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上电视的消息不胫而走,而且是关于他们都很关心的土元的事情。村里一些人家已经有了电视,很多村民没有吃饭就围坐在电视机前等待十二点半的本市新闻。母亲和花婶、刘英更加迫切等待。

  一直到将近十二点五十,在市领导的活动报道以后,才见陈放的镜头,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村里人好一番兴奋,有的在电视上见到了自己,纷纷议论哪个人的形象好坏。陈放的镜头不多,几乎没有说话,令村民们有点失望。陈放一直在看电视,不过他不是在看自己,他是在看牛素,牛素走了,他心里一直空落落的,一直在回忆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尽管牛素很失望甚至落寞的走了,至少,陈放知道牛素心里是有自己的,

  “你和那个女的认识。”刘英说道。

  看完电视,刘英忽然低声的说道。陈放愣了一下,他不得不佩服女人的敏感,不知道她从哪里看出了陈放和牛素的不一般关系,是在昨天还是在电视上,陈放一一的回想他和牛素在那短短的相处的时光,不应该是在昨天,就是电视上,电视上有一个很微妙的镜头,就是牛素在胡同里轻轻的掐了一下自己,这个细微的动作,陈放几乎就要忘了,刘英却在电视的瞬间看到了,女人与女人之间天生就是天敌。

  陈放苦笑了一下,说道:“你太抬举我了,人家是市里的领导。”

  “她就是你和开宾馆的那个女的?”刘英的眼里有犀利的目光,这么多年,自从和父亲第一次往花婶家里见到刘英,她一直就是低眉顺眼的,今天却冷眉竖目的盯着自己。是渐渐隆起的腹部给了她勇气和力量?

  陈放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正想发怒。忽然想到那天胡大发的老婆来,自己就明明承认开了宾馆约会女同学,尽管当时他是胡编或者意淫,但那是他亲口讲的,就把火气压了,闷闷的点了一支烟。

  “其实你们挺般配的,可惜你没有那个福分。”刘英揶揄的说道,不等陈放反应,就起身走了,陈放想发火,又无从发起,就咽了口唾沫,不再说话。

  天越来越热,布谷鸟的叫声在黎明的天空格外的清澈浑圆,一种春的冲动。大街小巷里弥漫着牛屎味的暖烘烘的亢奋,每一家的厨房牛棚里黑黝黝亮晶晶的土元茁壮成长,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的昼夜不停的窸窸窣窣的啃食牛粪麦麸,面对喜气洋洋充满幻想的村民,陈放的担心越来越重,越来越重的负罪感使他寝食难安。这讨厌的土鳖虫,像蚂蚁一样的啃食着陈放的脑髓,头痛欲裂。

  夜越来越短,渐渐的闷热与烦躁使陈放常常彻夜不眠,他忽然想起了在窑厂里的经历,虽然短暂,但那里有太多的迷,就连自己是怎么逃出那朵开花的轮窑都不清楚,他又想起了丁大憨,丁大憨那黧黑的脸和永远洗不净的眼屎,越想越不能入眠,索性陈放就起床。刘英迷迷糊糊的问道:“三更半夜,你去哪里?”

  “去办一件急事,你不要管了。”陈放说道。几个月来,刘英已经习惯了他的匆匆来、匆匆去,边不再多问,翻了一个身,有昏昏睡去。

  陈放骑了摩托,一路直奔窑厂的位置。

  夜行就是快,路上没有一个人,陈放把油门加到最大,追逐着摩托车灯光劈开的道路,不一会就到了窑厂的地方,窑厂经过整理,形成一个大大的扁平的坑,五月了,里面杂草丛生,草棵里不断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是老鼠或者其他夜行的动物,几丛稍高一些的蒿草像黑夜里大便的男人,耷拉着脑袋,愉快又痛苦的宣泄着,这里面真的有几个男人啊!

  陈放一直抽烟,试图解开那个雨夜的谜团,越想越迷惑。东方有了鱼肚白,一抹红霞悬在天边,在红霞垂落的地方,是一个小山包一样的高岗,高岗上的那棵苦楝树依稀可见,这里的秘密或许只有这棵苦楝树能够看得见,但它又无语。苦楝树下面就是那排越来越破旧的房子,房子的主人还是那个丁大憨?如果丁大憨在那些夜里站在那棵苦楝树下,那他一定看到了什么,一定。

  陈放步行往那个目标接近,终于到了上面,迎面是一条大黄狗挡住了去路,幽幽的眼睛盯着陈放,却没有初次见到陌生人那样的凶恶或故作凶恶,像看到多日不见的主人,在细细的甄别,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虎,回来。”一个已经苍老的声音叫到。大黄狗闻声掉头走了。

  “你怎么又来了?”丁大憨从屋里出来。蓬乱的头发,肮脏的胡须,浑浊的眼睛。

  “睡不着,来看看你。”陈放说话显得客气了,不像以前那样的随便无理。

  “我有什么好看的?又老又丑。”说着,露出焦黄的牙齿笑了。

  陈放掏出烟,递给丁大憨一支,拿打火机给他点上。自己也点了一支。

  “好烟。”丁大憨大口的吸了一下,说道。

  “你这上面好凉快啊。”陈放不是讥讽,站在黄土岗上,晨风吹起,凉凉的,身上要起鸡皮疙瘩。

  “凉快,真的凉快。”丁大憨随口应道。

  “这上面视线好啊,快看到县城了。”

  “不是快看到,是能看到。”丁大憨纠正道。

  陈放仔细看,果然能够看到县城方向的楼房,楼房上面一个尖尖的塔,那是县城里一个一千多年的古塔,是县城的标志。

  “窑厂里的一切你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当然。”

  “窑厂开花的那天晚上你一定看到了吧?”陈放直接问道。

  “窑厂会开花吗?没有听说过。”

  “我是认真的,窑厂爆炸的那一天你一定看到了什么。”

  “不止一个个问过我一样的问题。窑厂怎么会开花哩?”丁大憨咧着嘴,憨憨的笑。

  看来丁大憨不愿意说什么,再问已经没有必要。丁大憨的脑袋里一定深藏着秘密。他外表憨,内心清澈如镜。

  “你该换一个地方住了,这地方太简陋。”陈放想套套近乎。

  “没有比这个地方更惬意的地方了。美丽的地方越来越少了。”

  “美丽的地方越来越多,城市和农村越来越美。”

  “不,那些地方正在聚集邪恶。你不懂的。”

  陈放无语,他不知道丁大憨的脑袋里想些什么。

  陈放把兜里的一包烟放下,说道:“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

  陈放走了,东方的太阳霸气的扫描这大地,黑暗无处躲藏。

  “记住,跟着信念走,不要走偏了。会有代价的。”丁大憨在后面说道。

  鬼火这几天兴高采烈,趾高气扬,骑着摩托车在村子里乱窜,美其名曰,土元养殖辅导员。转了几天,胡大发那里有生意,陈放就随货车出去拉货,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最近胡大发的生意不是很好,渐渐的做同样生意的人原来越多,胡大发的利润空间压缩,越来越精打细算,鬼火钻空子的机会不多了,每一次的结账计重越来越细。鬼火的热情降低,加之卖土元赚了钱,就不屑去拉货了。

  陈放拉货回来,确切的讲是拉货后又送货后回来,天已经大亮,陈放迷迷糊糊的到了村里,看见家门口的胡同里停了一辆就吉普车,陈放的第一反应就是土元的事情发了,派出所的来找上门了,忐忑的进了家,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面皮白净的男孩在院子里坐着。陈放进家,男孩反客为主的问道:“你就是陈放吧?”

  “是啊,你是?”陈放问道。

  “你不要管我是谁了,赶快收拾一下,打扮利落点,赶快走。好事。”男孩慌不迭的说道。

  既然是好事,陈放就洗了脸,进屋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同母亲告别,陈放就进了吉普车。上了车,男孩说道:“我是团县委的,副书记,姓丁。你可急死我了,告诉你,今天是你的好日子,你被评为全市五四青年标兵,今天就颁奖,全县就你一个人获得这样的荣誉,县领导都很重视你的事迹呀!我们团委也是极力推荐。”小丁书记一番焦急但不失沉稳的说着,果然就是县里重要部门的,言谈举止就是不一样。

  陈放心里抖的一沉,能被评为青年标兵,除了牛素的的极力运作外,恐怕就是当前如火如荼的养土元活动,怕啥来啥,躲都躲不掉。“我能不能不去?或者换一个人去?”陈放说道;

  “简直开玩笑?你说不去就不去?你说换人就换人?为什么不去?”小丁书记一连串的问道。

  陈放无言以对,就憨憨的说道:“我觉得做的不好,不是宣传的那样。”

  “县里广播了你的事迹,市里电视台播了,还会有假?你是谦虚过度。”小丁书记几乎就是呵斥陈放了。

  陈放不再说什么,吉普车一路颠簸,很快上了较为平坦的国道,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陈放慢慢的就睡着了。

  被小丁书记推腥后,陈放抬头,见是到了气派的市宾馆,威严肃穆的大院,白玉兰怒放着,暗香扑鼻。“到了,快醒醒。”

  陈放随着小丁书记步履匆匆的进到大礼堂,会议已经开始,一个梳大背头的中年男人洪亮的声音在回响。陈放直接被拉进了礼堂主席台的一侧,几个漂亮的服务员在里面,小丁书记和一个领导模样的人交谈了几句。那领导严厉批评,好像要取消陈放的荣誉称号,小丁书记忙不迭的检讨。

  陈放想取消了正好。外面进来一个人,是牛素,牛素一袭套裙,气质高雅,在几个漂亮的女服务员里也是鹤立鸡群。

  “你们怎么才来?”牛素一脸严肃,冷冰冰的。

  “牛科长,这个小陈外出做业务,刚进家就被我拉来了,实在抱歉。他的事迹很感人,可不能把名额取消了啊,俺县就这一个名额。”小丁书记像要哭了。

  牛素到那个领导模样的男人面前耳语了几句。回头说道:“快点,给他披上绶带。”

  女服务员慌忙的来到陈放面前。把大红绶带给陈放披上,用别针卡好。

  “赶快到第一排坐好。”那个领导说道。

  陈放就准备出门。“回来。”牛素说道。

  陈放站住,牛素来到面前,伸手拉了一下绶带,又把陈放的衣领整理了一下,说道:“跟我来。”

  陈放随牛素来到会议室,牛素把第一排的一个椅子挪了一下,示意陈放坐下。

  第一排坐了十几个人,都身披绶带,都是受表彰的人。陈放刚坐下,主持人就宣布会议进行第三项:颁奖。

  刚才的那群女服务员一溜排开,面带职业性的微笑,手捧奖杯,鱼贯进入会场,陈放只看到一条条白皙的结实小腿在脸前飘过。

  白皙的小腿飘来又飘去,陈放随着身披绶带的人走上主席台,从一个白胖的领导手里接过奖杯,握了一下领导肥厚软绵绵的手,陈放转过身来面向参会人员,镁光灯咔咔的闪,记者忙活了一阵,陈放等走下主席台。

  接下来领导讲的什么,陈放一句都没有听清,一会儿是乱爬的土鳖虫,一会儿是牛素冰冷严肃的脸。一会儿会议结束了,小丁书记跑过来说道:“把东西放到车上,一会儿吃饭,领导还要敬酒。”

  把绶带、奖杯放进吉普车。陈放和小丁书记进了二楼的一个大房间,房间里铺了毛绒绒的地毯,踩上去软绵绵的,屋里几张大圆桌,上面已经摆上了几道凉菜,陈放被引领到一张座前坐下。

  陈放又瞅见了牛素,牛素忙前忙后,不断的引领着不同的人到不同的桌子前坐下。酒席开始了,一群女服务员不停的倒水倒酒换碟子,弄得陈放都不好意思吃饭。

  喝了几杯,一群人簇拥着一个矮胖的男人进来,矮胖男人手里拿了一个大酒杯.。牛素介绍道:“刘书记来给大家敬酒了。”

  一群人慌忙站起,刘书记一一给大家碰杯,轮到给陈放敬酒,刘书记问道:“小伙子很年轻就获得了这样的荣誉,以后前途无量,前途无量。”

  牛素介绍:“他叫陈放,大学毕业主动回家务农,带领群众养土元致富,向家乡学校捐款一万元,听说来领奖还不愿意来,记者采访不愿说自己的事迹。”

  “哦,这个荣誉很珍贵呀,有人钻窟窿打洞想要,拖关系都找到我这里,我就是不给,怎么,说说为什么不愿意来领奖?”刘书记和蔼可亲,笑容可掬的问道。

  采访不敢说实情,就说道:“我没有做多大事情,都是应该做的。”

  “好,讲得好,你们宣传部和团委选人选的好,这就是标兵,做了好事不想要宣传,风格高尚,以后你们要好好的宣传这样的典型,多发掘这样的典型,让这样的典型在全市开花结果。”

  刘书记讲完,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刘书记轻轻的同自己碰了一下酒杯,说道:“祝你以后在致富的道路上越走越宽广,来,干杯。”

  刘书记轻轻的抿了一下酒。陈放无比激动,市委书记亲自给自己敬酒,受宠若惊,就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一群人又往其他的座位上敬酒去了。

  牛素回头,轻声的说道:“别喝多了,出丑。”

  接下来又有领导敬酒,陈放学领导的样子轻轻的抿着。热菜很丰盛,几杯酒下肚,陈放真的觉得自己就是标兵了,有点昏昏然飘飘然。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