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今天不想打架,真的不想打架,连一点打架的想法都没有,他就想睡觉,好好的睡觉,他沮丧到了极点,在现实面前自尊被打倒在地。

  猪头彪上来就是一拳,陈放没有躲,光头彪拳头在陈放的腮帮上重重落下。他觉得有热乎乎的粘稠的东西从嘴角里流下。大朵的雪花飘撒在脸上,有惬意的凉,又有拳头落在腹部、大腿,陈放一直没有躲闪,只把头部紧紧的护着。

  陈放怪异的举动令猪头彪莫名其妙,说实话,如果不是喝了酒,就凭他们四个人,猪头彪还不一定敢下手,毕竟,他见过陈放的身手。几个人打累了,围着陈放谩骂。这时,一道光亮照过来,晃得几个人睁不开眼睛,猪头彪骂道:“又是那个要找死呀?”回头见一个平头男人走过来,忙叫到:“大哥,怎么是你呀?”

  “你们几个喝了一些马尿不回家睡觉,又在这里找事情?”

  “大哥,这小子几次冒犯几个弟兄,就天刚好碰见,就教训他几下。”猪头彪说道。

  “还不快滚。”

  “好,好,我们几个马上就滚。”说着,轰鸣声又起,摩托车的尾灯两点红红的光渐渐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上车吧。”平头男人说道。

  陈放看见一辆吉普车停靠在不远处,说道:“往哪里?”

  “上车就知道了。”

  既然在大街上能够救自己,肯定不会有恶意。陈放就上了车。副驾驶上坐了一个人,是个女人,看不见脸庞。

  平头男上了车,问道:“往哪里?艳姐。”前面的肯定会是梁艳了。

  “到招待所吧。”几分钟时间,车子就开到了。平头男下去开房间去了。

  “这么晚了,咋还不不回家?”梁艳问道。

  “你不是让我等你吗?”

  “傻小子,你就一直等到现在?”

  ‘不是今天的现在,三天了一直都是等到现在。’

  “是怨姐了,这几天很忙,没有想到你你一直在等我。愿姐了。走吧,今天晚上就住这里。”

  平头男交给梁艳了一张房卡,陈放就跟着梁艳一直来到了房间。“拿来吧!”梁艳说道。

  “啥?”

  “把你贷款的材料拿过来。”

  陈放慌忙的把材料递过去,梁艳看了看,说道:“你的材料缺很多东西,这样,你明天到营业部找许主任。我给你写一个条子。”

  梁艳说着,就在房间的一张稿纸上龙飞凤舞的写了几个字。然后说道:“早点休息。”就走出了房间。

  陈放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一直把梁艳送到门口。

  “你不要出来了,让别人看见不好。”梁艳说道。

  梁艳走了,房间了的暖气很好,陈放把衣服脱了,好好地洗了澡。望着穿衣镜里自己结实修长的身体,陈放忽然想梁艳了,这么冷的天,这么温暖的房间,没有个人来陪,真的浪费了今天这一晚一百元多元的房间费。陈放又想到了琴姐,琴姐的屋里冷冰冰的,小楼上面冷风环绕,她一个人不知道冷不冷?被窝能不能暖热。牛素呢?想到了牛素,陈放吓了一跳,牛素是天上的女神,陈放在被窝里不敢有淫邪的想法,如果牛素冷了,她宁愿在寒夜里抱着她的脚给她取暖,而不能有一点的邪念。她是他的神,洁净无邪、高雅美丽。

  迷迷糊糊,陈放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洗漱完毕,陈放退了房间,来到了信用社一楼的营业部。营业部的许主任是一个瘦瘦的男人,一双小眼睛,永远都是笑眯眯的。见陈放递过去梁艳的条子,越发的对陈放客气灿烂起来。说道:“你的手续很不全,不过既然梁主任说了,特事特办,你先把款办了,回头再补手续。”

  不一会儿,营业员对陈放说道:“给你一个折子或是现金。”

  “要现金。”

  从柜台里递出一摞钞票,三万。“本来,俺你的手续是贷不到款的,这是特殊处理,最大的金额就是三万了,不过如果还款及时,下一次还可以多贷款。”许主任说道。

  “谢谢,谢谢许主任。”陈放感激涕零的说道。

  怀里踹了三万块钱,陈放不敢久留,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

  到了家里,陈放从怀里掏出钱,母亲吓了一跳,说道:“你从哪里弄那么多钱?”

  “贷的款。”

  “贷款干啥?家里不缺吃喝。”

  “做生意,赚钱呀。”陈放说。

  “贷款就不要还了?还要出利息。你折腾啥哩?做生意赔了,你一辈子也还不上的。”

  “妈,看你说的,做生意就要赔吗?你不要管了。”

  陈放把钱放好,就去找鬼火,鬼火在家里睡懒觉,听说陈放贷到款了,一下子从床上翻起。“陈放你小子真有能耐。咱弟兄两个以后就有钱赚了。这两天我就出门,找到便宜货,咱就卖给胡大发,这家伙这两年不少赚我的钱,以后咱不给他打工了。”

  “鬼火哥,我贷款理由上写的是养土元的,这要是不养土元,信用社的来调查了,说咱是骗取贷款怎么办?”陈放担心的说道。

  “那就少养一些。”

  “在那里养?”陈放问道。

  “在你家里吧,你妈和你丈母娘没有事,就交给他们养,以后把土元卖了,给她们发工资。”鬼火说道,他对养土元没有多大的兴趣。

  “养土元要建池子,要买种子,还有饲料。”

  “都从这里面出钱,你们记好账就行。”

  “好吧,只是你不要以后说其他的。”陈放想以后赚了钱,你不要说三道四就行了。

  回到家,陈放就找来在电线杆上抄来的电话号码,在村里的公用电话亭打了电话,对方是一个爹声爹气的姑娘,听到要养土元,连声说马上就派技术员去,陈放报了家庭住址。

  第二天,就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男人进了家,到处看了看,就说好地方。在陈放家的西屋里垒了一个水泥池子。埋上黄土、锯末、牛粪。掺和了一下,拿出一个大瓶子,瓶子里是芝麻大的东西,把这些东西放进池子,撒上水,就算完事了。

  算了算账,花了将近五千元。

  二月二这一天,鬼火风风火火的来到陈放家里,说道:“准备一下,出门拉货。”

  “往哪里拉货?”

  “你不用管,把钱拿来就行了。”

  “拿多少?”

  “全部拿来。”

  “能行吗?”陈放有点担心是不是能够拉上货,拉了货,能不能赚到钱?关键是鬼火这家伙名如其人,有点不着调。

  “咋了?不相信你哥了,好歹你哥哥我在这个圈里混了好几年,一些厂长老板熟得很,倒腾不来一车便宜货?”鬼火有点生气的说道。

  “不是这样,鬼火哥,这几万块如果搞砸了。咱一辈子都还不上啊!”

  “真的是不相信你哥了,搞砸了有我担保哩,咱俩一根绳子上的蚂蚱,都跑不了,你就放心吧。”

  “好,我把钱给你。”陈放回到屋里,在床头下把那两万五千块拿了出来。把钱交给鬼火的时候,陈放心里慌慌的,不知道这一次赌博一样的行动结局如何。

  “我现在就走都他们的厂里去,见见厂长,给他意思意思,要不,那会有便宜货?你明天不要远去,就在胡大发家里,到时候我打电话,你就押车去拉货。”

  “好。”陈放说道。

  一直到晚上,陈放心慌意乱,心神不宁。夜里,陈放躺在床上,枕头下面没有了鼓鼓硬硬的东西,那个装钱的袋子没有了,好像失去了什么,梦里他梦到鬼火不见了,还有他的钱,鬼火好像是被人骗了,被人绑架了或者是出车祸进医院了,反正鬼火是找不到了。半夜醒来,浑身是汗,刘英的肚子越来越明显的大了,那里有他的生命的延续,不知道男女,他就要成为父亲了,为了他或者她,陈放在担心。

  早上,陈放迷迷糊糊的起来。简单的吃了一些。就到了胡大发家里。胡大发一家还在吃饭,见陈放进来,客气的让座。

  “今天怎么这么早来了?”胡大发问道。

  “过了年,在家里没有意思,就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反正在家闲的慌。”陈放说。

  “还是陈放知道操心,那像你,千龙,就知道出去跑着玩。”胡大发开始说落胡千龙。

  “陈放是有老婆的人,像我,光棍一条,不出去玩上哪里去?”胡千龙说道。

  “你有本事赶快去找一个媳妇结婚,省的再给你操心。”胡千龙的母亲说道。陈放知道,这几年给胡千龙提亲的人不少,这小子就是不愿意订婚,到处闲逛寻花问柳。一段时期,他和宋娜黏黏糊糊,两家人都有意向,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两家也是门当户对。可是自从窑厂爆炸,宋有理一家没有了音信,这一段姻缘就没有了下文。

  “前几天我见宋娜了。”陈放说道。

  “关我什么事?”胡千龙鄙睨的说道。

  胡千龙的母亲听到宋娜的名字,也脸色暗了下来,好像她就像一个瘟神一样的要躲避。

  陈放不再言语,他不知道宋娜的一家在胡家已是一个不愿提起的话题。恐怕胡千龙和宋娜再有什么瓜葛。好在胡千龙这小子是一没心没肺薄情寡义之辈。

  “老宋这家伙挣钱不要命,这下把全部家当赔进去,还要流落他乡。人啊,不能太贪心。黑心钱不能挣太多了,会招报应的。”胡大发抹抹嘴说道。

  正说话,电话铃响了,年前,胡大发家里装了电话,是县电信局拉了专线扯过来的,听说花了六千元。

  电话在房间的门后柜橱上放着,上面有丝绸的方巾盖着。

  “喂,啊,是鬼火呀,哪里?哦,那个地方有点远呀,光运费要花一千多。便宜,多少钱一吨?”胡大发走近柜橱,抓起电话,像一个将军一样的讲起话来,陈放屏声静气的听,终于等到了鬼火的音信。看来,他没有骗自己,真的就是去谈生意去了。

  “多少?一千六?有点高了,能不能少一点?最多一千五。你再同他们谈一谈,那个地方穷乡僻壤的,信息闭塞,不知道价钱已经涨了。好,我等你电话。”胡千龙继续说道。

  陈放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万一价钱谈不拢,鬼火就白跑了一趟,肯定赔钱,那自己就要赔了。

  “鬼火这小子就是鬼,跑到那个鬼地方。”胡大发说道。

  “鬼火哥就是敬业,一个人跑那么远。”陈放接茬说道。

  “千龙,你看看你,别人能出去做生意,你就会自己里玩,啥时候你和鬼火出去闯闯世面,了解了解行情,叫我省点心。”胡大发又开始说落胡千龙。

  “出去,就像一个孙子,到处受欺负,不舒服。”胡千龙嘟囔道。

  “是的,就家里舒服,以后你就在家装英雄,当好汉。”胡千龙提高了声音。

  “叔,你不要生气,千龙在家不是也能帮你的忙?这趟货远,我去就行啦。”陈放说道。

  “去那么远,要折腾三天,挣几个钱?”胡千龙说。

  “在家,你一个钱都挣不到。”

  “好了好了。你爷俩又开始了。”胡千龙母亲说道。

  胡千凤把碗筷收拾了一下,胡大发泡了一壶茶,闷闷的喝着。突然问道:“陈放,刚才你说你见到宋有理的闺女了?”

  “见了,就前几天。”

  胡大发吸了一口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宋有理这个老狐狸没有走远,说不定他哪里都没有去,就在附近。这家伙或许是有人点拨,在避避风头,有领导在罩着他,让他躲起来,逃避责任,又无法查证落实到底死了多少人,时间长了,风头一过,万事大吉。不过,宋有理的黑砖窑确实够黑的。”

  胡大发分析的有理。陈放原来也想到了,但他想不到宋有理没有逃远,就在附近躲着。

  “陈放你不是在窑厂爆炸的时候就在那里吗?当时到底是咋回事?”胡大发问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