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用力,纹身男像一滩烂泥瘫倒在地,陈放知道,这家伙已经晕了,暂时解除了他的威胁。另一劫匪见状,扑上来要刺陈放,奈何中间隔了那个纹身男,不能近前。陈放一个直拳,向那家伙的面门打去,顿时那家伙面部开花鲜血从鼻孔喷溅而出。

  瞬间的变化,让后面的同伙目瞪口呆,一个家伙猛地坐起,拦腰就抱陈放,陈放早有预防,扭身一个摆肘,直击那家伙的面门,劫匪想躲,坚硬的肘部刚好撞击到他的腮部,那里是一条大动脉,这家伙瞬间窒息。

  一切都太快了,就连陈光都没有完全看明白,几个家伙被完全制服,前面的那个控制司机的劫匪,歇斯底里的叫着:“停车。停车。不然我就把全车人炸了。”

  那个瘦削的劫匪拉开衣服,露出缠在腰上的一块鼓囊囊的东西,是炸药吗?应该不是,这些小毛贼只会吓唬百姓。司机吓坏了,公交车在公路上扭了几次,一车人惊呼,然后一个急刹车。

  车门打开,刚才一个受到打击的劫匪醒了过来,兔子一样的窜下车去,瘦削的劫匪也蹿下去了,后面的一个有着浓重胡子的男子拉起还在地上的一个劫匪随着就要往下窜,陈放知道,这个家伙虽然没有动手,但他就是劫匪的头头,这家伙刚跑两步,陈放猛地伸腿,这家伙就被绊了一个嘴啃泥。

  不等他翻身,陈放一脚踏上。对司机大声说道:“快关门,把车开到派出所。”

  胡子劫匪想要挣扎,陈放一不做二不休,上前就在这家伙的脖子上一掐,胡子就昏睡过去,

  车厢里掉落了一把匕首,陈放拾起来,递给目瞪口呆的陈光,陈光伸手要接,陈放一个抖腕,刀尖划向陈光的胳膊,一条长长的伤口出现,渗出点点血迹,动作之快,没有人能够看清。

  到派出所,做了笔录,陈放把陈光送到医院,告诉陈光,你哪里都不要去,就在病房里等着我。

  天近中午,陈放打了一辆黄面的,到了市委门口,还没有下班,门口有一个装饰考究的手机店,手机这玩意,在县城还是县级领导的配置,在市里已经是有钱人的标志了。看了看手机,一个就要一万多,陈放没有带那么多钱,倒是小巧玲珑的传呼机,一个不到两千元,摸摸口袋,还行,就买了两个,挑了两个号,一个尾号157,一个尾号158。

  到了时间,陈放就往里面眺望,远远的就看见牛素,骑一辆单车,优雅的驶来。

  “牛素。”

  牛素依然阳光灿烂的望着陈放,说道:“你怎么来了?怎么没有看见你的摩托车。”

  今天没有骑,和弟弟一起来的,坐公交车。

  “弟弟哩?”

  “来的时候遇见了劫匪,他受了一点伤,现在医院里。”

  “严重吗?”牛素担心的问道。

  “不严重,一点皮外伤,被刀子划了一下。”

  “你们是不是和劫匪干上了?”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你呀,还是没有改变你的牛脾气。劫匪有刀子,会有生命危险的。走吧,我去看看。”牛素迫不及待的说道。

  “中午了要吃饭了。我刚才已经看好了,前面的大酒店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咱们去尝尝。”

  “你弟弟在医院,你还有心情喝咖啡?”

  “有没有大碍,看不看无所谓。”

  “反正我要去看,这是我的职业习惯,你想我发现了一个见义勇为的事迹,必须要去的,这是我的工作。”

  陈放只好依了牛素。

  医院不远,牛素推着自行车,走了一段路,到了一条小街。牛素说道:“我累了,你骑车带我。”

  陈放巴不得哩,接过自行车,跨上,牛素在后面轻轻一跃坐上了自行车,路边是高大了梧桐树,行人不多,陈放觉得后背暖烘烘的,尽管牛素并没有挨到他。

  陈放机械的瞪着自行车,这一刻好像梦里,一片黄叶飘零,使他想起一首宋词: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坡,坡上寒烟翠····古典的美,淡淡的忧愁,素女婀娜。

  “想啥了,怎么不说话?”背后,牛素捅了陈放一下。

  “哦,没有想啥,就是想,这条路越远越好,远的没有尽头就好了。”

  “你是一个重色寡义的家伙,不要忘了你的亲弟弟还在医院里。”

  “他没有事,就一点皮外伤。牛素,我来的时候给你买了一件礼物。”

  “什么礼物?”

  陈放从兜里掏出传呼机,递给后面的牛素。

  “我不要,怎么好意思要你的礼物。”牛素说道,但不坚决。

  “上次你帮里我一个大忙,把土元卖了,发了财,当然要感谢你呀。”

  “给你帮忙是真的,上次去的两个南方人,可是市里一个领导的安排,他们在市里有一个项目,算是一个交换吧,以后这样的好事不会有了,我是急人所难,怕你真的赔了一个底朝天,以后就一蹶不振了。”牛素说道。

  果然,这里面真的有吉人关照,从价格上就能够看出,市场上土元没有那么高的价位。“那就应该好好感谢你了,送你一个传呼机,以后不是向你汇报工作就方便了,权当借给你的,好了吧,你不想用了,以后再还给我。”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笑纳了。”牛素高兴地说。

  “包装盒上有号码,你的尾号是157,对吧。我的是158,好记。你有事就呼我。”

  “好。”

  转眼,已经到了医院,陈放和牛素有说有笑的上楼,在楼梯上刚好碰见陈光,陈光本来就不想住院,可是陈放一再坚持,就在医院里住下了,胳膊上打了绷带,刚才输了一瓶液体,就在走廊里乱走。看见哥哥和一个妙龄端庄女子以前上楼,陈光愣了一下。

  “你怎么不回病房,在走廊里晃啥?”陈放对陈光说道。

  “病房里太闷,出来透透风。哥,我没有多大事,一会儿出院走吧。”陈光真的不想在医院里呆。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