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呢?”

  “我没有什么要求,王区长都说了,就是今天个别群众太猖狂,必须严惩,杀一儆百,要不以后这个村的工作没法开展。”

  “好,陈放。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陈放没有思想准备,就说:“其实今天的情况我没有预料到,没有预料到一些群众会这样的闹事,没有预料到我会当选东拐村的负责人。既然群众信任我,以后就好好干,解决群众期盼的事情,做好乡政府安排的各项工作。不辜负上级和群众的期盼。”

  “嗯,很好,陈放,你很年轻,以后的路子很长,今天的事情尤其是选举结果,我及时向乡政府做了汇报,在能不能宣布你当村委的负责人这件事情上,主要领导是有顾虑的,是我据理力争,把握大局,争取了这样的结果,你一定要珍稀这样的机会。”周正说道,不知道他是不是说的真心话。

  “我知道,我知道。周乡长请你放心,我以后一定干好工作。”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周正说完就夹起了文件包,几个人随同鱼贯而出。

  “在这里吃饭吧。”陈放假惺惺的让了一句。

  没有人回应陈放的话。王怀根狠狠的瞪了陈放一眼。

  汽车走了,空荡荡的学校操场,王怀根的摩托车静静的躺在那里,不知道刚才谁踹了一脚,摩托车瘪瘪的轱辘悠悠的转着。

  陈放真的成了东拐村的负责人,不过村民都认为他就是村长。陈放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晕乎乎的,几个月的风云变幻,仿佛一梦。鬼火慌慌张张处心积虑一无所获,一气之下外出了,说是出去购货。胡大发好几天没有出门,一直考虑是谁算计了他,算计他的人他一遍一遍的排查,最后还是鬼火,这个鬼火他一直防备着他,怕他算计自己,不过他一直防备鬼火在生意上算计自己,不想在竞选村主任的事情上遭到了算计。本来胡大发以为宋有理倒台了,东拐村肯定就是自己的了,半路杀出一个鬼火,胡大发没有放在心上,以他的实力,打败鬼火是轻易而举的事情,谁知道事情会是这样的结局。

  胡大发躺床上几天了,期间他的老婆不断的谩骂,胡大发气没有处发,掂起凳子就要砸她,被胡千龙看见,把凳子夺下,一下子把他推到在沙发上,胡千龙指着他嚷到:“你没有看看你今年多大年龄了,你不嫌丢人我还还丢人。三里五村都知道你的事,你让我和千凤以后怎么站在人前。”胡千龙怒目圆睁呵斥道。

  这一刻,胡大发觉得自己老了,连儿子都训斥自己了,尽管他知道这个儿子和自己一样,吃喝嫖赌抽一应俱全,尽管他知道这小子在生意场上远不如自己,就是一个傻公子。

  下午,胡大发起来了,活动活动腰身,生意还要做,日子还有过,他想见一见陈放,虽然他以前没有把他当回事,但他现在毕竟是东拐村的掌门人,见风使舵是他的本能,而且这几天还有一个心结,他想探一探陈放,看他是不是参与了鬼火算计自己。

  胡大发叫来胡千龙,让他去把陈放叫来,就说是来喝酒的,对于陈放,胡大发觉得自己还没有必要亲自上门去请的地步。

  胡千龙倒是乐意去叫陈放,关键是可以陪着陈放喝酒,喝酒是他的爱好。

  陈放没有推辞,就坐上胡千龙开的桑塔纳来了。

  胡大发拿出好酒,打开,给陈放斟了一杯。同陈放碰了一下就独自喝了。“恭喜你呀,陈放你小子年纪轻轻就当村长了。”

  “其实我没有打算当这个村长,候选人我连报名都没有。这个村长怎么说就应该是您的。”陈放说道。

  “哎,后生可畏,你以后大有前途。”

  “不不,我年轻,不懂得村里的事情,以后还仰仗您的指导帮助。”陈放谦虚的说道。

  陈放这句话胡大发很受用。慢慢的喝了几杯,胡大发就开始侃侃而谈,从卖老鼠药到和棉纺厂打交道。堪称一部创业史。陈放听得认真,胡大发讲的仔细。期间,陈放不断地给胡大发敬酒,胡大发倒也爽快,一一喝了。

  “大侄子,从小我就看你是个人才,那时候你给我写了一个老鼠歌我就喜欢你了。哎,胡千龙要有你一半成色就好了。”胡大发由衷的说着,一旁的胡千龙撇了撇嘴。

  “陈放,我问你,那天咱们一起去县城里喝酒,是鬼火叫你的吗?”

  “是啊?”

  “喝完就你和鬼火去了哪里?”胡大发问道。果然胡大发是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和鬼火串通一起做的局。

  “叔,咱不是一直都在一起的吗?”陈放说道,他也怀疑鬼火,这件事鬼火做的太过分,胡大发肯定怀疑自己,鬼火这家伙等于一箭双雕,几害了胡大发,还把自己牵扯进去,让胡大发怀疑自己。

  “鬼火没有给你说什么?”胡大发不相信的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

  “哦。”胡大发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看陈放说话的表情不像是说瞎话。就愈发的恼怒起鬼火来了。

  “鬼火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以前看他脑袋瓜子灵活,是个做生意的料,想不到这家伙做事不择手段,我已经和他说好了,答应了他的条件,真的想不到啊!”胡大发自言自语的说道。

  “叔,以后村里的事情你要多费心,我就是挂个名而已,东拐村是你说了算。”陈放不失时机的说。

  “其实叔没有真心要当这个村主任,我生意忙得很。不就是有了几个钱想给群众办一些事吗?你干村主任,我支持,以后有了什么解不开的事情你就找我。”胡大发慷慨激昂的说道。

  “那就多谢谢叔了,叔,我敬你一杯,以后你要多指导。”陈放端起满满一杯酒敬了过去。胡大发爽快的喝了。

  “陈放,你给我说实话,养土元真的那么赚钱吗?”

  这个问题是陈放的软肋,也是陈放一直不敢面对的事情,请一个医药公司的看门老头来高价收购土元,可是他和鬼火一起做的局,现在好多村民上当了,还蒙在鼓里,巴望能够赚大钱哩。“这个不好说,行情一直在变,养土元的人多了,可能就卖不了那么高的价钱。”陈放吞吞吐吐的说道。

  “医药公司从来就没有那么高的价钱收购,我做了多年的生意,这一点小把戏能瞒的了我?那个走街串巷的收土元的老头,这一段时间怎么不见了?是鬼火的鬼点子吧?”胡大咄咄逼人的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