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下一步怎么办呢?”年轻记者问道。

  “来买种苗的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买种苗的钱都是家里几年的积蓄,如果卖不出去,他们就要倾家荡产啊,有多少孩子等着交学费,有多少老人积劳成疾,无钱医治。所以,我必须向办法把这些土元销出去,没有人要,我就想办法收购,没有钱,我就把房子压上贷款十万元,先收了,不能让土元烂在乡亲们的池子里。”

  “你现在收购了有多少?”记者问道。

  “十万元的贷款要用完了。可是还有很多的土元没有收购上来,我是寝食难安啊!”陈放说着几乎就要掉泪了,一方面是真的为群众担心,另一方面有自责愧疚,还有对鬼火的愤怒。

  “我希望通过媒体呼吁一下,让医药公司的来看看,外面这里的土元重量好价格低。同时有意向的专家来,看看能不能深加工,把这些土元变成中药,便于储存。”陈放侃侃而谈。

  记者有问了几个问题,就提出到烘干房的地方看一看。

  来到了烘干房的地方,那里已经来了很多卖土元的群众,都焦急的等着陈放。见记者来了,纷纷上前述说养土元的艰辛不易,以及土元膘肥体壮,却卖不了一个好价钱。

  在烘干房和仓库里拍摄了一会儿。记者说道:“今天我又发现了一个好的典型,真的难为你,难得你有一份为群众办事的信心决心。回去后一定把情况向市里领导汇报,尽快解决群众卖难的问题,另外我们这里是中医药之都,这么好的中药材,一定会有买家的。请你放心。”

  陈放拉住记者的手摇啊摇,像是见了久别的亲人。

  记者要走,陈放拿出几袋烘干的土元,说什么要记者带走,说道:“你们可以回去后,磨碎,烙干膜,能治很多种疾病。”

  记者们将信将疑,但盛情难却,还是收下了。

  送走记者,陈放对来卖土元的群众说:“没有钱了,你们愿意卖,就先记账,有钱了还你们,如果不愿卖就带回去。”

  村民们没有办法,大部分把土元卖了,有几个年龄大的老汉,不放心陈放,没有卖。

  回家休息了一会儿,陈放想到昨天刘小宝来催款的事情,说什么不能让王怀根找到先下手的理由。王怀根的做派白庙乡的老百姓都晓得,这家伙心狠手辣,一肚子坏水,如果让他来催粮收款,群众就遭殃了。

  宋铁棍独自住在村头的一个小房子里,这几年,宋铁棍为几个儿子分别盖了房子,娶了媳妇,老了没有力气了,就在村口打了一个简易棚子,独自一个人住。陈放进来,宋铁棍佝偻着腰坐在那里吸烟。

  陈放给他递过去一只烟,宋铁棍面无表情的接了,说道:“我这屋里很少来当官的,来了就没有好事。”

  陈放知道他这几年越来越神神道道,就不喝他一般见识,说道:“大爷,我不是当官的,南海俺俩同学,以前不是经常来你家里玩吗?”

  “以前是以前,这人呐当了官就变了,端人家的碗受人家管,你不卖力会当官,当了官不卖力还会把你撸了。说吧,是来要钱还是要粮。”

  宋铁棍的一番话,噎的陈放搭不上话来,本来他想找找这个老家伙,让他带个头,把拖欠乡里的公粮钱交了,看这架势,有点难,但既然来了,必须把话说清楚了。

  “大爷,您是不是还欠乡里一点公粮款。如果欠了,想想办法,这几年,日子好了,南海他弟兄几个凑一凑就能交齐,你老在村里辈分高,威信高,您要是带了头,咱村里的任务很快就能完成的。我当小辈的就不会作难了。”陈放说道。

  宋铁棍眯缝着眼睛,看了看西边的太阳,阴森森的问了一句:“东海死了吗?”

  提到宋东海,陈放又想到十几年前的那个麦天,麦场里,宋铁棍挥舞的皮鞭,一下一下的打在东海赤裸的背上,黢黑单薄的脊背上瞬间隆起一道道蚯蚓一样的痕。

  “东海哥怎么会死呢?说不定他在哪里发了大财,不久就会回来看您的。东海哥的脾气倔,停停就会回来的。”陈放宽慰这这个老人,这几年他神神道道,其实明眼人知道他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儿子,有起初的愤懑变成了这几年的愧疚。

  “东海既然没有死,那为什么宋有理把他的责任田给去了,我明明有四个儿子怎么就成了三个儿子,东海这几年没有责任田,我少收入了多少?我为什么要交粮,我的损失还补不回来的。粮我是不会交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要我去哪里都行,你要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就从我这里开始烧好了,我和你一起去乡里,去县里,去蹲监狱。”宋铁棍平时神神道道,这时候却思路清晰,表达完整。

  “大爷,你再考虑考虑,不要为难我。东海哥的事情,我到派出所里问问,看他们能不能帮忙,要不多发一下寻人去世,东海哥见到了,肯定会回来的。那几年他也是年轻不懂事,现在都二十好几了,也许他早就后悔了,只是没有下决心回来。”陈放说了,又递上一支香烟,宋铁棍接过,习惯的在地上弹了弹,接到上一支烟的屁股上。

  “大爷,你是不是晚上老是睡不着,就出去转转?”陈放知道再给他说交钱的事情是枉然,就转移了话题。

  “一到晚上,我就听见东海叫我哩,老是在麦场的那边,我怕东海这些年没有回家,迷路了,就起来,看看是不是东海回来了,我不生他的气了,小孩子家,再说又不全是他的错。”宋铁棍说道。

  “大爷,你是产生幻觉了,东海哥要是回来了,一定知道家的,就是认不清家,他也会问的,你不要老担心。”

  “东海这孩子老实,会不会在外面遭人家欺负,会不会脑子不够用了,不知道回家的路了,哎,每年都有好多没有家的人饿死病死,去年冬天我就见了两个死在桥洞里的人,他们都年纪大了,不是东海,东海的肚皮上面有一块疤,是小时候在灶火边玩,烧伤的。我知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