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请你就是表达一份心情,现在吃饭不就是吃环境吃空气吃心情,那里的服务员很漂亮的。”鬼火压低声音说道,他知道胡大发和那一家最大的酒店的一个女服务员关系暧昧。

  胡大发还在迟疑,这几天只顾竞选的事情,没有见到那个李小莉,想起小莉,胡大发的心里蹦蹦乱跳,自己马上就四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一想起这个小妮就像年轻了二十岁呢?那个小莉就是和别的女孩不一样,楚楚动人,别样的温柔,善解人意,一双大眼睛能把人化了,可惜自己一直得不了手。

  “走吧,叔,俺婶回来说不定就不让咱出去了。”鬼火看透了胡大发的心事,就催促道。

  “好,念你有这一份心情,叔就成全你。”

  “要不我叫上陈放,这小子嘴严,不会出去乱说的。今天请叔吃饭,高兴,万一喝多了,就让陈放骑摩托,俺俩一起回来。再说,陈放这小子在他们那一帮年轻孩那里很有威信,你没有见到他也分走了一部分选票?把他拉上,做做工作,把选票都投给你,你就高票当选,圆满当选。”

  “好。”

  胡大发开着他的桑塔纳,鬼火骑摩托车载着陈放,先后来到了那家大酒店,鬼火跑前跑后,把胡大发安排进了一个包间。

  “叔,你吃啥?”鬼火问道。

  “随便,难得你们两个有这一份心情,叔最爱吃的就是萝卜白菜。”

  “看叔你说的,不是批评俺弟兄两个。要不先上几个凉菜,点一个龙虾、一个清炖野生元鱼、一个美国牛蛙,一个烧青菜。”

  “太破费了。”胡大发嘴里说着,心里十分受用。

  “还不是跟着您赚了钱,这就叫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去前台叫一个服务员一起喝酒,咱爷仨喝酒不尽兴。”鬼火说道。

  “这里的服务员不陪酒的。”胡大发说道。

  “你就不用管了,叔,保证让你吃好喝好。”

  “你小子,鬼火,这个名字没有错起。去吧。”胡大发笑着说道。

  鬼火来到前台,直接把菜单交给了领班,领班一看,来了贵客大吃家,很是热情。“有一个小要求,能不能叫一个服务员来陪陪酒。”鬼火说道。

  领班有点难为情,说道:“我们这里的服务员不陪酒的。”

  “可以商量的,就叫你们这里的李小莉,我是他表叔,俺家同她家是庄邻,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就是说说话。”鬼火说着,把一百块钱塞到了领班的菜单本子下。

  “我试试叫她一下。”

  领班走了,不一会儿,领着一个楚楚动人可爱的小姑娘过来了,虽然穿着服务员的工装,但丝毫不掩她的的青春靓丽,白里透红的脸蛋,婀娜苗条的身姿。

  “小离。胡总叫我来叫你一起吃饭。”鬼火怕李小蒙推辞,就抢先说道。

  李小蒙的脸微微的红了一下,说道:“现在正上班哩。”

  “没事,我给你们的领班说好了。来吧,就吃个饭。”

  李小莉随着鬼火来到了包间,鬼火注意到胡大发见到李小莉的的时候瞳孔都变大了。

  “来来,小莉,坐这里。”鬼火拉着小蒙坐在了胡大发的旁边。

  小蒙扭扭捏捏的坐下。菜上来了。鬼火端起酒杯,说道:“叔,感谢你这么多年的培养照顾,侄儿端两杯酒表示感谢。”

  鬼火一脸真诚,胡大发虽然近几年发财了,但是大多时候是装孙子的,今天见鬼火如此的抬举自己,有点飘飘然了。就接过酒杯喝了。

  鬼火又倒了两杯,端到李小莉面前。“小莉,今天给你哥面子,我倒了两杯,你随便喝,喝不了哥替你喝。”鬼火刚才还说是小蒙的表叔,现在就自称哥哥。

  李小蒙不会喝酒,直往后缩。胡大发两杯酒下肚,豪爽了起来,说道:“小莉,你喝一杯,我替你一杯。”

  李小蒙不好再推迟,就喝了一杯,胡大发端起另一杯,昂首喝了。

  鬼火从兜里摸出二百元钱,塞给李小蒙,说道:“小莉真的给哥哥面子,今天让你来一起吃饭,肯定耽误工作,这个钱你拿着,权当是给你的补偿。”

  李小莉说什么不要。胡大发说:“接住吧,你鬼火哥哥发财了,就算是小费。”

  李小莉接住,脸上充满了欢喜,要知道在这里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二百多元。

  鬼火端起酒杯,对着陈放说道:“来,陈放兄弟,咱弟兄两个干两杯,一起为胡总效力,缘分。另外,给你交代一件事,前几天,你也得了不少的选票,给你的一班年轻人做做工作,把票都投给咱叔,胡总必须圆圆满满的高票当选。”

  陈放本来对选举没有一点兴趣,对于他,觉得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连连的答应道

  酒渐渐的喝出了热闹,龙虾老鳖牛蛙慢慢上来。两人开始不断的表忠心,讲拉货的辛苦以及奇闻趣事。李小莉满面桃花,醉眼迷离,越发的迷人,胡大发忍不住在桌下偷偷的拉住她的小手,像把玩一件透明润泽的玉器。

  在胡大发的怂恿下,李小莉要给鬼火和陈放敬酒。鬼火说道:敬酒就要先喝。李小莉已经晕晕的,就端起酒杯喝了两满杯。鬼火和陈放就不再推辞,一起喝了两杯。

  “胡主任,今天就陈放俺弟兄两个,还有效力,没有外人,以后东拐村你就是老大,俺兄弟就是你的哼哈二将,有你出面不方便的地方,你尽管吩咐,该打打该杀杀,跟着你抛头颅洒热血、上刀山下火海,眼都不会眨一下。俺弟兄哪一点做的不到位,你该骂就骂、该打就打,只当俺俩就是你的亲儿子。”鬼火喝得差不多了,说话不大伶俐,但忠心表的好。

  胡大发江山美人即将到手,意气风发舍我其谁,拢了一下大背头,更加端庄的坐着,说道:“鬼火,有你这几句话,你叔就放心了,不是你叔非要当这个主任,是爷们不愿意啊,非要把我抬出来,你说,我就几十几的人了,当干部是你们年轻人最好,你们年富力强,有干劲有闯劲,我呀,就是干个年儿半载,把村里的事情,村民的情绪理顺了,就交个你们,你们就放开手脚的干,我就退二线,当当顾问。”胡大发已经把自己摆到了村主任的位置上了,谆谆教导的说道。

  “东拐村离不开你,你不能有短期行为的思想,村里干部,哪一个有成就的不是在主任的位置上干了几十年,您呐,村主任至少可以干三十年,就连宋有理那样的德行不是干了十几年,当然,宋有理没法和您比,他那德行能力比您相差十万八千里。就凭这,我代表东拐三千多口人给您敬一杯,您是众向所归,是东拐的骄傲,东拐群众的福分。”鬼火说道。

  “不喝了,不喝了,明天就要正式选举了,不能误了大事。”胡大发还没有真醉。

  “明天就是走一下程序,你就是不到场,放开选,村主任一样是您的。”

  胡大发在鬼火的恭维下,一杯接一杯的喝。

  出了包间的门,胡大发踉踉跄跄,身体发飘了。

  “叔,今天既然给您祝贺,我就一条龙服务,楼上新开了一家KTV,咱去看看。”鬼火说道。

  “你叔我就会唱学习雷锋好榜样,能去那地方?”

  “上去喝杯啤酒,醒醒酒,啤酒就是茶。”

  不管胡大发是真的不愿还是假的不愿,在鬼火和李小莉的搀扶下,上了电梯。

  几件KTV包房里已经传出来震耳发聩的声响,鬼火安排了一件小包房,服务生送来了啤酒饮料,鬼火和胡大发喝了几杯啤酒,就怂恿这胡大发和李小莉跳舞,胡大发咧着大嘴,就像鬼子进村一样的晃动着,过了两曲,鬼火给胡大发兜里塞进了一张房卡,趴在他的耳边说道:“今天晚上不回去了,房间已经开好。”

  鬼火示意陈放一起出了KTV的包房,继续上楼,开了一个房间。

  “今天晚上不回去了?”陈放问道。

  “不回去了,现在摩托车多了,交警开始查酒后驾驶了,以后骑摩托车不能喝酒了,查住了就拘留,咱俩只有在这里睡一晚上了。”

  酒精的原因,陈放躺下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放隐隐约约的觉得隔壁房间又动静,刚开始以为是男女活动的动静大了,再听,感觉不对头,听见是呼呼通通的砸击声,看看鬼火正鼾声如雷,迟疑了一下,还是用脚踹了一下鬼火的床。

  鬼火迷迷糊糊的说道:“干啥哩?睡觉。”

  “你听,隔壁房间是干啥哩?”

  “管他干啥,睡觉。”鬼火嘟囔着说道。

  隔壁的动静更大,间或应道像是杀猪一般的叫喊。陈放实在不能睡了,就狠狠的踹了鬼火。

  “隔壁房间是谁?”陈放又问道。

  鬼火睁开了眼睛,看着陈放惊诧的目光,意识清醒了很多,说道:“是胡大发啊!”

  “不好,有情况。”说着,陈放就一下子冲出了房间,刚一打开房门,就觉得两个黑影一前一后,疾速的从面前一闪而过,消失在楼梯的尽头。

  陈放连忙推开隔壁房间的门,门虚掩着,屋里黑洞洞的,摸索着开了灯,眼前的一幕使他一哆嗦,只见胡大发仰躺在地板上,浑身赤裸,头发蓬乱,两眼死死地盯着天花板,大腿根部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如喷泉一样的往外涌。

  再向里面望去,床上一条瓷白的裸体,凸凹有致横陈,长长的头发遮住面部,完全没有没有平时的风情万种,此刻像刚刚僵死的女鬼。

  鬼火从后面赶来,看到这一幕,吓得一下子跌坐在地,声嘶力竭的喊道:“死人了,死人了,快来人啊!”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