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宋发财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要交罚款?他的大姑娘都二十了。”陈放想为宋伊梅家里说话。

  “越是这样越要加大工作力度,就是要让他们在村民面前抬不起头。让他们的一溜丫头片子嫁不出去。要让群众看看违背计划生育的下场。”小宝老成的说道。

  “怎么加大力度啊?”陈放问道,莫不是还是像以前那样。

  “先发通知书,限期缴纳,如果不交,就强制执行。”小宝做了一个抓的手势。

  陈放沉默了,默默地吸烟。

  “陈主任,你要下决心,如果打不开工作局面,你的村主任很难保的,周乡长为啥没有直接宣布你为村主任,就是要看你的表现,退一步,就是宣布你为村主任,这第一炮你打不响,以后在村里没有威信,开展工作困难,群众不尿你,把你当死蟞捉。乡里领导不喜欢你,你的日子会好过。会吃得开?”

  “我看看统筹提留的名单。”陈放说。

  小宝打开另外几页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了一溜名字,陈放看到有陈思远,宋安民,宋铁棍,还有货叔。数额不大,但牵涉的人数很多。

  “怎么这么多?”

  “宋有理出事后,你们村几乎瘫痪,这些人浑水摸鱼,赖着不交,等待观望。这些人,稍微加压,应该大有成效,不过你要选好突破口,找准关键人物。”

  “找谁呢?”

  “先从这个陈思远开刀,这家伙在村里胡说八道,拉拢一班人,上次还想竞选村主任哩,别看他整天嘻嘻哈哈,其实他鬼的很,胡搅蛮缠,一直就是一个刺头,以前偷村里的树木被逮住,挨了批斗,一直耿耿于怀,处处与乡里村里作对。”

  “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以前,他对宋有理又意见,才那样做。”陈放说道。

  “要不,就选宋安民,这家伙别看是一个焖子,肚子里就三个字,不服气。别看他一个闷葫芦,俗话说;抬头老婆低头汉,倔的很,软抗到底。”

  “抬头老婆低头汉,不好惹啊!”陈放说。

  “要不就选宋铁棍,宋铁棍几个儿子,按说不会有困难,却抗住不交,是不是能够杀一儆百?”

  “他几个儿子一个个如狼似虎,会好弄?”陈放一脸漠然。

  “这个不好办那个不好办,你说怎么办?”刘小宝的脸色有点变了,高声说道。

  “我想想,要不先做做工作,把好收的先收上来。”

  “好吧,你考虑,这几天必须有进展,但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你策划一下,乡里这几天就行动,你要好好配合,打一个漂亮仗。你新官上任三把火,要烧的红彤彤的。”小宝说道。成熟的像一个将军。

  土元收的越来越多,新建的仓库快要堆满了,母亲着急,一个劲的催促,为什么收土元的人还不来。一旦到了雨季,湿气大正了,土元就可能发霉。

  村口的电话响了,是找陈放的,他一路笑跑,喘息着接了电话,电话是市电视台打来的,陈放听出来是上一次的那个记者,记者告诉他,明天上午来采访,要陈放在家等着。陈放两声说;好好。

  回到家里,陈放忙吩咐母亲花婶和刘英,赶快打扫家里的卫生,仓库、烘干房要干干净净。同时,陈放把那棵大树上的牌子换了。改为:收购土元,按质量好坏,一斤十块,九块,八块。母亲和花婶迷惑不解,不过,既然陈放的决定,而且提了价钱,肯定是土元的行情好了。心里也是满心欢喜。

  一切停当,陈放在屋子里翻箱倒柜,挑了几件衣服。刘英进屋,问陈放找啥?他没有回答,最后,换了一件白色的短袖衫,一件深蓝色的裤子,一双皮鞋锃亮。

  “是她来了吧?”刘英没头没脑的问道。

  “谁?”陈放真的摸不着头脑。

  “你知道。”

  陈放迷惑,突然想起,刘英说的是牛素,女人呐,怎么这么敏感,陈放还不知道牛素会不会来,刘英就怀疑上了。

  “你不要瞎胡想,明天是一个很重要的采访,你不要瞎搅和,不要坏了我的大事。”陈放想发火,看看刘英的大肚子就把难听话咽了回去。

  村口大树上的牌子换了,而且涨了价,就有村民打听,原来想卖土元的忽然不卖了,已经卖了的吵着要陈放补钱,这是陈放没有想到的,于是就说,就明天收购一天,后天收称不再收购了。村民骂陈放黑心。

  一下午,原来预约卖土元的寥寥无几,陈放就安排今天来卖的统统赶到明天来卖,同时暗地里安排了几个要好的村民明天一早来。

  第二天一早,陈放就在村口等候。临近中午,来了一辆桑塔纳,桑塔纳熟悉的来到了陈放家门口。下来的还是上次来的那两个记者。

  陈放热情的迎上去。

  “村主任,你小子能耐,听牛素说你当村主任了,年纪轻轻,不简单,不简单。”还是年长的记者说道。

  “记者同志,不好意思,让你们大老远的跑来,上次没有配合好你们的工作,请多多包涵。”陈放递上香烟,说道。

  “先往家里喝点水吧。”母亲不知道何时出来了,说道。

  几个人进了家。陈放一直往后看,他不知道牛素来了没有,直到司机把桑塔纳停好,走下车来,陈放才绝望了,牛素真的没有来。

  母亲已经把茶水泡上。

  “记者同志,上次不是不配合,是我一直担心,养土元的多了,怕土元滞销。果不其然,土元都长大了,收土元的不见了,这分明就是坑俺们老百姓啊!”陈放先打开了话题。

  “难得有你这样替老百姓分忧的好干部啊!”年长记者说道。年轻记者把摄像机架好,掏出了一个小本子准备记录。

  “上一次,你们来的时候,土元的行情正红火,种苗供不应求,加上你们一采访,来买种苗的人就更多了。那时候我就担心销售问题,现在土元都长成了,不见了收购的人影,到医药公司去打听,人家根本就不收购,找原来收购的那个老头,人家说单位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你说怪不怪。”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