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是鬼火的手指潜意识的警觉了牛素,她无意识的往这边望了一眼。旋即瞳孔散大,惊喜的叫道;“陈放。”便慌不迭的把自行车骑了过来。

  “陈放你怎么在这里?”牛素说道。

  “哦,来这里办一点事。”陈放慌乱的说道。

  “毕业这么长时间了,一直没有见到你,走吧,我请你吃饭。”牛素仍然是那样的矜持迷人的笑靥。

  “不,不,我还要回去哩。”陈放说话有点结巴了。

  “天这么晚了,回去还有车吗?公交车好像没有了。”

  “有的,有的。”陈放不想说明他们有摩托车。今天能够见到牛素就是最大的心愿了,别的已毫无所求。

  “陈放这是你同学吧。”鬼火在一旁插嘴道。

  “哦,是,是我同学。她叫牛素。这位是我火哥。”陈放介绍道,他没有说这位是鬼火哥。

  “既然碰见了老同学,就一起吃饭呗,走吧,我请客。就在附近。”鬼火说道。

  “是火哥呀,我是陈放的同学,走吧既然火哥都说了,就一起吃饭吧。”牛素大大方方的说道。

  鬼火往四周看了看,见有一家烩面馆,说道:“就在那里吧。”鬼火说着,推着自己的摩托车往前走。

  陈放也推起他的摩托车。

  牛素惊喜的问道:“这是你的摩托车?”

  “是的,刚买的。”陈放有点骄傲的说道,在此刻,他才有了一点自信。

  “你真牛,单位买的,还是你自己买的?”牛素还是那么天真的说道。

  “自己买的。”

  “真的?”牛素瞪大眼,不相信的说道。

  说着,就来到了饭店前,牛素把自行车扎好,和陈放一起来到了饭店的一个小包间,说是小包间,其实就是一块木板隔开了一个格子,门口一块灰突突的布帘子吊着。

  打了开水。鬼火要了一个羊头肉,一个炒豆芽,一人一碗烩面。饭馆里人不多,一会儿两个菜就上来,鬼火扒拉了两口,推说里面太热,要到门口看着摩托车,就出去了。

  屋里就剩牛素他们两个,陈放一时无语。多少个夜晚,陈放就一直想什么时候能这样的面对她,可是她就在自己的面前,陈放可以清晰的看到她鼻翼的那颗小痣,长长的睫毛,明亮清澈的眼睛,白皙的脖颈。

  “在单位里还好吧?”牛素问道。

  “我没有单位了。”陈放低声说道。

  “什么意思?”牛素一时没有明白陈放的意思,笑着问道。

  “我下岗了。”

  “怎么会呢?你那么优秀。”

  “真的,上了三个月的班,在我们家的那个镇上,供销社破产了,就下岗了。”

  牛素面色黯然,很为陈放失落,又劝慰道:“没有单位,也可能是好事,你现在不是挺好吗?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为你打开一扇窗。”

  “但愿如此吧。”陈放着说道。

  “你现在干什么?”

  “倒腾一些小生意,养土鳖。”陈放说道。

  “土鳖?”生活在城市里的牛素显然不知道什么叫土鳖。

  “就是土元,学名土元。”

  “很挣钱吗?”

  “不多挣钱。”

  “看你,还是老样子,吞吞吐吐的,不爽快,我又不向你借钱,你怕啥?”牛素说道。

  “你要借钱,我想法给你。”陈放想说,你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你。

  “不要,你留着娶媳妇吧。”牛素又咯咯的笑了。

  陈放苦笑了一下,他不想说他已经结婚了。

  “你真的下岗了?”

  “就是真的。”

  “我们领导要下岗致富的典型哩,我向他推荐一下,过几天去采访你,怎么样?”

  “可别,不要让我出洋相了。”

  “别人争还争不到手里,你倒好。”

  “等以后我真的致富了你再来采访我。”

  烩面端上来了,满满的两大碗,牛素说道:“这么多,我吃不了,给你一些,。”说着,就用筷子往陈放的碗里扒拉。看着牛素认真的样子,陈放忽然想哭,这样的的情形,如果多一些,再多一些,天天如此,不就是······

  牛素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一片烩面挑进陈放的碗里,一抬头,看见陈放眼里莹莹的光亮。低声说道:“吃吧,其实,我都知道。”

  陈放不敢问你都知道什么?点上了一支烟,看着牛素慢吞吞的挑着烩面吃。静默了许久。牛素又说道:“吃吧,看到你过的很好,我替你高兴。”

  陈放不想说,什么叫过的好,大半年的时间,他几次死里逃生,多少次欲哭无泪。多少次彻夜难眠。

  “你过的好吗?”

  “就那样吧,上班下班,波澜不惊。”牛素说道。见陈放一直没有吃饭,牛素有点生气了,说:“你快吃呀,如果不吃我就走了。”

  “好,我吃。”陈放拿起筷子,扒拉了几口,勉强咽下。

  看看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陈放说道:“你赶快回去吧,晚了,家里人该挂念了。”

  “那好吧,以后到市里来,到市委去找我呀!”

  “好。”

  “那就再见。”牛素站起身,向陈放优雅的伸出手,陈放轻轻的握了一下,温暖柔滑。

  走出屋子,鬼火在外面抽烟,见到二人出来:说道“吃好了没有,妹子。”

  “吃好了,火哥。谢谢你们。下次我请客呀。”

  “好好,以后到我们县里,要联系我们呀。”

  “好,一定。我刚才还说去采访你们,陈放不让。”牛素认真的说道。

  “好,我欢迎。哦,对了,妹子,你看,我们两个新买了摩托车,你在交警队有熟人没有,帮我们挑两个好牌子。”鬼火这家伙是自来熟,第一次见面就求人帮忙。

  “我问问,应该可以,你们啥时候来找我就行啦。”

  “好的,那就先谢谢你了。”

  牛素走了,依然那么优雅的消失在昏黄的路灯的光影里。陈放好久的站着,一支香烟几乎燃烧到了手指。

  “陈放,该回去了。”鬼火大声的说道。

  “啊,回去,回去。”陈放忙不迭的回答道。

  鬼火诡笑了一下,说道:“怎么,舍不得她走了,那就去追呀,可惜你是有妇之夫了。命运作弄人啊,认命吧,兄弟。”

  “你说啥哩。鬼火。”陈放连哥都不叫了。

  “其实,我看你两个很般配的,在学校肯定那个了吧?”

  “你不要胡说。”陈放有点失态的说道。

  “看看,我没有说其他啊,你急啥哩?”

  陈放意识到失态,不再说话。就跨上摩托车一路狂奔,好在路上已经没有了那么多行人。到了家,已经半夜,陈放把摩托车放好就回屋里睡了。

  一大早,鬼火就叫陈放,陈放迷迷糊糊的起来。问道:“这么早就起床干嘛?”

  “卖土鳖虫啊!”鬼火说道。

  “往哪里去卖?”

  “县医药公司。”

  “他们会要吗?”

  “会的。赶快把土鳖虫弄了。”

  陈放就让母亲,花婶刘英一起用筛子把锯末土筛了,把土鳖虫的成虫检出来,倒进开水烫死。晾干,就和鬼火一起骑摩托车到县城,一路上,不少人围观两人,毕竟,在乡下,见一辆摩托车就是稀罕,一起见两辆新摩托车更是稀奇。有认识鬼火的人不断打招呼,鬼火笑嘻嘻的回应。

  “干啥哩?鬼火。”

  “进城卖土鳖虫。”

  “啥时候买摩托车了?”

  “刚买的。”

  鬼火不断的应着。

  一路走来,鬼火就像在做广告,都知道两个人到城里卖土鳖虫了。

  到了医药公司,一问,两人的心凉了半截,医药公司不要土鳖虫。这可怎么办?一筹莫展之际,见医药公司门口一个带红袖标的老头引起了鬼火的注意,鬼火走进前。掏出一包烟,就摆在老头的面前抽。几番攀谈,知道老头是这里的门卫,在这里几年了。

  鬼火就把自己的土鳖虫让老头看,问他能不能想办法把它卖了?

  “我试试吧,我的侄子是这里的副经理,这看门的差事就是他介绍的。”老头说道。

  老头上了楼,不一会儿下来,说道:“如果收购,五块钱一斤。”陈放算算,当初买土元的时候,说是以后能卖三十多一斤,五块钱一斤,本钱都收不回。更不要说几个月的食料功夫钱了。

  陈放犹豫。鬼火却爽快的答应了。

  土元共卖了一百五十多元,鬼火大方的抽出两张交给老头,说是感谢费。老头有点受宠若惊,推辞了两下,就高兴的把钱装了起来。

  鬼火有递上一支烟,说道:“大爷,给你商量一件事,不难,不知道大爷愿意不愿意?”

  见鬼火如此大方,大爷说道:“你说吧大兄弟,只要能办的,尽管说。”

  “是这样,您能不能到我们那里去收土元,就在白庙乡附近去收。”

  “你们那里土鳖虫很多吗?”大爷不解的问道。

  “不多,可以说除了我们两个就没有第二个人养。”鬼火说。

  “那不是白费功夫,闲磨哩?”

  “不是闲磨,你去一次我给你三十元钱,怎么样?”

  “你这孩子不是耍你大爷哩吧?”老头不高兴的说。

  “钱不是白给的,一是来往的路费钱,而是你得说,收土元,别人要问,多少钱一斤,你就说三十八一斤。”

  “你不是让我骗人哩,那万一有人卖土元怎么办?”

  “你就收啊,就照三十八一斤收,放心,不会有别人卖的,就东拐俺们一家,第一次去,就当咱们不认识,如果有其他人在场,就按三十八一斤收,钱我会给你的。当然,可以按土元的成色价钱上下有浮动。”鬼火叫到道。

  老头不解的看着两人,在沉思。

  “你不一定要天天下乡收购,隔三差五的就行。或者让你的孩子去也行,但是,不能对外说咱们之间的约定,包括你的副经理侄子,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要很长时间,就个半月就行。”

  老头仔细算算,在这里看大门一个月才一百多块,下乡跑几趟就能挣几百,终于说道:“行。”

  鬼火笑了,有从兜里掏出几张票子,说道:“先付你两天的费用。”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