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天有人不断的来问价钱,但没有一个人来卖的。

  第二天,有外村的一个人拉来了三十多斤,陈放让花婶按七块五收了。然后开始风干收储。

  接着不断有人来卖土元,无不是骂骂咧咧的走了。眼看着,收购的越来越多,陈放开始犯愁了。十万块钱的本金快用完了,这么多的土元,到了雨季,如果霉烂,自己就赔大了,虽然有为群众解难的思想准备,但要把钱赔完了,自己的下半生怎么办?难道到处躲债?还是要想想办法。陈放就想到了牛素,看牛素能不能帮忙,借助媒体宣传一下,把土元卖出去,哪怕赔一些也行。

  说走就走,到市里就五十多公里,来回坐公交车麻烦,陈放就戴上头盔,骑上摩托车,上了国道,一路往市里赶。

  路上的车辆比以前多了,开放十来年了,到处是热火朝天生机勃勃的,东奔西跑的货车来来往往,一辆比一辆拉得多。国道坑坑洼洼,尘土飞扬。陈放在过往的车辆里穿梭。甚至能够超越多数的车辆。

  到了市里,陈放成了一个土人,看看快中午了,就到政府前面的一个小旅店开了一个房间。好好洗了洗,觉得快到下班时间,就来到政府大门口,在那里等,陈放想能够等到就等,等不到就下午直接到单位去找牛素。

  大门口下班的人很多,等人的也多,有的在门口已经聚集的差不多了,商量着今天中午去哪里吃饭,哪里又新开了一家餐馆等等。

  在不断涌出的人群里,陈放一眼就看到了牛素,看到了她,陈放的心禁不住蹦蹦乱跳。牛素在人群里鹤立鸡群,像一片乱草丛里开了一朵粉白的莲花,艳丽清纯洁净,超凡脱俗。牛素骑着自行车优雅的走着,气质高雅。到了近前,也许她习惯了被人关注的目光,并不环顾左右,以至于就要走过陈放的面前了。

  “牛素。”陈放叫了一声。引来周围的男人的目光,大概还没有人敢在大门口这样等她。

  牛素左右看了看,见到是陈放,先是惊喜,继而忙下了自行车。

  “你怎么在这里?”牛素动听的声音问道。

  “来市里办事,顺便来看看你,另外有事情想咨询一下。”

  牛素把自行车推到一旁。来来往往的人不断的将目光投向这里。都想看看是不是这个大院里一朵花交了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

  “什么事?说吧。”牛素问道。

  “一两句话说不清。中午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能不能请你吃个饭?”陈放鼓起勇气说道。

  牛素沉吟了一下说:“说,好吧。”

  “你想吃啥?”

  “你难得来市里一次,我请你吃饭。”牛素说。

  “请我也行,要在这里最好的饭店。”陈放笑着说。

  “最近是不是发财了,说话牛哄哄的。好吧。就到前面,好好的宰你一下。”

  牛素推着自行车,陈放在一旁紧紧跟随,过了一天街,在几棵大梧桐树下,一家古色古香的招牌饭店。进了里面,女服务员热情的迎上了。直接就把他们看两个领到了二楼,二楼被隔开很多小格子,在靠窗的一间里坐下,服务员轻轻的将帘子放下。服务员一定以为他们是一对情侣了。

  拿过菜单,陈放就把第一页的一道招牌菜点了,牛素说什么不要,说太贵了。

  “我愿受你千刀万剐,怎么就下不去手了,刚才不是说要宰我吗?”

  “好吧,既然你愿意挨宰就自作自受吧。”

  又点了两道菜。陈放问要不要喝点啥?牛素说下午要上班,就喝水。

  陈放要了啤酒,给牛素倒了一杯,就漫不经心的喝着。

  “你老婆快生了吧?”牛素突然问道。

  “快了。”

  一时有点沉闷,其实陈放之所以愿意匆匆忙忙的结婚,潜意识里的一个原因,就是对牛素的绝望,自暴自弃。或者就是让一棵子弹飞,飞过心室,将那里面的牛素击碎,痛苦的击碎,让她在那里彻底的消失。

  “你该有男朋友了吧?”陈放木然的问道。或许是出于礼貌,无话找话的问道。

  “我,笨,没有人瞧得上。那里像你,一直就是咱同学里的各项冠军。”牛素说。可能陈放是他们同学里结婚最早的,有孩子最早的。

  “该有了。”

  “早着哩。没有人要了就单身过。”牛素笑着说。

  “你如果单身了,是男人的悲哀,资源的浪费。”

  “别再贫嘴了,说吧,有什么事?”牛素问道。

  “摊上大事了,有灭顶之灾,”

  “啥事情值得你大惊小怪的?”

  “你知道我养土元吧?”

  “知道啊,上次去采访过你,你死活不愿说,害的和我一起去的两个记者很有意见。”对于上次的采访,牛素还是耿耿于怀。

  “不是不愿说,有其他的原因。”

  “连我都不说?”

  “以后再说。你不知道,土元落价了,原来一斤能卖三十,现在十块都卖不了。”

  “就你那么一点土元,还能把你怎么样,再说你以前的土元不是赚到钱了吗?商品涨跌不是很正常嘛?怎么能灭顶之灾呢?”牛素不解的问道。

  “如果就我养的那些土元我能够顶过去,关键还有很多老百姓养了那么多的土元,他们很多都是举全家之力养的,如果卖不出去就会倾家荡产的。”

  “看不出你还挺关心老百姓的事情,挺有侠士之风。”

  “不要取笑我了。他们是在我的带领下养土元的,如果滞销,罪莫大焉。再说我还是村子里的主任哩。”陈放说道。

  “你当官了,看不出,祝贺,祝贺。”牛素端起啤酒,和陈放碰了一下。

  陈放一饮而尽,擦了擦嘴上的泡沫,说道:“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吧?不帮我就是死路一条。以后没有脸回家了,就流浪在外。”

  “谁叫我吃了你的饭呢?吃人家嘴短,说吧,我怎么能够帮你呢?”

  “你还叫记者去采访,就说是老百姓养土元遇到滞销,苦不堪言痛不欲生,请求社会各界尤其是医药部门伸出援助之手,把老百姓手里的土元收了。”采访说道。

  “这个我考虑,记者出去采访要有领导批准,能不能播放还是两码事,下午上了班,我向领导汇报一下,争取领导的支持。”

  “谢谢领导,谢谢领导,你真是好领导。我就知道,你一出马,一定会成功的。一杯薄酒,小生这箱有礼了。”陈放向牛素一揖,把面前的酒干净。

  “不要贫嘴了,你下午等着我,我给你信。”

  “好,我就在你们的对面的一家宾馆里等着,已经开好了房间。”陈放说着,报了房间号码。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