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远像一个小丑一样的上台,上前扶了一下麦克风。“喂喂,东拐村的老少爷们,今天东拐村艳阳高照,东风吹,红旗飘。咱爷们今天有话唠。以前宋有理一手遮天,群众敢怒不敢言,他宋有理开黑窑厂赚昧心钱,苍天有眼,红光一闪,窑厂上了天,报应啊,报应。想当年,宋有理当生产队长,群众们早早起来干活,一年分的粮食不到半年就吃完,他宋有理家里个个红光满面,为什么,就是贪污的粮食,他老婆白胖,他闺女水灵灵的,就是昧心食吃的。”

  陈思远滔滔不绝,把演讲变成了控诉。“那一年,我和宋安民到地里,看到一棵桐树倒了,就和宋安民一起把它扛了回来,想着不能让宋有理卖了换白面吃,谁知道宋有理发现了,硬说俺俩偷盗,挨批斗不说,还罚了俺们一百斤红薯干。宋有理······”

  下面的群众开始窃笑,有人吆喝道:“陈思远,你说说你和宋安民是咋把树扛回家的。”

  人群开始哄笑,陈思远脸皮厚,继续他的施政演说:“大伙选我一票,我当了村主任,把全村的公粮全部取消。”

  坐在主席台上的王怀根敲了敲桌子,说道:“公粮不是谁说取消就取消的,你这家伙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今年全国的公粮都取消了,不是你的政绩。”

  台下哄堂大笑。“这说明上级与我的想法一致。”陈思远辩解道。

  “你还有什么想法?”王怀根问道。

  “我把街里的路修一修。”陈思远说。

  “你拿什么修路?”

  陈思远词穷,说道:“反正我当了村主任,不拿群众一根针,不吸群众一支烟。”

  “那么粗的一棵大桐树你都能扛回家,何况一根针。下去吧。”王怀根说道。

  陈思远咧着嘴跳下了主席台。

  接下来,又上去了两个小伙子,还没有说几句话就被嘲笑着下了主席台,轮到鬼火了,鬼火今天特别的理了发,发胶把头发抿的牛舔一般,黑皮鞋锃亮,西裤白衬衣。看来鬼火这家伙是做了充分准备,志在必得,成竹在胸。

  鬼火上了主席台,先毕恭毕敬的对着王怀根一个深鞠躬,胡大发鄙睨的一瞥,像看见了一只苍蝇一样,鬼火不理会又回头对群众深深的一躬。扶了扶话筒。说道:“本人陈红兵,外号鬼火。”台下一阵哄笑,别说鬼火的大名真的没有几个人真的,就连陈放也要好好的想一想。

  等大家笑了一阵,鬼火又一本正经的说道:“本人高中毕业,三十有余,自幼生长在白庙乡东拐村,天资聪颖,自小学以来,一直是班里的三好学生,高中时节,种种原因,与大学无缘,既回乡务农,勤于耕作,精于农事,粮食年年高产。上级的政策英明,改革开放,本人响应号召,奔走乡里,穿梭都市,积累了经验,丰富了人生,同厂长经理吃过饭,和县长市长喝过酒,做过棉花生意,帮农民解决卖棉难问题,养过土元,就是土鳖虫,带领群众发家致富,致富不忘乡邻,给学校捐过款,上过电视,登过报纸。群众无不夸赞。今天上级的政策好,发扬民主,咱自己的事情自己办。所以今天我有幸站在这里说一说我的打算,不对的地方大家多提意见。”

  鬼火的一番表演,还真的迷住了一部分群众,鬼火这家伙虽然难得实话,但他的开场白句句实话,毕竟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老实本分的村民还是佩服的,尤其是这些日子养土元,给学校捐款,使他的名声大为提高。看来,除了胡大发无人可以和他竞争了。

  鬼火清了清嗓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这里一部靠山二部靠海,一马平川,不是麦子就是玉米棉花,怎样才能富起来?我走了很多地方,咱们这里年轻人多,为什么非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打工,咱自己办了厂,让年轻人在自己家门口打工,咱们这里棉花多,就办一个棉纺厂,年轻人到厂里打工了,年龄大的干什么?已经有了答案,就是样土元啊!养土元门槛低,老少皆宜,利润高,过不了多久大家就会见到可观的经济效益。”

  鬼火的演讲渐入佳境,一部分人真的被他迷住了,静静的听他胡扯。只有陈放知道土元的情况,不提养土元陈放对鬼火还另眼看待,提到土元陈放就知道了鬼火就是鬼火,满嘴跑火车。

  “大家如果相信我,就投出你们神圣的一票,我陈红兵谢谢了。”鬼火说着,向群众一个抱拳,样子很感人。“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再捐出一万元,给学校建一个标准化的操场,让孩子们学习好,身体好。谢谢大家,谢谢大家。”鬼火深深的一个鞠躬,走下主席台,有掌声响起。

  胡大发的脸色有点尴尬,他想不到志在必得的村主任会杀出一个鬼火,而且鬼火有备而来,演讲很有煽动性。就连台上的王怀根在鬼火演讲的时候都不断的偷偷瞟了两眼胡大发。

  “下面,是演讲的最后一位,也是群众最期待的一位,他就是我县有名的企业家,著名的致富带头人,胡大发胡厂长,有请。”

  胡大发从主席台上站了起来,挺着已经发福的肚子,走近麦克风,样子就像一个将军在千军万马面前的训话。“老少爷们们,我,胡大发大家都认识,这几年,承蒙上级的政策好,给了我施展抱负的机会,也承蒙爷们照顾,这些年赚了一些钱,我一直想,有钱了,吃喝不愁,还忙活啥?村里这几天一直宣传竞选村主任,其实我是不愿担这个担子的,乡里的领导做工作,爷们劝说,都要求我来挑这个担子,考虑了几晚,想想村里几个月没有领头人,大伙办事不方便,大多数群众还不富裕,我就想是有钱了要让大伙都有钱,刚才鬼火兄弟说了,要办厂,是的,我现在就有厂子,群众可以到我那里打工,这几年我不偷税不造假货,为咱爷们发了几十万块的工资,没有拖过一分钱。现在村里的道路坑坑洼洼,下雨两脚泥,车子进不来出不去。如果大伙选我做村主任,我首先就把街里的路修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