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胡千龙真的被感动了,以至于摩托车都晃了一晃。

  “陈主任,你今天中午有事情吗?”

  “千龙。还外气哩,你说吧,弄啥?现在就去,啥事没有咱弟兄的感情事大。”胡千龙露出了豪爽的本色。

  “千龙,既然你这样说,今天我啥事都不弄了,走咱弟兄两个喝酒去。”

  “好,喝酒就喝酒,现在就去,谁都不许滑。”

  “好,走。不过今天必须我请客。行不行,不行,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陈放说

  “好了,陈放,就你那两个小钱,我知道,在我面前充大头蒜你还不行。”胡千龙说道。

  “不,今天必须我请客,要不我就不去了。”

  “好,就你请客。”

  “你跟着我就行了。”陈放说着,将摩托车往县城的东面开去,那里是红灯区。陈放知道胡千龙的德行,吃肉喝酒是家常便饭,唯有到了这个地方才是他的所好。

  眼看就要到了,陈放将摩托减速。问道:“千龙,去哪一家,你定,我不熟悉。”

  胡千龙心花怒放,说道:“你不要管了,跟着我就好了。”

  来到了一家酒店,酒店不大,里面倒是干净。因为才十点多钟,酒店里冷冷清清,两个人进了屋子,还不见有人出来。

  “老板,来客了。”胡千龙大声的叫道。

  “哎,哎。”里面出来一个睡眼惺忪的女子。圆圆胖胖白皙的脸,圆圆滚滚的胸和臀,一丝昨夜的唇虹没有完全拭去。

  “呦,是胡总啊!赶快坐,赶快坐。”女子兴奋的说道。

  “往哪里坐呀。是不是昨天晚上做的时间长了,现在还没有起床?”胡千龙说着在女子圆胖的脸上拧了一把。

  “你姐老了,哪像你们像吃不饱的老虎。哎······”女子伏在胡千龙的耳边咕哝了几句。胡千龙咧着大嘴干笑。

  “先整两个菜,俺弟兄两个先喝酒。”陈放说道。

  “好哩,兄弟少等。看兄弟面生,不常来。以后经常来,姐姐这里有好吃的。”女子向陈放妩媚的一笑。

  进了一个包间,女子提来一壶茶。端来两个菜,陈放和胡千龙就慢慢喝着,陈放极尽恭维,胡千龙两杯小酒下肚,豪气满天,好像他家的万贯家财都是他一手置下。说着又不断抱怨胡大发的不是,说老头子把钱太紧,霸权太紧,不让他一展拳脚,不让他接触生意场的核心人物,老头子有外心,一直在外拈花惹草,才不放心他胡千龙。胡千龙第一次说他爹的不是,按说胡大发一手置办了这么大的产业,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儿子。比起他死去多年的只会赶狼猪的老爹,胡大发不知道好哪里去了。

  “其实,千龙你的经商才能只不过没有显露出来,小时候你就是大家的头,小时候你就是大伙心中的大帅,以后你肯定会超过咱叔的。”陈放说道。

  “哎,不说了,不说了,喝酒喝酒。”胡千龙把一大杯酒灌进肚子。

  进来两个妙龄女子。胡千龙见了直流口水。两个女子进来就坐到了两个人的旁边,不客气的端起酒杯,向两个人敬酒。看两个年轻的女子,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是刚起床的样子,脸上充满了疲惫。

  陈放从兜里摸出二百元钱。一人一张。两个姑娘欢天喜地的接过。陈放对她们两个说道:“你们先出去,一会儿我叫你们。”

  胡千龙有点失落的望着陈放。“男人谋事,女子不能在跟前,一会儿她两个都是你的。”胡千龙这才放下心来。

  陈放和胡千龙碰了一杯,说道:“其实,我理解你的心情。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陈放故意顿了一下。

  “有啥事尽管说,我胡千龙能办到的万死不辞。”胡千龙酒劲上来,将上衣敞开,露出肥白的胸,像一头待宰杀的猪。

  “没有那么严重的事情,就是想贷一点款,有了钱,瞅见便宜货,咱自己拉了,送到棉纺厂,赚钱了,就是咱弟兄两个的。”陈放说道。

  “我当是什么大事哩?是不是要我担保,贷多少?拿来,我签字。”胡千龙说道。陈放想不到胡千龙这么爽快。赶快从包里拿出贷款手续,掏出笔。这是陈放准备好的,以为今天不一定用上,谁知道就试探着问了,胡千龙就怎么爽快的应了。

  胡千龙别别扭扭的把自己的名字签上。陈放大喜。同胡千龙连干了两杯。伏在胡千龙的耳边说道:“你先坐,我把那两个姑娘叫来,都交给你了,我到县里办事,放心,账我已经结了。”

  “你要早点回来,不回来不够意思。”胡千龙假意说道,其实他巴不得陈放走的越远越好。最好不要回来了。

  陈放出了酒店,一路直接到了县城,吃了一碗烩面,就等信用社上班。有梁艳的关照,贷款很快批了下来。

  回到家,陈放就来到村子的边缘,那里有一亩大的地方是他家的两处宅基地。在陈明很小的时候,村子里批了一次宅基地,凡是有男孩的,一个男孩一处宅基地。他们弟兄三个,就另外批了两处宅基地,刚好连在一起。陈放差人建了两大间房子,一间作为烘干房,一间用作仓库。

  房子建好了,陈放考虑怎样收购土元,按目前的价格,就五六块钱一斤。关键的是医药公司不大量收购。很多村民很可能就颗粒无收。赔了功夫不说,连本钱都收不回。

  首先要把村民的本钱保住,陈放算了一下,那时候三百五百买的种子,一斤要卖到八块才能够本钱。当然有掏更高价买种子的就另当别论。

  一切准备=停当,陈放就在宅基地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挂起来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收土元,一级八块,二级七块,三级六块。把牌子高高的挂起,就有人开始骂陈放了,说陈放鬼迷心窍,丧尽天良。以前收购一斤土元要三十元,现在土元长成了,却变成了一斤八块。

  陈放不解释,不宣传,不外出收购。一句话就是愿者上钩。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