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陈放骑摩托车往乡粮所赶,路上,不断碰见有村民赶牛车或开拖拉机交粮的,陈放同他们一一打招呼。

  到了粮所,陈放愣了,粮所门前已经排了长长的交粮队伍。原来今天来交粮的不光是他们东拐村,还有另外四个村子,他们已经早早的来到,粮所里人满为患,熙熙攘攘,过磅处、验质处吵吵嚷嚷,不断有农民同粮所的工作人员争吵,陈放知道,交粮是要扣除杂质水分的,一百斤麦子能交上九十五进就算不错了,杂质和水分扣多少就要看验资人员的心情和关系了,还有就是定级,是白麦还是花麦,是一级还是二级三级,别看一级就错一两分钱,粮食多,差距就大了,一个粮所百十号人,就看这几天了,压级压秤多了,涨的粮食就多,就能多卖钱,粮所职工的福利待遇就高,所以粮所职工就拼命的压级压价,往往就同农民产生冲突。为了本村的群众少受损失,在村里树立威望,村干部就要找粮食的负责人打点烟酒,当然很少有村干部会掏自己腰包的。

  粮食职工陈放一个都不认识,在里面转了一圈,碰见王怀根,王怀根看见陈放一言不发,一副厌恶的样子,陈放更是装作视而不见。

  交粮的队伍中碰见宋南海,宋南海今天开了一辆拖拉机,拖拉机上装的满满的。“怎么拉这么多?”陈放问道。

  “俺弟兄几个的,一起都拉来了。还有俺爹的公粮,一起都交了。”宋南海答道。

  “你爹的公粮他愿意交?他一个老倔跟头。”

  “不让他知道就是了。”

  “今天来交粮的不少哩。”望着长长的交粮队伍,村里大部分人家都把粮食拉来了,这大大出乎陈放的预料。

  “前天晚上在你家喝了酒,大伙都商量了,今年的公粮只要公道合理透明,不乱加粮,大伙都愿意交,真正抗住不愿意交的几乎没有,以前之所以有人抗住不交,是因为心里有气,对宋有理又意见,我也跑了几家,做了工作,大家对你还是很拥护的。”宋南海有点激动的说。

  听了宋南海的话,陈放心里更有底气了,也由衷的感激宋南海。

  一直到下午,才慢慢轮到东拐村的群众交粮。陈放发现,过磅员验质员愈发的严厉苛刻,几次都要和粮所的职工干仗,被陈放劝下了。王怀根一直站在粮库门口,像一个监工一样的盯着交粮的群众,生怕有人以次充好,或缺斤短两。对群众和粮所职工的争执,要么一言不发,要么大声的呵斥群众,这与其他乡干部不一样,轮到自己的工作区来交粮了,都是给粮所职工讲讲情,在村干部面前落个好,也好尽快完成交粮任务。

  傍晚,原本闷热的天气忽然有了风,远处的乌云滚滚的压过来。不好,天要下雨了。任凭陈放一再催促,司磅员验质员还是慢吞吞一丝不苟的工作。

  怎么办?还有几十户群众的粮食没有交上,拉回家去,这么远的路,回到家说不定粮食也要被雨淋了。陈放忽然想到了供销社,供销社里有大量朔料布,陈放叫上宋南海,骑上摩托车往供销社去了。

  供销社已经换了门庭,变成了一家超市,超市里灯火通明,货架上琳琅满目,各种日用百货都有,就是没有陈放要的朔料布,街上转悠了一阵,没有找到货物。陈放就想到了刘新风。

  刘新风正在院子里凉快,听了陈放的来意,说道:“以前供销社里有很多朔料布,你知道的,现在原来的货物都堆在一个仓库里,不知道还有没有。”

  “你有仓库的钥匙吗?”

  “我找找。”

  终于。刘新风拿出了一大串钥匙,说道:“不知道是哪一个?去试试吧。”

  来到超市的后院,原来供销社的仓库,试了好长时间,打开了大门,屋里没有灯光,充满了霉味。陈放把摩托车推到仓库门口,用摩托车灯照着,宋南海在里面翻找,很幸运,真的还有两卷朔料布。

  陈放从街上喊来了一辆三轮车,把朔料布装上。对刘新风说道:“需要多少钱我明天还上。”

  刚回到粮所门口,豆大的雨点开始落下来。把朔料布剪开,给每一个运粮车盖上。陈放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雨越下越大,淅淅沥沥的,一边是慢条斯理的收粮,一边是焦急的在雨中等待。好在排队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多人没有吃饭,吃饭就上街上买来了烧饼,又买了几个菜,在用塑料布搭起的简易帐篷下面,陈放召集人吃饭。不知道何时宋南海买来了两瓶酒,夏季的炎热已经过去,雨丝凉飕飕的,村里的几个大汉聚在一起,帐篷下面顿时有了暖烘烘的气息。

  “陈主任,来,敬你一杯酒”宋南海笑嘻嘻的说道。

  “扯淡,损我哩。”吃饭回道。

  不过,一干人从刚才的骂骂咧咧的氛围中暂时解脱出来,纷纷端起一次性杯子同陈放碰杯。

  “干,干,大家一起干。”陈放同大伙一起干了。一杯酒干了,劣质的高粱酒,火辣辛烈。浑身有里向外散发出热情。

  “陈放,以前交粮,都是俺们请宋有理喝酒,想让他通融一下,少扣点杂质水分,今天你能请爷们喝酒,你是晚辈,来,叔敬你一杯。”一个年长的村民说道。

  “你说哪去了,叔。我没有干好,让大伙等了这么长时间,理应给爷们赔礼,我自己罚一杯。”陈放又喝了。

  “别说宋有理了,那家伙是两头吃,在粮所所长那里,恨不得把村里的粮食免费交了,好在粮所所长面前讨好,多领一些奖励。这里面的猫腻你不懂,以后也不要学,不能干坑害爷们的事情,伤天害理要招报应的,要不好好的窑厂会爆炸?窑厂爆炸几十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不知道宋有理藏哪里去了?这个鳖子应该抓起了,让他到监狱里喝几天稀饭。”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