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放的无名火腾的起来了,他站起就要冲上去,他多么想照王怀根的那张猪嘴上狠狠的揍上几拳。陈放的胳膊被旁边一只手狠狠的按下。陈放有点印象,他好像是田庄的田主任。

  “这一次的任务大家能不能完成?”王怀根大声问道。

  “没有问题。”

  “放心吧。”屋里人应道。

  陈放没有说话。

  “东拐的那个谁?你能不能完成任务?”王怀根问道。

  陈放还是没有说话。一旁的田主任打圆场:“没有问题,年轻气盛,肯定比我们老家伙完成的好。”

  “好,你田主任担保了,完不成任务你来完成。田主任,老规矩今天中午的饭轮到谁了?”

  田主任扯了扯陈放的衣袖,说道:“兄弟,今天中午轮到你管饭了,东拐村已经轮空了两回了,今天中午你要好好表现一下,这叫开门红。”

  “走吧,走吧,老地方。今天骑摩托车的大款做东,大家尽情的怼。”王怀根说道,站起身子。

  一群人跟着王怀根出了乡政府。来到街上,陈放禁不住往琴姐的照相馆看了几眼,正看见琴姐在埋头给几个学生模样的人照相,或许一群人惊扰了她,她抬头的瞬间刚好看见陈放,愣了一下,莞尔一笑。

  这一笑,把陈放刚才的不愉快一扫而光,心里有了甜蜜蜜的感觉。

  在大街上走了一段,来到了河边,沿河有一家饭店。两层小楼,小楼里已经吵吵嚷嚷,在小宝的带领下,一行人直接上了二楼,二楼有一个大房间,菜已经上了。王怀根直接在上座坐了,其余的人相互推诿了一下都一一坐下,陈放在靠近门口的位置坐了。

  “小宝,把老板娘叫来。”王怀根吩咐着。

  刘小宝“腾腾”的下楼。不一会儿上来一个大奶大脸的妇女,脸上描了眉,大嘴叉子红红的。

  “老板娘,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你王区长想吃啥都有,鸡鸭鱼,还有一个五斤重的野生老鳖,是黄河里抽沙子弄上来的。放好长时间了,就等王区长来哩。”

  “好,今天就吃他个老鳖,大家说行不行?”王怀根笑嘻嘻的说道。

  再坐的面面相觑,一斤老鳖要一百多,五斤的老鳖要多少钱,这个老鳖在这家饭店好长时间了,是饭店的镇店之宝。别说是王怀根,就是县里来了大领导,乡长都没有舍得吃了它。

  “王区长,老鳖就不要了,太浪费了。”一圈人说道。

  “又不是吃你你们个鳖孙,你们心疼啥哩?杀了,把鳖血鳖胆上来泡酒。”

  “好哩,还是王区长大气。”老板娘晃着两个大奶子说道。

  “别晃了,你的两个大馒头多少人吃过,老子不稀罕。快杀老鳖。对了,把你们这里最好的就上来。先搬一箱。”

  老板娘晃动着两个硕大的奶子下了楼。就很快搬上来,是每瓶一斤三两的村花老酒,酒烈价钱贵,一般人很少喝上。在镇里是买不到的。

  王怀根直接把酒箱搬到了自己跟前,打开,每人倒了一碗,说道:“来,预祝今年三夏工作圆满成功,干。”一圈人相互碰了一下,都喝了。

  王怀根每人有倒了一碗,自己先端起干了,说:“咱们工作区今年那一项工作都不能落后,谁完不成任务,拉了后腿,就是王八养的,就是今天的大王八弄的。我先带头喝了,喝酒看工作,哪一个喝酒抛锚滴漏,就是工作上放软蛋,就是王八。”

  王怀根这样说,没有人敢不喝,没有人敢不把酒喝干净。

  “吃菜,吃菜,大家都是好样的,都给我王怀根面子。吃菜。小宝,你打酒瓶。”

  夹了几口菜,王怀根又说道:“小宝,你刚从通讯员到区里工作,要虚心学习,这几个人,按年龄你都得叫叔。不对,除了东拐的那个,他们一个个都是老狐狸,你要学着点,不要别这帮狐狸精蒙住了。来,你一人给他们端一个。”

  小宝听话的往每一个人面前倒酒。刚才的两碗酒下肚,半斤出去了。小宝倒酒就浅了一些。

  “小宝,你他娘的没有一点出息,没有酒了,倒那么一点点。倒满,倒满。”王怀根说道。

  刘小宝听话地把酒全部倒满。一一端了,都咬牙喝了。

  两颗绿莹莹的鳖胆和小半碗红彤彤的鳖血端上来了,王怀根让端上来两个烩面碗,用酒把烩面碗倒满,把鳖血倒进烩面碗。将两个绿莹莹的鳖胆捣烂也倒入烩面碗,;两碗酒,一红一绿,绿的圆润晶莹,像绿宝石,红的鲜艳热烈。王怀根把两碗酒均匀的分给每一个人,然后端起说道:“今天弟兄们坐在一起,红的代表红红火火,预示咱们工作区要红红火火的崛起,每一项工作走在全乡的前面,鳖血大补,每一个以后的工作都要雄起,不能放软蛋。这鳖胆明目,我眼里不揉沙子,谁要是装熊,别怪我王怀根不客气,来,干了。”一桌子人站起,相互碰了碰酒碗,都喝了,场面颇为悲壮,像三国或水浒里的一帮英雄结盟。

  一箱酒没有了,有人开始晃悠,有人开始说胡话表忠心拍胸脯发毒誓,王怀根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拍了胸脯骂了娘,以后工作的时候就要想一想今天的酒会,想一想今天发过的毒誓。

  热菜上来了两道,有人借着上厕所往外溜了。

  王怀根夹了两口菜,兴犹未尽,说道:“老田,你代表村主任说几句话。”王怀根开始点卯了。

  老田年龄较大,酒量也大,办事硬气,在这一个工作区里有一定影响。就毫不客气的抓过酒瓶,把自己的酒碗满了,说道:“王区长,论能力论资历,你早就应该是乡领导了,负责一个工作区,是大材小用,弟兄们不会放软蛋,工作干好,不影响您以后提拔,而且祝您早日提拔,我喝一个酒,代表我们的心声,请你放心。”说完,酒喝了。

  老田的话说到了王怀根的心窝里,这几年自从陈放到县里告了他一状,计生办主任被免,有几个比他资历浅能力弱的人已经得到提拔,王怀根一直抬不起头来,他时刻想要表现自己,好重新得到领导的青睐,争取有提拔的机会。

  老田给王怀根浅浅的倒了一下,刚能够盖住碗底。王怀根就爽快的喝了。已经跑出去了三个人,剩下的也都喝了。王怀根喝得高兴,尤其见陈放一直在自己的下手坐,一言不发,集聚几年的怨气好像发泄了一些。但他不会发过陈放,每每想起陈放,王怀根就气的牙根疼。就居高临下的对陈放说道:“你,不要光顾夹菜,像你这些叔叔们好好学习,就不会主动一些,给你这些叔叔们敬杯酒。”

  王怀根的话明显有侮辱,如果老田他们按年龄叫叔还可以,你让叫在坐的都叫叔,难道能叫你王怀根叔,叫小宝也叫叔?

  陈放没有介意。老田听出来了,把酒瓶拿过来,给陈放倒满了,说道:“小陈,你喝一个,说句话,表表态。”

  陈放端起酒碗,“咚咚”的喝完。说道:“我陈放不会说话,今天和大家在一起,完全没有想到,村里的工作不熟悉,以后还望王区长,以及各位前辈指导、体谅。”

  陈放学着老田的样子给王怀根倒了小半碗,端起,举到王怀根的面前。王怀根一动不动,既不接酒碗,也不看陈放一眼,说道:“倒满。”

  老田把酒瓶往陈放手里塞。“王区长杠子气,不喝半碗酒。”

  陈放接过酒瓶,把酒碗倒的满满的。又举过去,说:“陈放不懂规矩,一碗酒代表我满心满意。”

  “把你的碗倒上。既然你满心满意,我就让你和一个满心满意。”王怀根说道。

  王怀根端起酒碗,和陈放的酒碗碰了一下。陈放毫不犹豫的喝了,王怀根也喝了。

  “我问你,这次的任务能不能按期完成?”王怀根盯着陈放唑唑逼人的问道。

  “我努力。”陈放轻声说道。

  “那你就喝一杯努力酒。”王怀根已经喝多了,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盯着陈放说。

  陈放知道王怀根在故意刁难自己,但是他不能输,就把就碗倒满,端起喝了。

  “我再问你,这次的任务能不能按期完成?”王怀根又逼问道。

  “东拐村多年的欠账,一共十七万七千四,真的有难度。”刚才连续三杯酒下肚,陈放醉了,肚子里开始翻腾,不过他还记得王怀根说的那两个数字。

  “妈拉个巴子,没有两把刷子就不要往这个场面上混,啥七孙东西,东拐村的男人都死完了,怎么选出个这样的东西。”王怀根说着“啪”的将面前的就碗摔的粉碎,接着就要掀桌子。

  小宝和老田连忙上前按住王怀根的胳膊。

  “王区长,你喝多了。”小宝和老田扶住摇摇晃晃的王怀根,把他架起来往外走,王怀根挣扎着,仍然破口大骂。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