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干人鼓掌。

  陈放就给梁艳象征性到了一点。给自己满满的倒上。两人干了,陈放看到梁艳兴奋满足的样子,眼里有欲望之火燃烧。

  陈放到了每一个人跟前,满满的倒了,都毫不含糊的喝了。

  上来的热菜几乎没有动,酒席结束了,梁艳从椅子上站起,踉跄了一下,陈放本能的扶住,梁艳借势把身体软软的倚在陈放身上。

  外面很黑,陈放插在梁艳腋下的手,被梁艳紧紧地夹住,他分明感觉到了她胸前软乎乎的一团挤压着自己的手掌。不断的磨砂。

  到了街上,路灯发出微弱的黄色的光亮。梁艳把身体站直了一些。

  有人殷勤的打开车门。

  “你小子今天晚上怎么回去?还回去吗?”梁艳问道,分明就是一种暗示,我在等你。

  “我、我,梁主任,家里有点事情,我得去那边。”陈放指了指医院。

  梁艳尽管失望,看到陈放要去医院,想忽然明白了什么。“你小子刚才咋不说?是不是家里有了病人?不严重吧?”梁艳关切的问道。

  “不严重,不严重,过两天就准备出院。”陈放不能把实情告诉她,没有必要。

  “老张,你代表我去医院看看,刚才小陈为了陪你们喝酒,家里病人都没有陪。”梁艳交待道。

  “放心吧,梁主任,你回家休息,我保证完成任务。”老张拍胸脯说道。

  梁艳走了,消失在暧昧的的灯光里,带着夜的骚动和失望。

  老张在后面拉了一下陈放,说道:“走吧,梁主任有交待,我必须到医院里去一下。”

  “不了,不了,谢谢张老板的心意。”陈放推辞道。

  “不行,不行,必须的,要不,梁主任要骂我了。”

  “真的不必,你看,天都这么晚了,病人都睡了,不方便。”陈放坚决推辞,他不知道如果老张到医院去看谁?这么向他解释。

  见陈放态度坚决,老张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扭过身子,往里面装了什么,就把信封往陈放的口袋里塞,无论陈放怎么拒绝,老张就是不依不饶。

  “兄弟,再客气就是看不起老张了。”

  见真的推辞不了,陈放就安然接受了。

  老张几个叫了一辆车,寒暄几句,同陈放告辞。

  陈放迷迷糊糊的往医院里走,到了病房下面,在一个阴暗的地方,掏出香烟,点上。大口的吸着。撕开信封,点了一下,是两千元钱。权利啊!权利的魅力,就连陈放这个素不相识的人,今天就陪了几杯酒;就得到了一个农民几乎一家一年的收入,当然,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肯定看出了他和梁艳不一般的关系。

  一连抽了三支烟,陈放上楼,先到了妇产科,病房的大灯已经关掉,只留下墙角的地灯,昏暗静谧,偶尔有婴儿的啼哭。推开房门,见宋伊梅搂着婴儿安静的睡了,样子真像一个小母亲,一旁放着奶瓶、尿布、卫生纸。

  陈放静静地方站着,不想打扰他们。

  忽然,宋伊梅像受到刺激,猛地睁开了眼睛,见是陈放,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回来了,刚才陈光说你遇到了熟人,喝酒去了,以后你应酬多了,不要喝那么多酒。”

  “没事,喝得不多。陈光和尔梅哩?”陈放问道。

  “刚才出去了,说到街上散散步,”

  “哦。”

  “小家伙刚才闹腾,吃饱了,就睡了。你来看看。他多像你,你看高鼻梁鼻梁,厚嘴唇。”宋伊梅说道。

  “他眼睛怎么这么小?”

  “傻子,他的肿眼泡还没有消哩,过几天就是一个大眼睛。”

  “他肯定闹腾,今天晚上你睡不好了。”

  “没事,你去看看花婶,就早点睡吧,这几天肯定没有睡好。”

  “不知道她两个啥时候回来?”

  “一会儿就回来了,你放心吧。走吧,我也想睡一会儿。”宋伊梅催促道,既然宋伊梅这样讲,陈放就只得走了。

  来到花婶的病房,花婶没有睡,见陈放进来,脸色好了许多。

  “妈,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刚才陈光带回了馄饨,好吃,你看我就吃完了。放,我觉得好多了,明天我就出院吧!”

  “急啥?明天我问问医生,看医生咋说,不要急着回家。明天再做一个全面的检查,前些天你累了,刘英出了这样的事情。以后你想开点,要不会身体会垮的。”

  “哎,放,这几天我想开了,这都是命,年轻时候,刘英她爹早早的就不在了,我挺过来了,那年你爹突然的不在了,我挺过来了,前天刘英不在了,我还能挺过来的,命啊。我认了。”

  “以后会好的,以后就好了。妈,你放心吧,只要你的身体好,其他的不要想多了。”

  “哎!真不如让我死了,我死了也好给刘英她爹有个交待,”

  陈放不知道怎样劝这个苦命的老太太了,就上前倒了水,让花婶又吃了药。

  花婶安静了一会儿,想要睡去,忽然花婶说道:“你知道刘英的爹咋死的吗?”

  “不知道。”陈放怎么会知道刘英的爹怎么死的?

  “刘英她爹也是一个能人一个要强的人,一个苦命的人,爹娘死的早,那时候是生产队,他膀大腰圆,很有力气,挖河拉粪脱坯都不在话下,二十出头。就被选为生产队队长,我,年轻时候要强,是生产队铁姑娘队的队长,在别人的撮合下就结了婚,结婚简单着哩,就套了一床新被子,两家的生活用品合在一起,就算结婚了,那时候生活条件苦啊,辛辛苦苦干一年,地里打下的粮食不够吃,春天就闹饥荒。更不会分到几个钱了,一天的工分不到两毛钱。对了,刘英她爹叫刘有根,外号叫刘大能人,她爹当了生产队长,就想法怎样给社员多挣钱,那一年,上面有了政策,允许生产队里搞副业,她爹就考虑着养猪,养猪要技术,刚好你爹陈三和刘有根是多年的朋友。”

  “我爹和刘英爹早就认识啊?”陈放禁不住问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