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南海愣了,不知道陈放葫芦里什么药,说什么不要,说道:“昨天晚上你给乡里打了一千元的欠条还没有还你哩。”

  “那钱你不要管了,也不要你还。都算是我的。”陈放大方的说。

  宋南海一脸感激,想不认识一样看着陈放。

  “把钱拿上啊!”陈放催促道。

  宋南海不好意思的接了。

  带上宋南海,一路小风习习,别样的舒服。路过一家菜市场,看到新出锅的卤肉,油汪汪热腾腾的,陈放停下摩托车,又查了五百元,交给宋南海,说道:“你买十只烧鸡,十斤猪头肉,十斤牛肉,剩下的买酒,今天晚上喝酒,你把村里愿意到我家喝酒的人都叫来,今天晚上他妈的特别想喝酒。”

  宋南海更迷糊了,迟了好久说:“是不是这一次真的发财了?赚了多少?”

  “叫你买酒就买酒,哪那么多废话?”

  宋南海屁颠屁颠的进了菜市场。陈放摸摸口袋,没有烟了,就走近附近商店,买了几包希尔顿,点上,天很蓝,行人稀少,夏季的傍晚凉爽宜人,真他娘的舒服,陈放重重的吸了一大口。

  回到家,宋南海把买的东西放下,就出去叫人去了。母亲看到地上一大推的物品,嚷嚷道:“你个败家子,这不年不节的,你买这么多东西干啥?”

  “今儿个高兴,想喝酒哩,妈,你把桌子板凳摆一摆,一会儿爷们都来了,你不能让我这个村长丢面子呀。”

  “你不说清楚干啥,就休想在家里吃饭,给你烧水做饭更别想。”母亲说道。

  兜里已经没有钱了,陈放就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沓钱,给母亲了一千,花婶一千,刘英一千。花婶不要,吃饭说道:“这是给你们这几个月的工钱,你们照顾养殖土元了几个月,应该得的。”

  “你拿上吧,这几个月你忙坏了,应该的。”母亲劝道。花婶就不好意思的收了,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容。

  “今天去县城太晚了,过几天,每人给你们买一个金戒指。对了,结婚没有给刘英买什么东西,金戒指,金耳环,金镯子,一个都不能少,全给你买了。”陈放说道,刘英做梦一样心花怒放。陈放一直对她不冷不热爱理不理,作为一个女人,她只默默的承受,尽量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陈放今天的表现,确实出乎她的意料,便扛着大肚子忙不迭的帮助两位母亲收拾去了。

  对于土元的价格,陈放没有对第二个人说,包括刘英和母亲,一是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怕吓着她们了,二是妇女家,万一她们说出去,影响不好,红眼病的人太多。

  不一会儿,宋南海领着几个村里的头面人物来了,有货叔胡德贤宋安民陈思远等等,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人,大家看到一桌子丰盛的菜肴,嘴上客气了起来,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照例,陈放端起两大杯,说道:“我陈放无德无才,承蒙大家抬举,选举我当村主任,几个月了,一直想给咱爷们交流一下,只是没有机会,现在麦子基本都收起来了,就准备了几个菜,请爷们来一起坐坐,我先干了。”说完,陈放昂首,两杯酒进肚子。

  然后,陈放先给胡德贤敬酒,别看胡德贤只是一个民办教师,三里五村都是他的学生,有的两辈人都是他的学生。胡德贤接过,爽快的喝了,往下依次进行,一圈下来两瓶酒没有了。

  酒酣耳热。胡德贤说道:“这几个月,咱村里出来一些事情,宋有理的窑厂爆炸了,一家人不知道躲哪里去了,选举村主任又出了那么大的乱子。要我说,咱村子不能乱,一个村子乱了,好多年稳定不下来,影响村里发展,影响邻里关系。我看大家的眼光是雪亮的,选陈放当主任,虽然他年轻,但他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聪明仁义,脑子活泛,是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只是咱上面没有人啊,要不陈放分配到省里市里给领导当个秘书,不几年就是一个官了,农村的孩子,想出人头地,难啊!我敬大伙两杯酒,希望大家团结起来,不要被别人蛊惑了,争取在陈放这孩子的带领下,咱东拐村越来越好。”胡德贤说完,径直喝了两大杯。

  胡德贤的一席话说的陈放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如果自己有一个有本事的爹,陈放不想站在老子的肩膀上升官发财,最起码他可以大胆的去追牛素了,而不是每次见到她,就有一种卑微的感觉,须诚惶诚恐的仰视,甚至梦里醒来有点点泪珠打湿枕巾。牛素就像一块美丽的石头一直压在心头。

  一干人一起响应,纷纷表态,都端起酒杯喝了。陈思远看见陈放眼里有了晶莹的东西,说道:“孩子,你放心大胆的干,村里有人捣乱,先过了我这一关,谁捣乱我收拾他。”陈思远义愤填膺的说道,陈放忽然想到这个家伙向自己要一个村委委员的事情,想笑。

  见大伙都拍胸脯表态,其实陈放知道,在里面大多人是不服气的,只是吃人家的嘴短。就顺势说道:“在坐的大部分是我的长辈,胡老师是我的启蒙老师,俺爹去世的早,承蒙大家关照,我上了大学,没有在外面混出一个人样,但也没有给东拐村丢脸。回到了村里,想着怎样混口饭吃,不想大家把我推到了村主任的位置上,我真的是没有这样的想法,也没有想到要和谁争这个位置。想着既然在这个位置上了,就想办法给爷们办点事情。目前呢,有一个事情,就是马上就要夏征了,开三夏会的时候,乡里给我了一个名单,就是以前村里个别群众的欠账,往年的统筹提留没有交齐,我走了几户,由于前任主任不在,有些纠葛,我想这样,就是以前旧账群众认了,这一次夏征就交齐,如果不认,就把今年的交齐就行了,往年的旧账我陈放一个人驮住,我陈放替他们交了,大家看行不行?”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