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就这样定,我去上班去了。”牛素站起身子,款款的走了。

  回到宾馆,躺倒床上,本来想睡一会儿,可是牛素的身影老在自己的前面晃动,一会儿是饭店,一会儿又回到了学校。迷迷糊糊中,一群土元爬了进来,爬到了床上,钻进了被窝,爬到了陈放的身上,好痒。陈放拼命的想把他们赶走,可是黑黑的土元越来越多。几乎覆盖了他的身体。

  一只土元土元爬到了他的脸上,任凭他怎么赶动不能把它赶走。土元钻进了他的耳朵,耳朵疼的要命,钻进了脑髓,陈放看见自己的头发像一块地皮草一样的被拱开。露出里面红红白白的东西。黑色的土元拼命的吸吮,脑壳变成了一个骷髅,白森森的放在床上。黑色像一片浓重的油漆不断的漫过洁白的床单,咯吱咯吱的声响像老鼠啃食坚硬的地面,陈放的五脏开了,黑色蜂拥而入,疼痛,恶心。鲜红的心脏蹦蹦的跳动,愈来愈弱,窒息,憋闷,陈放想抓住什么,什么都没有,下面是悬崖,他的身躯像七月的一只死去的大鸟,被蛀食一空后,曾经不可一世翱翔天空的双翼乱草一样的飘零。

  “咚咚。”有轻微的敲门声。陈放猛地坐起。一场梦。一场可怕的梦。他抹了抹脸上的汗水。

  “谁呀?”陈放问道。

  “我。”是一个温柔的女声。

  是牛素吗?她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一个鲤鱼打挺的起来,到卫生间洗了洗脸。梳了一下蓬乱的头发,把衣服穿好,确认脸上没有了刚才的惊恐后,屏住呼吸,前去开门。

  门口站了一个妙龄少女,像那里见过,是高中的同学或是大学的师妹?又没有一点印象。他一脸茫然。

  “先生,打扰你休息了。”少女轻启朱唇,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你是?”

  “先生,看你一路疲劳,刚才是不是做梦了?”少女好像看穿了陈放。

  “哦!”陈放胡乱的应着。

  “我可以进来吗?”少女不等陈放答应,就已经走了进来。

  “你是,有事吗?”陈放结结巴巴的问道。

  “先生需要放松一下。先生青春阳刚,理应潮气蓬勃,但是你的印堂发暗,眉宇不展,一定遇到了烦恼事,先生需要放松,你承担了你的年龄不相称的担子。”少女一番话,陈放还是没有明白过来。

  “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毕竟素不相识,陈放对她的神神道道的话有了警觉。

  “先生要按摩吗?”

  “怎么按摩?”

  “随你,你想要什么都有。”女孩说着,脸微微的红了。

  陈放终于明白,这个女孩是干什么的。妈的,现在这个世道,连从事这一行的都这么文质彬彬,气质雅致,自己差一点就上了当。

  “不要,不要。你赶快出去。”陈放说道。

  “先生果然真男人,要不做一个保健按摩也行。”女孩赖着不走。

  “走,你赶快走。”陈放真怕这时候牛素会过来。

  “好吧,你休息一会儿,需要了就打电话,电话号码就在桌子上,我叫小冉。”女孩说完,款款的走了。

  房间又恢复了平静,陈放的心砰砰的乱跳,好像做了见不到人的事情。刚才的女孩怎么会是从事那个的?看不出来,如果她在校园,是不是和牛素一样的那样迷人,成为校园里的一枝花?看了看桌子上,果然有一个号码,上面写了;按摩。他的心痒痒的,如果夜深人静了,他会不会真的就会拨通这个号码?

  拉开窗帘,可以看到对面的大楼,大楼很安静,看不出这个首脑机关的神秘与忙碌。陈放出了宾馆,街上有一个电话亭,他买了几本杂志,不敢远去,怕牛素来找自己,就又回到了宾馆。

  百无聊赖的时间,响起了敲门声。这一次,陈放通过猫眼往外看了看。真的是牛素来了。牛素一脸严肃,大概是逐步职业了吧。看见陈放开了门。走了进来,却不把门关上。

  “你准备一下,这两天不要远去,记者们随时给你联系。对了,你留一个电话。”牛素说道。

  陈放想了想,就把村头商店的一个公用电话号码留了下来。

  “你不去吗?”陈放问道。

  “这几天很忙,我不一定能去。”

  陈放有点失望。

  “你的电话平时都有人接吧?”

  “有,有。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现在有大哥大就好了。如果把这一批土元卖了,就买两个,你一个,我一个。”陈放说道。

  “你是官,大款。买吧,我不要。”

  “赚了钱,有你的功劳。”陈放说。

  “好了,我还有事情,就不管你了。你回去的时候慢一些。”

  “好,好。”

  牛素走了。看看时间,快六点了,该走了,要不又要交房钱。

  骑上摩托车,一路风尘。到了家,看到乡政府的刘小宝坐在家里。小宝不等陈放洗了脸,就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文件是乡政府关于去年尾欠的各类资金,主要就是计划生育抚养费和去年的统筹提留款,大致数目和王怀根说的一样,陈放看了看,就数东拐村的最多。

  “陈主任,你要努力,我是包村干部,你是村主任,这活就是咱两个的了。不然往上交不了差,王区长盯得紧,要一周时间见成效。你的村主任还没有坐实,我刚到工作区,要好好研究一下怎么办,找一个突破口。”刘小宝说道,别看小宝年轻,说话还是头头是道,对陈放也尊重。

  陈放把毛巾扔到水盆里。坐下,扔给小宝一支烟。

  “这是欠款的农户名单。”小宝递给陈放几页纸。

  陈放看了一下,计划生育欠款最多的是宋发财,就是宋伊梅的老爹,三万。其余的有一两千的居多,最多的不到一万。

  “这个宋发财怎么这么多?”陈放问道。

  “他的情况你会不知道,宋发财一连剩了五个,按照超生一个一万,他要交四万,前几年交了一部分,现在还有三万,当然这是抓典型。要想打开工作局面,必须抓典型,不能一跑就了。他跑了,他家里还有别的人,计划生育可以株连。”小宝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