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哥准备做哪个行业?”

  “当然还是老本行,纺织。”鬼火胸有成竹的说道。

  “做纺织行业要大本钱,不是一两个钱的事。”

  “先慢慢做着,倒腾一点棉花棉绒棉籽。”

  “说来说去不还是现在的行业,胡大发一直在做啊?”陈放听鬼火的话绕来绕去,相当于没有说。

  “不是的兄弟,你不懂,我看上了一块地,就是我家的责任田,加上我哥家的责任田,有二十亩了,我准备盖房子,建厂房。”

  “那是耕地,乡里会让你建房子?”

  “这不就是来给你商量的吗?咱就说是建纺纱厂,说的越大越好,办乡镇企业,乡里就会支持,等房子建好了,既成事实,乡里还管你?”鬼火说道。

  说来说去鬼火是想建房子,怕乡里不愿意,就说是要办纺纱厂,可那是肥油油的耕地呀,这不是欺骗领导欺骗群众吗?

  “这样不好吧,你建好了房子,又不生产,不是浪费吗?”

  “兄弟,建简易的厂房,放货物,弄两台打包机机器,工厂就建好了。”

  “那不是同胡大发的长一样吗?”

  “要比胡大发的要大,要气魄。”

  “不中,乡里肯定不会愿意的,到时候会给你扒了。”

  “兄弟,当官了,不能这样死脑筋。要不,咱两个合伙建厂。”

  陈放真的不敢和鬼火一起做生意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把自己卖了。鬼火办厂的主意很好。就说道:“咱村南地有的荒滩地,在那里办厂不行吗?”

  “你说的南地,你那个鬼不下蛋的地方,又那么远,没有大路,亏你想得出。”鬼火有点生气。

  喝了几杯闷酒。陈放忽然想到,今天晚上胡千龙突然找自己的麻烦,就是冲着竞选村主任的事情来的,把胡大发打了,肯定是鬼火的作为,胡大发领着那个小姑娘开房间只有他两个知道,竞选结束后,胡千龙就揍了鬼火一顿,鬼火外出回来后,肯定知道了自己和胡大发有联系,怕以后一起对付他鬼火,鬼火肯定见了胡大发,然后嫁祸自己,胡千龙知道后才来找自己的麻烦。深夜来访,一方面来表示对刘英去世的慰问,一方面来谈谈办厂的事,同时来探探虚实,和自己套套近乎,这个鬼火,真的鬼,可谓是一箭三雕。

  “胡千龙今天晚上来了。”陈放故意说道。

  “那爷俩不是东西,来的时候听说了,陈放你功夫好,怎么不好好修理一下胡千龙那小子。”鬼火愤愤的说道。

  “都是乡里乡亲的,怎么真的干仗,再说,这里面肯定有误会,胡大发在竞选的时候莫名其妙挨打,是你那天晚上你打电话了吧?是不是啊?”陈放问道。

  灯泡的照射下,鬼火的脸一吃一红。“兄弟,你哥再坏,也干不出这样缺德的事情啊,没有证据,你可不能瞎说,胡大发知道了会跟我拼命的。我听说,那天晚上,是那个姑娘的男朋友来找她,不知道谁给他说了,他就找来人,将胡大发打了一顿。”

  果然就是这个鬼火捣的鬼,以前陈放不想揭穿他,今天胡千龙来闹事,陈放很是恼火,肯定是这个鬼火捣鬼了,所以就把话直接挑明了问他,看表情就知道错不了,尽管以前陈放就一直怀疑鬼火。

  “好了,好了。胡大发小阴沟里翻船,是他咎由自取。不说这事了。”陈放笑笑说。

  鬼火频频举杯,明显的就是喝多了,开始胡扯,先说了南方的见闻,然后就说到那里的姑娘如何的貌美漂亮,垂涎欲滴。

  鬼火带来的两瓶酒就要喝完的时候,鸡叫了。鬼火真的就像鬼,听见鸡叫就犯困,哈欠连连,踉踉跄跄的回去了。

  陈放迷糊了一会儿,外面天就要亮了,把陈光叫起。不管行不行,该做的必须做,必须到市里去一趟,陈放想了,乡里没有人,县里没有人。只好到市里去,到市里只有找牛素,尽管见牛素陈放都不好意思了,亲兄弟的事情,只有拉下脸去了。

  陈放骑摩托车带着陈光到了县城,找一个熟人,把摩托车放好。最近公路上的汽车越来越多,骑摩托车不安全,关键是要带陈光,陈放冥冥中怕了,怕真的再有什么不幸。

  弟兄两个到了汽车站,人来人往,但往市里的汽车很多,没有五分钟,就见一辆公共汽车开车了大门,陈放忙摆摆手,弟兄两人跑着追上汽车,车里人没有满。两人就到了后面的座位。

  公共汽车出来汽车站,并没有直接往市里去,在街里转了几个弯,慢慢吞吞的才上了路。到市里就四十多公里,一个小时就到了,昨天晚上和鬼火喝酒,没有休息好,陈放就靠着座位上迷迷糊糊的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潜意识里感觉到一阵骚动,睁开眼睛,见前面有三个男孩立在车厢,一个一个的搜,钱包、妇女的首饰。遇到劫匪了,陈放的第一反应,睡意全无。

  陈放推了推陈光,发现陈光正惊异的看着前面的一切。

  正前方,一个劫匪拿着匕首控制这司机,两个彪悍的青年从前面一个一个的搜索贵重的物品,陈放知道,车上绝对不会只是这三个劫匪。就用余光看了看左右,果然在他的身边有两个粗壮的汉子,警觉的环视左右,这应该是同伙。

  形势很不利,车厢里空间狭小,怎么办?没有更好的办法,陈放轻轻的拍了一下前面的两个乘客,示意他两个往后面坐,两人巴不得先躲过劫匪的细节,就弯腰站起,同陈放陈光两个人换了一下位置。

  两个彪形大汉手里挥舞着匕首一前一后从前面走来,大汉先朝陈光走来,示意陈光掏出物品。陈光慢吞吞的,其实陈光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陈光把兜里的东西翻出来,竟然只有不到十块钱,一个胳膊上纹了一条龙的家伙让陈光站起来,要搜身,陈放注意到,这家伙虽然五大三粗,但手里的匕首在颤抖,这家伙应该是一个新手,心理素质不行,比车里的乘客还害怕。趁陈光移动,分散两个劫匪注意力的时候,陈放瞅准机会,猛地抓住纹身男的手脖子,一只胳膊挎住他的脖子,两手用力,匕首掉地。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