的西装,一直没有给你,你带回去吧,本来是想让你结婚时候穿的。”

  陈放忽然想哭,就说道:“谢谢琴姐,衣服就先放这里吧。”

  “要不,你先试试。看看合不合适?”

  “不用了琴姐,我走了。”

  琴姐走上来,把陈放的棉衣扣子扣上,说道:“外面冷,不要感冒了。”

  路上,几乎没有见到一个人,远处黑乎乎的村子里不断响起爆竹声,偶尔有礼花升起,在暗夜里现出一点彩色的光,久久不息。

  回到家,见花婶在屋里坐,陈放叫了一声“妈”,陈放叫花婶习惯了,虽然结婚几个月了,但是改口还是别扭。

  见陈放回来了,一家人很高兴,陈放就简单的把在派出所的情况说了,一家人有愁眉苦脸。花婶说道,昨天陈放走后,老太太一家就把她送到了医院,一检查,盆骨骨折,这家人就报了派出所,还到花婶家里闹,要医疗费。老太太几个儿子,就一直在花婶家里,不拿钱就把麦子等值钱的东西搬走了。花婶没有办法,就来陈放家里了。

  “哥,你没有打她,根本就没有碰到她,这一家欺人太甚。要不,咱叫几个人去花家庄找这一家人理论理论,就是打架,谁怕谁?”陈光说道。

  “小孩子,不要瞎说。”母亲呵斥道。

  “难道就这样让他们把东西拉走了?花婶明天你也报派出所,让他们把东西要回来。”陈光继续说道。

  “哎,拉走就拉走吧,他们家人多势众,咱惹不起。”花婶说道。

  “要不,这几天你就在这里住,等过一段时间,这事过去了再说。”母亲说道。

  “妈,你就在这里住下吧,你回去我不放心。”刘英说道。

  花婶就在陈放家里住下了,虽然往派出所报了案。但是派出所一直没有给一个说法,就一直拖着。这样过了一个郁闷的春节。

  过了正月十五,单位里算正式上班了,陈放一直记着鬼火的话,就去往信用社找梁艳。

  在梁艳宽大的办公室里,陈放见到了梁艳,梁艳一改刚才在下属面前的严厉呆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说道:“刚过完年就想你姐了?”

  陈放脸一红,没有敢接话,他怕我们信用社的人听见。

  “有事吗?”见陈放不说话,梁艳就问道。这个娘们,不知道真的忘了还是咋的,年前许诺的事情,怎么现在就忘了?

  “我想贷点款。”陈放直接说道。

  梁艳愣了一下。少许,说道:“要贷多少?”

  “像我这样的能贷多少?”

  “像你这样的一分钱都贷不到。”梁艳笑着说。“你一没有人担保,二没有东西抵押,三你没有好的项目。”

  陈放沉默了,来的时候,陈放想凭梁艳的位置,能给他贷几十万没有问题,经这么一说,完全泄了气。

  “不过,凭我的授权,可以给你开一个新户,开新户程序很严的,一般的业务员不愿做。这样,你找人担保,找一个好的项目,我考虑给你放贷,行不行?”路以一种暧昧火热的目光盯着陈放,盯得陈放浑身发热不自在。

  “我找人担保,必须是有钱人吧?”陈放傻傻的问道。

  “最好是。”

  “胡大发怎么样?”陈放第一个想到的有钱人就是胡大发。

  “那当然好了。只要他愿意。还要选一个项目,就是你贷款要干什么?信贷员还要监督的。”

  陈放说道:“好,我回去就办。还要什么手续?”

  “要你们村里的证明。”梁艳又说。

  这时候,有人敲门。陈放就说道:“我回去就准备,我走了。”

  “好,回去吧,记着经常来看看你姐姐呀!”梁艳有点恋恋不舍。

  走在路上,陈放想找胡大发担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年前他替这个老骚狐狸背了黑锅,虽然胡大发给了自己二百元的奖励,但凭几个月对他的忠心耿耿,胡大发应该会给这个面子。找一个什么项目呢?忽然看到前面电线杆上有一个小广告,题目就是:好项目。

  陈放近前一看,是养殖土元的,厂家负责供种,技术指导,负责回收成虫,利润可观。投资三千元,年回报可达到三万元。陈放想这是一个号项目,一来自己家里有地方,二来母亲和花婶农闲时节没有什么事情,养殖有不要多大体力。有包回收,解决了销路问题。好就是这个项目了,陈放记下了上面的电话号码。

  陈放没有回家,自己就去找胡大发,胡大发不再家,胡千凤一人在家,说父亲很快就要回来。陈放就在胡大发的家里等。

  寒暄了几句,陈放就想起了年前的那个晚上,他想套一套那天的具体情况,就问道:“千凤,那天晚上,你和婶子去我家里去,很生气的样子,到底是因为啥呀?”

  “一提起那天晚上,就生气,那天下午我和我妈一起去县城,天就要黑了,本来俺妈准备叫一辆三轮车回来哩,刚好见俺爸的桑塔纳开过来,我就赶紧去拦车,谁知道车不但不停,还加油猛跑,差一点撞了我。俺妈知道俺爸的德行,就怀疑车里面有情况,肯定就是不让俺娘俩见到的人。俺爸一回家,俺妈就和他干仗,俺爸是拉的是你和一个女的,俺妈不相信,就去找你去了。”胡千凤说道,

  陈放现在真的是怀疑自己的天赋了,自己怎么就这么聪明哩,从胡大发进门就猜出了他的心事情况,陈放心里发笑。

  “你笑啥哩,陈放哥?”

  “我笑你们娘俩是一个醋坛子。”

  胡千凤不好意思的笑了。“真不好意思,那天晚上打扰你睡觉了。不知道嫂子知道不知道你的好事情。”

  “没有办法,谁让你们逼的那么很,我不得不说实话。”陈放显得很无奈的说。

  “陈放哥,你的女同学真的在市里面给领导当秘书。”

  “那还会有假?”

  “她一定漂亮吧?”胡千凤问。

  “漂亮,要不怎么给领导当秘书,一个丑八怪整天跟着领导会破坏咱们市的形象的,”

  “多漂亮?”

  “大眼睛、瓜子脸、细高个儿、皮肤白嫩。”陈放想象着牛素的模样,答道。

  “她来了,你们两个就住宾馆?”

  “不住宾馆住哪里?”

  “你们两个在宾馆里那个了吧?”胡千凤羞涩的问道。

  “哪个呀?”陈放明知故问道。

  “就是男的和女的那个呗。”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净瞎胡想。”

  “你不老实,结婚了还和女同学开宾馆,你老实说,你和你女同学那个了没有,不说我就告诉俺嫂子,肯定给你生气。”胡千凤威胁道。

  陈放装作认真考虑的样子,最后一咬牙说道:“我给你说,你不要告诉别人,谁都不能说,行不行?”

  胡千凤兴奋的说道。

  “你发誓。”

  “好,我发誓我要给别人说了就是小狗。”胡千凤坚定的说。

  “那个了。”陈放装作不好意思的说。

  “咋那个的?”这个傻妞好奇的问道。

  “就是,就是······”陈放想象着,在梦里无数遍的意淫。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