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火车缓慢的移动了,两边是寥落贫瘠的麦田,车厢里寒冷难耐,鬼火出奇的兴奋。火车走走停停,中间差不多停了七八次,到了中午才到了县城。

  在县城里,依然摩肩接踵,熙熙攘攘。陈放包里有两万多块,怕不安全,就在信用社里存了两万五。平生第一次挣了这么多钱,一定要买点什么,算算明天就要星期天了,陈放就买了一条猪腿。在一个买针织的摊贩前,有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的丝巾,陈放先是挑了一条鲜艳的,准备给刘英。想想又买了两条颜色较深的,一条给母亲一条给花婶。买丝巾的大嫂一个劲的夸陈放帅,孝顺,女朋友一定漂亮,一定要给女朋友多买几条,陈放忽然想到了宋伊梅和琴姐,就又买了两条鲜艳的丝巾。把三条丝巾放在一起,另外两条鲜艳的就揣进了口袋里。

  叫了一辆三轮车,一直把陈放和鬼火送到村里。陈放进了家,见母亲和花婶都在西屋,那里养着土元。陈放把猪头放到案板上,母亲见了,叫到:“你疯了,陈放,这不过年不过节的,你扛回来一条猪腿干啥哩,不过日子了。”

  “妈,这次出去挣钱了,这猪腿,割下来一部分包饺子,剩下的煮了,那天陈光陈明就要回来了,让他俩开开荤。”

  花婶和刘英都进了厨房,看见陈放买了肉,嘴上说着太浪费,脸上掩不住的幸福。

  陈放从包里拿出丝巾,把鲜艳的丝巾围在刘英的脖子上,刘英兴奋得脸红彤彤的,像初恋的情人第一次接受对方的礼物。当把丝巾分别围在花婶和母亲的脖子上的时候,两个老太太高兴的合不拢嘴,说着:“这么新鲜的东西带不出去的,被人笑话,赶快给退了。”

  “卖东西的说了,概不退换,你们两个就看着办吧,要不我送给村里的婶子们。”

  “傻瓜,拿过来。”母亲说道。

  母亲和花婶忙着剁肉煮萝卜,刘英在一边帮忙。陈放就到了西屋,水泥池子湿漉漉的,一股难闻的腥臭,陈放扒开锯末,见有芝麻大小的土元已经开始爬动,按照卖土元种子人的说法,三个月后,就会有三万元的收入,陈放不相信会有那么大的利润,心里想只要有一万元的收入就行了。

  晚上,陈放把猪骨头煮了,满屋的香气,母亲几个舍不得吃肉,就有馒头泡了肉汤喝,屋里还有结婚时剩下的酒,陈放就拿出来,母亲不喝,花婶喝了几杯。或许是酒精的作用,花婶忽然伤感起来,说:“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邻居们要笑话了,明天就要回去。”

  “嫂子,你回去了,还不是净生气。和那一家的官司没有到底,家里就你一个人,俺们都不放心。再说,亲娘到闺女家住,天经地义。”母亲说道。

  “哎,家里没有个男人就是受欺负。”花婶暗自垂泪。

  陈放无语,这件事情是由他引起的,他曾经去找过白所长,白所长模棱两可,说不好办,还劝陈放把对方的医疗费付了,他做做工作,不要让那一家再往上告了,陈放气不打一处来,但又没有一点办法。

  “妈,不要回去了,这里离不开你,有一池子土元要照顾,你就当是在这里帮忙哩。”

  晚饭就在沉闷的空气里结束,陈放两天没有休息好,进屋就睡了。

  一觉醒来,鬼火慌慌张张的来到陈放家里,说道:“胡大发那老东西叫咱们去他家,可能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说出来货是咱们先买出来的。”

  “怎么会呢?打死不能说。”

  “那就好。”鬼火狡黠的笑笑。

  到了胡大发家里,平时不大抽烟的胡大发坐在沙发上一个劲的抽闷烟。见鬼火进去,把长长的烟蒂一扔,叫到:“鬼火,你小子翅膀硬了,糊弄起你叔了。”

  “咋了,叔,大清早的,你怎么发那么大的火,你侄子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啊?”鬼火一脸无辜的样子。

  “鬼火,你小子计划生育罚了个吊蛋精光,三番五次的来求我,让我给你找一天活路,这几年摸着一些门道,就来算计我了。你有一点良心没有?”

  “叔,到底咋回事?这几年你对我好,我记着你的大恩大德,你比俺亲爹都要亲。我要有一点外心,天打五雷轰。”鬼火就差一点要跪下来。

  “我问你,这一次拉货,你验货了没有?”胡大发问道。

  “验了。”

  “你验货就没有发现硬件包里都是砖头瓦块?”

  陈放脑袋一蒙,他以为鬼火先买后卖,赚取差价被胡大发知道了,原来是拉了假货。看来胡大发的损失大了。

  “啥?怎么会这样,我原来以为货便宜,想给叔多挣钱,谁知道是假货?”

  “刚才,棉纺厂里打来了电话,这一次轻者货物没收,重者终止合同,你真会害我呀!”胡大发咬牙切齿的说道。

  “叔,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这几年我一直兢兢业业的,不敢有一点差错,谁知道这一次怎么看走了眼,叔,这几年你知道,你给我了几个钱,你看着处置吧。”

  “处置你,就能挽回损失?”

  “滚吧,我马上就得去棉纺厂里处理这件事。”胡大发挥了挥手说道。

  “叔,这一次出去,俺几个可是提着脑袋去的,路上遇见了劫匪,陈放为了货物,和劫匪干上了,差一点没有了小命啊!”

  胡大发不相信的望着鬼火,又看了看陈放,显然胡千龙没有把一路上的艰险向他老爹汇报,大概他就不相信陈放真的在货车上跟劫匪干仗。

  “我从棉纺厂回来再说吧。”

  从胡大发家里出来,鬼火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胡大发以后会不会把你开除了?”陈放担心的问道。

  “不可能,现在他离不开我,我可以离开他。现在往棉纺厂里送货的又不是他一家。我随时就可以把货转手卖给别人。他笼络我还来不及哩,这几年他从我身上挣了多少钱他知道,我没有对不起他。”鬼火毫无愧色的说道。

  陈放盯着鬼火看了一阵,忽然一个念头跳出,鬼火是不是早就知道是假货。如果他早就知道,那么一千三的价格鬼火肯定不会要的,就是说,货物肯定更便宜,鬼火瞒着陈放赚的还有钱。这些货物能值多少钱一吨?一千?八百?或者更低?鬼火果然人如其名,忽明忽暗、忽东忽西,看得见抓不住?

  这是一个不能长期共事的家伙。

  过了阴历三月,陈放和鬼火给胡大发拉了差不多有三百吨货,当有一百吨的货是陈放和鬼火先把货弄出来然后卖给胡大发的,两人总共赚了一万多块钱。两人平分,陈放估计鬼火留的更多,因为货都是鬼火一手拿下来的,不过陈放很满足。养的土元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土元在母亲和花婶的照料下,个个晶莹肥满,在池子里爬来爬去,虽然中间有一次一只老鼠爬了进去,损失了一些已经长成的土元。可是再联系那个卖土元种子的人,电话却停机了,陈放很是着急,就找鬼火商量怎么办,鬼火来到陈放家里,在池子边上蹲了半天,用手抓起锯末,见里面已经有芝麻大的土元籽,就高兴的说:“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我有办法了。”

  “有啥办法?”陈放问。

  “明天带两万块钱,到市里去。”

  “干嘛?”

  “一人买一辆摩托车,要最好的。”

  “你疯了?咱虽然赚了一些钱,但除了花销,没有余下多少钱,如果提出两万,连还银行利息的钱就没有了。”陈放说道。

  “会有的,听我的没有错,要想赚钱就得扎本钱。”鬼火坚持说道。

  “好就听你的。”

  第二天,两人来到了县城,一直等到十点多,才把钱取出来,原因是一次取钱太多。取了钱,两人直奔市区,在一条繁华的街道上,有一家摩托车专卖店,两人进去,卖摩托车的是一个小伙子,在翻一本杂志,见两人进去,只把跷在椅子的脚懒洋洋的放下,并没有搭理他们。或许两人的衣着不像是买摩托车的。

  两个人直奔豪华摩托车区,见一款标价九千八的红色125摩托大气大方威武,就问那个小伙子,小伙子见两人拿了拿了一个鼓鼓的提包,有直奔豪华区,估计是遇见土豪了,就一改刚才的慵懒,殷勤的来到两人面前。

  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每辆九千六成交。把摩托车推出商店,两人有点傻眼,都不会骑摩托。卖摩托的小伙发笑,说卖了几年摩托没有见过这一对活宝,就差人买了汽油,开始教两个人骑摩托,那个是油门,哪个是离合,怎样挂挡。练习了一下午,两个人都可以慢慢的上路了。

  走在繁华的大街上,正处于下班的高峰期,自行车来来往往,陈放他们两个很是吃力,陈放又想起了牛素,牛素回家必须走这条路,不知道会不会碰见牛素,就对鬼火说道:“在这里歇一会吧,等人少了再走。”

  他们两个就把摩托车停到路边,下班的人流匆匆的流动,不时有艳羡的目光投向这里,鬼火给陈放了一支烟,两人点上,慢悠悠的吸着,鬼火说道:“以后咱们有了钱,买汽车,让城里人羡慕咱,可惜你结婚早了,要不找一个城里的妮结婚,陈放,你上学的时候谈恋爱了没有?”

  “谈狗屁的恋爱,连饭都吃不饱,谁会看上咱农村人?”

  “我不信,你小子帅,有能耐,如果没有恋爱过,就是那些女孩眼瞎,不识货。”鬼火说道。“我要有你小子的身材相貌,学校里哪个姑娘俊就找哪个姑娘,一定会上手的。”鬼火大口的吸了一口烟,仿佛回到了曾经的校园。

  “看不出鬼火哥还是这方面的高手啊?”陈放说道。

  “哥不是吹的,上高中的时候,我们学校校长的女儿,俺俩好的很,就差没有那个了。”鬼火望着城市高大的梧桐树,喃喃的说道。陈放心里想就你那一张鬼一样的脸,还校长的女儿,恐怕一个女鬼见了要躲避三舍。

  “你是不是看你哥的脸像鬼,实话告诉你,我上学的时候,一直都是第一名,要高考了,因为成分高,政审不过关,就没有录取。不过现在也挺好的,至少很自由。是吧?”

  “是的,就是考上了,有不一定怎么样,像我还不是一个无业游民。”陈放重重的把烟头扔在地上。

  “陈放,你看城里的美女就是多,过几个月,天热了,街上到处都是裙子,咱俩专门来,就在街上看美女,可以看到白白的大腿。”鬼火笑着说,露出一排黄黄的牙齿。

  城里的女人就是美,白皙的面庞,修长的腿,骑着女式自行车,骄傲的行驶在大街上,天冷了穿上鸭绒袄,露出大大大眼睛,明净的额。天热了撑一把小阳伞,小阳伞艳丽的布折射到微汗的脸上,像一个熟透的苹果。

  “陈放,快看,你看那个美女怎么样,我看了这么长时间就这个女孩有气质。”鬼火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的叫道。

  顺着鬼火的手指,陈放看到人群里有一个女孩,窈窕的身材,长长的披肩发,穿一件格子连衣裙,骑着自行车,清纯恬静的行驶在人群里。

  陈放脑袋嗡的一下,那不就是牛素吗?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