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婶出院了,那个婴儿也出院了,小家伙胖嘟嘟的,大眼睛高鼻梁,皮肤白嫩,真的很像陈放,因为在那个雨夜出生,陈放就给他取名叫雨生。

  陈光和宋尔梅都参加了高考,分数下来了,两人都过了分数线,陈光很高兴,就匆匆的找到陈放。

  “哥,分数下来了。我过了分数线十几分。”

  “是吗?”想不到陈光真的考上了。

  “哥,我上次给你说的,我想上警校,你给问问呗,没有关系警校真的上不了,警校是提前录取,俺学校有四十多个同学头过了分数线的,听说以前县里就招生不到五个人,十比一啊!”

  弟弟的愿望无可厚非,可是找谁呢?公安系统他就认识派出所的白所长,不过自己是作为犯罪嫌疑人和他认识的,两人没有交情,即便有交情,白所长能不能帮忙,能不能帮上忙都难说,毕竟上警校找人至少要到市里去才行。梁艳?肯定也不行,别看她在县里呼风唤雨,到市里就不一定行了,找牛素?真的不好意思麻烦她了,可是不找她找谁呢?

  “我试一试吧,积极争取,不过你要有第二种打算。”

  “我报了第二志愿,就是师范学校,和宋尔梅一个学校。”陈光说道。宋尔梅报了师范学校,女孩子上师范,好。

  尽管没有了刘英,但是既然有了孩子,村里的乡亲还是来到家里来探望,有点提几十个鸡蛋,有的拿一件方便面,说一些安慰的话。母亲和花婶不断的应酬。晚饭时分,院外又有了脚步声,一个响亮的声音说道:“陈放兄弟,快来接一下你嫂子。”

  陈放赶忙出门,见是槐花嫂子,花婶一支胳膊抱着孩子,一手提满满一篮鸡蛋。

  “这么晚了你咋还来了,嫂子。”陈放接过篮子说道。

  “你哥不在家,我忙完地里的活,回家好好洗洗澡就来了,你闻闻我身上香不香?”槐花凑近陈放,果然一股浓烈的香气扑鼻,陈放忙往后躲了。

  槐花“咯咯”笑着进了院子。“嫂子,我来看看你家的大胖孙子。”槐花对陈放的母亲说道。

  “她嫂子,你一个人在家,挺不容易的,拿这么多东西。”母亲把槐花让进了屋。

  “我看看胖侄子。”槐花进屋就放下自己的孩子,抱上了小雨生。

  屋里已经暗了,陈放把灯泡打开。“真俊的一个小子,你看多像陈放兄弟,这眉眼嘴唇鼻子。”槐花不住的夸赞。

  “哎,就是命苦,从小没有了娘。”母亲黯然说道。

  “嫂子,我看,这孩子以后会是一个大人物,你看戏里面,那一个大人物不是出生的时候都是不同凡响,这孩子出生时天降大雨,我记得打了大雷,嫂子你老陈家以后肯定要出大人物了,好日子在后面,不要难过了,婶子。”还别说,槐花的几句话挺在理,陈放听了都觉得舒坦。

  “要是像你说的就好了。槐花,海水没有回来呀?你一个人领两个孩子真够为难你的。”海水是槐花的丈夫,母亲说道。

  “娘的脚,钱没有挣到,把老娘一个人撂家,他一个人在外面逍遥。”槐花骂道。

  “等他在外面立住脚,挣了钱,把你们娘仨接到城里,到那时候你就有福了。”

  “猴年马月也等不到,外面的狐狸精多得很,他真有钱了,就把俺娘仨忘了。”

  “不会的。”

  “这孩子吃啥?”槐花望着怀里的婴儿,小雨生像是饿了,不住的用小手乱抓。

  “奶粉,陈放买的奶粉。”母亲说道。

  “买啥奶粉哩,我奶水足,一个孩子吃不完。”说着,就撩开衣襟,一颗浑圆鼓鼓的乳跳了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瓷白的光,乳头像一颗红枣挺立着。槐花把乳头凑近小雨生,小雨生猛地噙住,大口大口的吮吸,这是他生命中第一次真正的乳汁。

  陈放不好意思地走出屋子,仰望灰蒙蒙的天空,忽然想哭,二十多年了,历经各种艰难,他没有感觉到痛,唯有想到儿子,就有莫名的痛。刚才看到了槐花嫂子白白的乳,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他没有淫欲的冲动,充满了感激感恩,觉得那乳房的神圣高洁。槐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以前他觉得她粗俗放荡,此时此刻,他真的好感动。

  小雨生吃饱了,露出满足的容颜,笑脸更加光洁饱满。

  “我走了,婶子,以后这孩子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天天来给他喂奶。我如果忙了来不到,你就抱着他去家里找我。啊,婶子,你可不要见外。”槐花说道。

  “咋谢谢你哩,他嫂子,这一辈子都不能忘了你。”母亲感激的不知道是什么好。

  “乡里乡亲的,谢啥谢,让孩子吃奶,又不是吃我的肉,吃一块少一块。”槐花咯咯笑着说。

  “俺家孙子有救了,真是积德了。”

  “婶子,俺越看越喜欢这个孩子,要不就认我做干娘吧,以后俺就有了三个儿子了。”槐花半开玩笑的说。

  “那当然好了,你不但是他的乳娘,以后就是他的亲娘。”

  槐花瞅见陈放,说道:“兄弟,你舍得不?”

  陈放还没有说话,母亲连忙说道:“舍得,舍得,咋会舍不得,改天选一个好日子,让陈放办酒席,隆重的举行仪式,以后小雨生就是你的儿子了。”

  “好,那就这样定了,我等着陈放兄弟给我排排场场的办酒席。”

  槐花出了院子,一家人感恩戴德的把她送到大门口。

  陈放一直看着槐花出了胡同口,百感交集。

  一辆摩托车进了胡同,村里就几辆摩托车,陈放以为又是谁来看儿子的,就一直在门口等。

  近了,是胡千龙,好长时间没有见他了,陈放迎上去,胡千龙把摩托车扎好,面色阴沉,不说话,看到走近的陈放,猛地一拳打在陈放的面门。

  陈放猝不及防,脸上重重的挨了一拳,眼前直冒金星。

  “胡千龙,你干什么?”陈放大声说道。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