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乡村又多了一个传说,陈放被接到省里,省长接见了他,鼓励继续养土元。走到街上,看到的是乡邻们羡慕热情的目光,就连一向好骂玩的陈思远也毕恭毕敬的,不敢乱开陈放的玩笑,老实木讷的宋安民见面咧嘴一笑。嫂子们更是投来火辣辣的目光,这目光陈放以前经常见到,尤其是结婚以后,或许是结婚那天胡千龙把他的裤子脱了,嫂子们见到了他硕大的命根的缘故。

  听说村里要选举了,选举产生村主任,宋有理不知所踪,村主任一直空缺,东拐村比其他村显得尤其热闹,很多人跃跃欲试,争相报名,先是进行候选人选举。候选人的争夺已是狼烟四起,就连陈思远和货叔都报了名。

  夜晚不再平静,村口的小食堂天天爆满,不断有人请客吃饭,就连一向吝啬狡猾的鬼火也诚恳实在了许多,见人就敬烟,还请了几次客。家家户户的门不再早早的关上,有人来了,腰里夹一件方便面,来人前脚刚走,又有人来了,手里提一件火腿肠,将客人送到门口,连声说着;放心吧,没有问题。

  陈放不关心这些事情,每天晚上就早早的睡觉,倒是母亲收了几件方便面。这天晚上,鬼火突然来到了陈放家,骑了一辆破自行车,没有平时耀武扬威的骑摩托,显得神神秘秘。陈放给他倒上茶水,他知道鬼火深夜造访一定有事,果然,鬼火抿了一口茶,摆开彻夜长谈的架势。

  “兄弟,这次村里换届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

  “就是,你才二十出头,还是一个孩子哩。”鬼火说着呲呲笑了。

  “我儿子有葫芦那么大了,还会是小孩。”陈放也笑笑,说道。

  “你小子会弄事。家伙好,”鬼火更加放肆的笑了。

  “嫂子想试试?”陈放回敬道。

  “不开玩笑了,陈放兄弟,你看你哥三十多了,在村里大小是个人物,尤其是养土元以来,报纸上有名,电视上有影,算是小有名气,这个时候不努力争取一下,对不起全村老少爷们。”鬼火说道。

  “村里合适的人不多,不过我听说胡大发已经开始争取了,他的实力你争不过啊!”陈放说道。

  “胡大发的事情好说,我今天来就是想听一下你的意见。你从出道就是跟着我出来的,虽然现在你得了一个什么奖,听说省长都接见了,可你不能忘本啊!哥当了村主任,绝对要比宋有理干的好,宋有理是什么东西,这些年别人不知道,你哥我清清楚楚,打你父亲开始,他就不少作闹你家,你爹出去赶猪,挣个钱先有他的一份,这家伙狼心狗肺,窑厂爆炸是报应。村里人都这样说。”鬼火愤愤不平道。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提起宋有理陈放又想起小时候父亲下跪的那一幕。想起夕阳西下,田间小路上,父子二人跟在狼猪后面,阳光将两人的影子拉的长长的,插入绿油油或光秃秃的田野,这是温馨的。遇见有村民在田间劳作,无数的人会取笑他们,有的还会上前照父亲的头上狠狠的捋几下,父亲不生气,嘿嘿的笑着,这时候,愤懑与屈辱就进入他幼小的心灵。父亲去了,被他比儿子还要亲的狼猪拱翻在地,一头栽死了。陈放吸了一口烟,把辛酸的过去咽了下去。

  “过去的就过去了,不要再想他了,伤心没有用。所以,兄弟,咱要在人前争口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轮到咱弟兄出人头地了,我都想好了,你支持我当村主任,我提名你当村委委员。咱俩拧成一股绳,以后咱东拐村就是咱弟兄的天下。”

  “什么天下不天下的,有什么意思吗?”陈放不屑的说道。

  “兄弟,你就不懂了,到底是涉世未深,我当了村主任,以后村里的大小事情就是咱说了算,都得抬举,人不就是活一口气吗?再说了,当了村主任,信息灵通,做生意路子多。真有什么闪失,离领导近,领导会照顾,你说现在做个生意,谁不偷漏税、造点假货,这种事情,说大可大,说小就小。弄好了发财,弄不好进监狱。宋有理前几年为什么发财,还不是有乡里的领导罩着,承包了窑厂,上下打点没有什么事情。谁不知道他办的是黑窑厂?这次窑厂爆炸,是真的盖不住了,但是绝对有大人物在后面支招,要不他能跑掉了?躲过这一阵,说不定宋有理在哪个地方又牛逼轰轰的出来了,还是一个大老板。”鬼火意味深长的说道。

  陈放以前打心眼里不很瞧得起他,今天听鬼火这么一说,这家伙真的有一套自己的算盘,鬼火的绰号不是浪得虚名。

  见陈放不说话,鬼火有点急了,说道:“陈放,你明确表一下态,到底支持你们哥竞选村主任不支持?”

  鬼火的逼问,陈放知道不好意思回答。实事求是的讲,陈放真的不希望鬼火能够当村主任,这家伙的心术不正,故弄玄虚,甚至坑蒙拐骗。他当了村主任,以后村里的风气正不了。就说道:“养土元的事情咱俩清楚,现在村里包括附近村里养土元的人多了,这些土元不是小数量,马上都长成了,你准备怎么办?”

  “啥我准备怎么办?养土元是他们自觉自愿,我又没有强迫,那时候有人托关系走后门来买土元种,现在它们长大了就卖吧,管我什么事?”鬼火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

  “养土元是你忽悠起来的,现在长大了,你叫他们往哪里去卖?医药公司收购价你不知道?你会让他们赔的倾家荡产的。”陈放说道。

  “兄弟你就是涉世未深,我没有同他们签协议,会赖上我?我比那个骗你养土元的家伙好多了,他给你签了协议,你养成了,那家伙又不见了。别忘啦,我演的这一出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把你的土元卖出去?要不你的几千块就打了水漂,还不算你老娘丈母娘媳妇几个月的功夫钱。”

  鬼火说道没错,如果不是鬼火故意把土元价钱炒高,陈放知道要赔几千块,那可是家里几年的收入啊,从这方面讲,陈放知道应该好好感谢他。不过那么多养着的土元怎么办呢?就说道:“鬼火哥,你真的当了村主任,要想办法把这些土元卖出去,不能让爷们乡邻受损失太大了。”

  “好说,陈放你小子挺有同情心,记住无毒不丈夫,想成大事,你小子的菩萨心肠会害了你,但是,土元的事情我会尽力处理。这是一万块钱,你帮我拉拉票,请爷们吃吃饭,不吃饭也行,在爷们场里多多推举一下,还别说,你小子在爷们场里有威信了,老少爷们都夸你。”鬼火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拍在桌子上。

  陈放说什么不要,鬼火急了,说道:“实话告诉你,这钱你尽管收着,咱一块出去拉货,我比你分得多,卖土元也比你赚的多,这钱是我补你的分成。”

  鬼火把这话都说了,陈放不好意思不收。其实陈放知道,依鬼火的为人,肯定会暗地里多漏钱,陈放不想与他多计较罢了,毕竟鬼火把他带出来了。心想不要白不要,就推了两下把钱留下来了。

  候选人的产生先要村民选举,村里先是发公告,发了一二三号公告,选民登记,确定选举日期等等。

  一个雨后初晴的上午,星期天,乡里来人了。在学校的操场里,一大早,学校的广播里就不断的播放着选举的有关事情,有三三两两的人进了学校操场,多是一些妇女小孩,毕竟村里公开选举当家人,开天辟地还是第一次,她们多是抱着看热闹的心里来的,当然有人接了别人的礼物,就要兑现,唯恐来晚了,拿不到选票。

  姗姗来迟的是村里的男人们,他们心里有杆秤,选谁不选谁,心里有数,到了操场,不像女人们赶大集一样的兴奋喧闹,叽叽喳喳,东家长李家短。男人们不停地吸烟,当然有跃跃欲试者不断往人群里扔烟卷。

  陈放站在人群后面,毕竟,村民直接参与换届选举,是一件新鲜事,陈放想来看看。宋南海看见陈放,就叫到:“陈放你报名了没有?”

  陈放摆摆手。

  “陈放你应该报名,你给学校捐款,养土鳖虫,省长都接见,为啥不报名?你报名,我支持你。大家说是不是。”宋南海大声的说道。

  宋南海一吆喝,有很多人都回头看陈放。有一起长大的发小附和道:“陈放你报名,俺们都选你。”

  人群里的一个娘们说道:“他,小鸡巴孩太嫩了。”

  这话被宋南海听到了,高声叫到:“小娘们,你没有见过陈放的鸡巴吧?掏出来吓死你,你男人出去打工了,陈放捎带一下,让你三天起不了床。”

  人群一阵哄笑,有嫂子们大概想起陈放结婚那天见到的大家伙,不自觉的脸红了。

  外面响起了桑塔纳的声音,是胡大发来了。随同胡大发一起进来的还有王怀根,就是以前的那个计生办主任,这家伙那天和陈放一起送救灾物资,没有被淹死,经过自己的一番包装,俨然成了一个抗洪救灾的英雄,不久又被重用,现在是东拐村这一片的区长,随同来的还有原来的通讯员刘宝,刘宝现在包村,就包东拐村。

  王怀根和刘宝径直上了主席台,主席台就是几张课桌拼起的,王怀根坐定,拍了拍麦克风,喂喂了两声,向胡大发挥手示意他上台,胡大发推辞了一下,就上了主席台,在王怀根的身边坐下,俨然就是东拐村新的当家人。

  “喂喂喂,东拐村的老少爷们,今天是咱们村里的一件大事,开天辟地的大事,现在,,按照上级的安排部署,充分发扬民主,体现村民意志,我们要选举我们自己的当家人,这个,前几号公告大家都看到了,选民榜大家也看了,凡是十八岁以上的公民都有选举权,都有自己神圣的一票,希望全体村民都能实事求是,选出自己信赖的人,能为群众办事的人,愿意为群众办事的人,正直的人,廉洁的人。今天的选举有这么几项议程,一是宣布监票人名单、计票人名单,大家没有意见,就由候选人上台演讲,宣布竞选纲领,就是当选以后为群众办什么事情,然后就分发选票,大家就根据平时的表现,以及施政方略投票。大家有什么意见没有?”

  王怀根环视了一下会场,见没有人反对,好像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没有意见,现在选举开始。进行第一项议程,有请候选人上台演讲。请陈思远上台演讲。”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