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两个年轻人,陈放不大认识,应该是乡政府的人员,陈放好像见过。也都顺顺利利的喝了。

  又喝了几杯,一瓶酒就要完了。陈放陪着小心说道:“周乡长,王区长,今天又一件小事,麻烦一下领导,还望几个领导网开一面。”

  “有啥事说吧,不用这么客气。”周乡长说道。

  “俺村里有一个神经病老头,叫宋铁棍,今天不知道因为啥被带到了乡里?他家里人很着急,让来问问。”陈放说。

  “这个事我不大清楚,今天是王区长带领几个年轻人下村巡逻的,王区长,咋回事呀?”周乡长明知故问道。

  王怀根正捧着茶杯喝茶,突然把茶杯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摔,说道:“陈放,我问你,你们村里是怎样开展麦场防火的?怎样开展秸秆禁烧的?怎样严禁在公路打场晒粮的?”

  王怀根发怒的一连串的责问陈放,工作区长批评村长是理所应当的,陈放不敢顶嘴,就说道:“我工作没有做好,以后改正。我检讨。”

  “你检讨个屁,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这个瓷器活,看看你们村村里的工作,什么都干不成。前几天乡里开大会,书记乡长讲的啥?你耳朵塞驴毛了?哪一项工作都干不好。”

  王怀根的几句话,颇像一个领导,只是陈放清楚,他这是个公报私仇,奈何官大一级压死人,就一言不语。王怀根发泄完了,陈放说道:“我工作经验不足,以后慢慢学习。只是这个宋铁棍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怕在这里时间长了会有一个三长两短。看看领导们咋处理?”

  “咋处理?他在公路上打场晒粮,罚款五百,殴打乡政府干部,拘留半月。我明天还要到医院检查一下,看看身体受伤了没有,身体有了毛病,就向书记乡长请假,在医院好好养病,他还要负担我的医疗费。”

  陈放心里恼啊,他娘的,你在这里喝酒就没有毛病,明天到医院检查就有毛病了,不过,只要到了医院就是没有毛病,医院也能检查出毛病来,只要你愿意花钱。况且你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会让一个病恹恹的老头打到?这分明就是讹人。不过,王怀根的作派,说不定真的会这样做,那可就苦了宋南海一家。说什么也不能把事情弄到那个份上。

  “王区长,老头脑子不好使,神神道道的,他几个儿子,家里条件不好,恐怕拿不出那么多钱,如果真的把他拘留了,这个老头脾气倔,怕是会死在拘留所里。”陈放只管往大里说。

  “他脑子不好使?不是脑子不好使,是倚老卖老,脑子不好使他咋不叫我一声爹呀?他要叫我一声爹,啥事都好说。”王怀根放肆的骂道。

  陈放盯着王怀根因为喝酒猪肝色的脸,怒火腾腾的上窜。却说道:“王区长,我叫你一声爹,行吗?”

  王怀根想不到陈放会说出这样的话,楞了一下,说道:“你叫啊!”

  “爹!”陈放真的叫了,当这一个字叫出口的一刻,陈放真的想上前去拧断王怀根的脖子。

  王怀根愣了,一桌子人都愣了,他们都想不到陈放真的叫了,就连陈放也愣了,他不知道这一个字是不是从自己的嘴里蹦出的。

  “老王,你太过分了。陈放你是不是也喝多了,你先出去。”周乡长大声呵斥道

  陈放听话的推开门出去了,突然碰到了一个人,是宋南海,陈放刚才在屋里的一切,宋南海听的真真切切。陈放听见周乡长仍在大声的呵斥王怀根。

  陈放忽然想哭。

  宋南海的面色难看,不知道是无助,还是愤怒,脸上阴沉的可怕。陈放真的害怕宋南海会冲进去和王怀根拼命。陈放拉了一把宋南海,说道:“走,咱先去计生办,给叔带过去点吃的。”

  宋南海听话的要了一个烧饼,想了想,要老板切了十块钱的牛肉,鼓鼓的夹进烧饼里,陈放知道,在乡下没有人会一个烧饼夹十块钱的牛肉,宋南海的泪在眼眶里打转。

  到了计生办,透过铁门上的小孔,宋南海叫到:“爹,你吃一个烧饼吧。”

  “我不吃,你拿走。”里面传来一个倔强的声音。

  “叔,你吃点吧,我刚才和乡里的领导说了,一会儿咱们就回去。”陈放说道。

  “我不回去,看那群王八羔子能把我怎么样?”宋铁棍在里面继续叫嚷。

  刘宝从屋里出来了,问道:“事说好了吧?”

  “差不多说好了。”陈放支支吾吾的说道。

  “反正摊上王区长的事就是不好说,你不要太生气。”刘宝劝慰着。

  三个人在院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一会儿,听见外面有动静,是周乡长他们回来了。周乡长见到陈放,说道:“你们两个进屋。”

  陈放和宋南海一起进来屋子。

  “是这样,陈放你不要太生气,事情的经过我有详细了解了,今天中午那个老头做的确实不对,在公路上打场晒粮,有不听乡里干部劝阻,还骂王区长他们几个,按道理应该依法严惩,不过考虑到老头年龄大了,你陈放又来说情,就网开一面。刚才我狠狠的批评了王区长,老王喝得有点多了,你不要同他一般见识。这样,人不拘留了,王区长明天也不去医院检查了,从轻处理,罚款二百,引以为戒,也是告诫村民,乡政府的规定不说光说说就算了。王区长的衣服那个老头给弄烂了,要买一件衣服,啥都不说,八百,总共一千元。陈放,你有什么意见?”周乡长说道。

  宋南海的脸上又呼的难看了起来,陈放拽拽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说话。

  “周乡长,你看能不能少一点,他家里确实困难。”

  “陈放,不要讨价还价了,乡政府的规定你不是不知道。再说,王区长带队下村,受了气,挨了打,不是我能捏住他,老王这个人还真的不好说话。”

  “好吧,一千就一千。这是······”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