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乡长挥了挥手,说道:“你不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们没有带那么多钱,三更半夜了。这样,你打一个欠条,过几天送来,我好给王区长,给伙计们一个交代。”

  宋南海捡起桌子上的一支笔就要写欠条。

  “你写不行,我们不认识你,陈放,你打欠条。”周乡长说道。

  陈放拿起笔,刷刷的写了条子,然后交给周乡长。

  “好了,你们赶快回去吧,我也要回家了。王区长,你把车库的门开一下,让他们走。”周乡长向外面喊道。

  大铁门咣啷啷的开了,一道手电光射来,陈放看到宋铁棍像一只大鸟一样的圪蹴在墙角,红红的眼睛射出阴森的目光。

  “爹,走吧,回家吧。”宋南海走上前说道。

  “我不回去,你们回去吧,他们怎样把我拉来的就怎样把我送回去。”

  “老家伙,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是有人来说情,你休想回去。”王怀根在院子里大声说道。

  “你个兔孙,你就不是吃粮食长大的,路上晒麦子怎么了?”宋铁棍听出了王怀根的声音,骂道。

  “你还敢骂人,你个老东西,我就不相信治不了你,把大门关上,不要让他走,明天就拘留他。”王怀根说着就真的要关车库门。

  宋南海赶紧上前,连搀带抱的把宋铁棍拉了出来。

  “走,走。你们赶快走,不要在这里嚷嚷了。”周乡长大声说道。

  陈放发动着摩托车,宋南海把他爹抱上去,然后自己也坐了上去。陈放打开摩托车灯,一加油门,摩托车呼的出了计生办。

  后面王怀根仍在骂骂咧咧。

  出了镇子,路上渐渐静了下来,几乎见不到一个人影。

  “爹,今天到底咋回事呀?”宋南海问。

  “今天中午你妈给我送了饭,我吃了饭在树底下打盹,来了一辆车,车上下来几个人,二话不说就有木铣往车上装麦子,我能让他们装?就同他们理论,争执了几句,他们就把我往车上拉,我能上车?就用木叉往那个带头的人身上扎,幸亏他躲得快,要不,我真的就在他肚子上穿一个洞。”

  “叔,你以后年龄大了,有什么事不要慌,让他们拉走一点麦子算啥?真要把人打伤了就麻烦了。”陈放觉得宋铁棍老了,脾气越来越怪,以前到没有见到他如此的对待这样的事情,就说道。

  宋铁棍在后面一言不发了。

  摩托车灯切开浓重的黑暗,沙沙的行驶在黄土路上。远处黑黢黢的大树上,已经有知了疯狂的鸣唱。

  吃过早饭,村外来了一辆轿车,挂的是黑牌,陈放不知道这车子的来历,车子在村里停了一下。问了问路,就直接往陈放家里来了。

  车上下来一个个干部模样的男子,还有一个瘦瘦的精干男人,副驾驶上下来一个化了淡妆的女子,貌若天仙,香气扑鼻,在到处牛屎味的村子格格不入,像一堆大粪上长出了一棵娇艳的牵牛花。

  干部模样的男子自我介绍是市里外贸局的,又指了指另外两人,这两位是外商,专门来看看陈放的土元的。

  陈放很是意外,很是兴奋,想不到这黑黢黢的土鳖虫竟吸引了外商。不过一男一女怎么看还是黄种人。

  一男一女进了臭气熏天的库房,仔细的看着已经风干的土元,露出满意的神色,两人叽叽咕咕的交谈。

  “陈先生,你的这些土元多少钱一斤?”精瘦男人用不标准的普通话问道。

  妈的,原来也是一个国货,害的陈放紧张了一阵子。想了一下,陈放伸出两个指头比划着。

  “两百,不不,太贵了,这样好啦,陈先生,一六八啦,怎么样?一路发啦,初次做生意,图一个吉利啦!”精瘦的男子说道。

  陈放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最好的土元收购价是十元一斤,莫非自己真的要发财了?就印证道:“是一斤吗?”

  “不,我说的一斤就是一公斤。”

  一公斤一百六十八也出乎陈放的想象。就爽快的答道:“好,要不是快到雨季了,怕土元坏掉,这个价钱我不会卖的。”陈放嘴里还是继续争执到,他丝毫不敢表现出惊喜的神色。

  “不过,陈先生,我不能全要了,我要挑选一些成色好的,剩下的我不能要的。”

  陈放故意迟疑了一下,答道:“好,随先生挑选。”

  “好,你找几个人来,就按照这样的标准。”精瘦男人哪一个土元比划到。

  陈放不敢找其他村民,就叫来了母亲,花婶还有刘英,刘英快要生了,还是过来帮忙。

  几个人在库房挑选土元,精瘦男人拿出一个半截砖样的大哥大,叽叽咕咕的说了一通。然后说道,:“一会儿就来一辆货车,你们赶快挑选啦。”

  几个人一起忙活,陈放通过交谈知道精瘦男人姓冯,男方人,女子姓柳,吴越人。怪不得女子不多的话语,柔软动听。他们收购的货是要出口到国外的,隔海的岛国,这些年中医在岛国很有市场。

  一直到下午,挑了有五千多斤,再挑不出合格的土元了。外面来了一辆箱式货车。过完称,装上车,陈放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像梦里一样。算了一下,这一批货,除去成本,陈放就赚了十多万,冯先生开了一张支票,陈放以前没有见过这么大金额的票据,就提出要到县城银行去验一下。姓冯的笑了一下,说道:“可以,如果行情好,以后我们可以长期合作。”说着递上了一张名片,名片有繁体字,还有英文。

  陈放叫上宋南海,让他坐货车上,自己骑摩托车紧跟,到了县城,银行快要下班了,咨询了一下,支票没有毛病,陈放一天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净赚十多万,陈放想都没有想过。剩下的成色不大好的土元随便处理了还能卖几万块,算下来,差不多要赚二十万了,陈放真的怀疑是不是在梦里。

  送走了一行人,陈放从兜里掏出五百元钱递给宋南海,说道:“这是你今天的辛苦费。”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