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连忙扑了上去,捂住胡大发腿上的伤口,对鬼火叫喊到:“赶快打120,110.”

  鬼火颤颤抖抖的从身上摸出手机。

  胡大发“哼”了一声,说了一声:“不要打110”,然后把头歪向一边。

  床上的那个玉瓷一般的躯体动了,扯上耷拉下来的被子,“瑟瑟”的盖到身上。陈放连忙扯了一条毛巾被,给胡大发盖住身子,又用毛巾捂住伤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放不知道胡大发那里还有伤口,就拍拍他的脸,问道:“大发叔,大发叔,疼不疼?”

  躺在地上的胡大发忽然咧嘴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轻声说道:“扶我起来。”

  听见胡大发能够清晰的说话,陈放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你能起来吗?”

  “没事。”胡大发咬着牙说道。

  “你还是躺着吧,伤口在流血。”

  这时外面响起了救护车的声响。陈放给胡大发胡乱的穿上衣服,和鬼火一起扶着他慢慢下楼,把胡大发安顿好,陈放就急匆匆的上楼,上面还有那个玉瓷一般的女孩,不知道她现在上面情况,也要把她送到医院检查。

  上了楼,刚才还亮着的灯灭了,摸索着开了灯,房间内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在卫生间,床下面翻了一下,没有人,仔细一看,女孩的衣物什么都没有了,看来女孩真的不在屋里。就连忙下楼。

  到了医院,认真检查了一下,没有大的毛病,就腿上有一个伤口。输上液体。胡大发安静的躺着,陈放出来吸了一支烟,正要们鬼火到底啥情况,见胡大发老婆和胡千龙慌慌张张的来了,应该是鬼火通知了他们。

  胡千龙进屋就伏在胡大发的脸上,问道:“你是咋啦?爸。”

  “喝酒喝多了,不小心腿划拉到一截铁丝上,没事。”胡大发说道。

  陈放听着胡大发的话,很是迷惑,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说今天晚上的情况,就连110都不让报,大概是害怕被人知道了他的风流韵事吧。

  胡大发的老婆站在走廊里就开始骂了:“你一个老家伙,还像一个年轻孩,喝酒就那么没有成色?鬼火,你咋就把你叔喝成这样?你自己就好好的,那么两个就没有安好心,就是出心出你叔的洋相的。”

  胡大发老婆骂着,鬼火忙着陪笑脸。

  见一切都安顿好了,胡大发没有大碍,就扯扯陈放的衣袖,对胡大发的老婆说道:“婶,你多包涵,陈放俺俩没有照顾好俺叔,本来俺叔喝得不多,谁知道他妈的酒店在施工,一截钢筋头露在外面,俺叔不小心就挂了一下。婶,医疗费我已经交过了,陈放俺俩要去宾馆把房退了,东西收拾一下。”

  “滚吧,你叔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我饶不了你。”

  在胡大发老婆的叫骂声中,鬼火拉住陈放就一路下了楼梯。

  到宾馆骑上摩托车,陈放问;“回哪里?”

  “当然是回家了。”

  “胡大发那里不管他了。”陈放有点担心的问道。

  “都检查了,没有大毛病,他老婆和胡千龙都在,用不了咱两个在哪里挨骂。”

  既然鬼火这样说,陈放就一家油门,往家的方向开去。

  回到东拐村,天已经大亮,把鬼火送到家,陈放越想越觉得昨天晚上的事蹊跷,就拉住鬼火问道:“昨天晚上到底咋回事?”

  “昨天晚上咱两个一直在一起,你说咋回事?”鬼火瞪眼睛说道。

  “你应该知道咋回事吧?”陈放不想和他绕圈子,就直接说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兄弟。”鬼火把小眼睛瞪得圆圆的。

  “其实,昨天晚上你的行为一直就很反常,与以前的你完全判若两人,你那么殷勤大方,我就有点怀疑了。可惜胡大发这个老江湖见色起意,放松了警惕,被你算计了。”陈放说道。

  “陈放,你不要血口喷人,你不要忘了,昨天晚上咱两个一直在一起,如果是我做的,你能脱得了干系?我说是你陷害的胡大发,今天就要选举了,你也是候选人之一,仅仅落后于胡大发俺俩,如果你把胡大发搞下去你就是一名正式的候选人,就有机会当村长,是不是,我的兄弟。胡大发载了,对咱俩都是好事,我当了村长,可以提名你当村委委员,怎么样?以后东拐村就是咱兄弟两个的。”鬼火说道。

  看来鬼火对目前的竞选形势把握的很到位,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

  陈放一时无话可说,就站起来愤愤的说道:“我不是你那样的人。”

  将要出来鬼火家的院子,鬼火在后面说道:“还有土元都快要长成了,你怎么办?要不要把咱俩卖土元的事情向爷们说清楚。”

  陈放觉得鬼火已经无耻至极了。

  马上就要正式选举了,如果胡大发回不来,那鬼火就可能要当上村主任了,他当村主任行吗?如此卑鄙的事情他都能做出来,那以后群众的日子不会好过,想到这里,陈放忽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对,必须尽快行动。就立即找到宋南海、宋伊梅等人,如此的进行了一番安排。

  仍然在学校的操场,高音喇叭放出欢快的音乐,所有人都知道今天是选举人,人们都早早的来到了学校,静待乡里干部来主持选举。

  太阳已经老高了,五月天,阳光下,一会儿就是汗流浃背。不见乡里来人,有的开始骂骂咧咧。有的已经开始退场,鬼火跑前跑后,招呼着人不要远去,看见外面有一个卖雪糕的,就把他叫了进来,每人一块雪糕。

  直到天近中午,外面来了一辆摩托车,王怀根载着刘小宝进来了,摩托车是一辆二手货,没有牌照,不知道王怀根从哪里搞到的。

  王怀根把摩托车支好,跳上主席台,拍拍话筒:“喂喂,东拐村的老少爷们,鉴于特殊情况,原定于今天的选举往后推迟,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本来,村民们以为王怀根来了,选举就要开始进行了,谁知道他又说要往后推迟。王怀根说完下了主席台就要推摩托车走,人群窃窃私语。鬼火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大声说道:“不要走,说清楚,为什么原定今天的选举要取消?”

  王怀根愣了一下,愤怒的说道:“这是乡政府的决定,乡政府说推迟就推迟。”

  “乡政府也要讲法,按照村民组织法,今天就是最后一天的选举日,超过了今天就是违法。”鬼火说道,显然鬼火对选举法研究了。人群围拢上来。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