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急啥,医生不是说了,要输两天液,天热,不要感染了,你就安心养伤。”

  陈光不再坚持。“这是我的同学,叫牛素,在市委上班。”陈放对陈光介绍道。

  “牛素姐好。”陈光很乖的叫道。

  “赶快进屋休息吧,听你哥的话。”牛素温柔的说道。

  陈光乖乖的进了屋。

  “看不出你小小年纪,挺有正义感的,刚才你哥说了,遇见劫匪挺身而出,好样的,这样,下午你不要乱走,我给领导汇报一下,对你的见义勇为事迹进行采访,社会就应该大力弘扬这种精神。”牛素说道,样子已经有了市委大院人员的风范了。

  “可是,这两天我还要参加体检面试哩!”

  “什么体检面试?”

  “陈光今年参加了高考,已经过了录取分数线,他立志要当一名警察,就报考了警校,警校提前录取,这两天就要体检了,陈光很着急,一怕错过了时间,二怕身上会留下伤疤,体检过不了关。”陈放说道。

  “哦,这样更好,我们很快就把你的事迹见报,这件事我们还要做跟踪报道,我如果是负责招生的,你第一个免捡录取,你放心吧,上警校的事情我负责包了,警校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牛素信心满满的说道。

  陈放心里暗喜,真的如牛素所说,陈光上警校的事情真的就不会有问题了。

  果然,下午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男子,还带来了一束花,闪光灯“啪啪”的乱闪,陈放有点不好意思,在领导的一再追问下,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在公交车上的经过。领导握住陈光那条没有打绷带的胳膊,亲切的交谈,当听到陈光的志向是当一名人民警察而且已经参加了高考过了分数线的时候,一个劲的说好好,只要不违反原则,陈光上警校的事情他包了。陈光感激的向掉眼泪。

  领导走了,一再安排陈放要好好照顾弟弟。

  接下来的几天,陈光就胳膊上打着绷带,体检、面试,家访。当然,陈光的事迹在全市的报纸上很是红火了一把,有媒把陈放以前的事迹又扒拉出来,就有了英雄之家、侠义兄弟、英雄母亲等等的称谓,对陈放一家不同角度的采访,就连胡德贤老师也接受了采访,把陈放兄弟小时候的事情深入的扒拉了出来,当然胡德贤老师肯定不少美益之词。为培养了两个优秀的学生感到骄傲。

  喧闹了几天,日子还要过,麦子收完了,秋季大部分种的玉米,还有部分红薯,芝麻、绿豆棉花等秋作物。种完这些,秋雨淅淅沥沥的下了,村民就高兴这种秋雨,不用浇地了,还带来了秋的凉爽。只是村里道路泥泞,很多人就很少出门,稍微的晴朗,就见村口成群的妇女带着针线活,叽叽喳喳的东家长李家短的。

  花婶和母亲一直照看着小雨生,小家伙吃的多,拉的也多,天气不好,脲片子换下来晒不干,就生火烤,弄得满屋子尿骚气。宋伊梅经常过来帮忙,帮助收拾屋子,抱抱孩子,不过一个大姑娘确实不可能有实质性的帮助。

  夜里,小雨生一个劲哭闹,吃了奶粉就吐,摸摸额头,不发烧。两个老太太坐在那里一筹莫展,不住的唉声叹气,陈放本来已经睡着了,经他这么一闹,没有了睡意,却有了一肚子的火气,就吼道:“再闹,就把你扔了。”

  小家伙看看凶神恶煞的陈放,越发哭闹的更凶了,母亲在那里抹眼泪,花婶拍拍小雨生,无论怎么哄,就是止不住他的响亮的哭声。

  “是不是饿了,不想吃奶粉了。”花婶轻轻的说道。

  这几天,槐花嫂子不断的来喂小雨生,这家伙可能是吃馋了,不想喝奶粉了,就是奶粉哪里会有母乳好呢?

  望望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关键现在已经十点多了,农村人早就睡下了,怎么去一个男人不在家的女人家里呢?

  母亲见陈放为难,就说道:“要不。我去吧,去求槐花给他吃两口。”

  “外面路上滑的很,你去会行?”

  “你看咋办,总不能就这样看着他哭一夜吧?”

  小雨生好像在配合奶奶的话,越发哭的厉害了。

  “去吧,人家槐花真是一个好人,别看平时大大咧咧,可是一副热心肠。不要把人家看扁了,去吧,放。”母亲几乎是哀求道。

  “好吧。”陈放起来,穿上衣服,用一个小毛毯把小雨生裹了,拿了一把电灯出门

  小雨生好像明白了父亲的用意,一把他抱起走出门就不哭了。踩着泥泞,深一脚浅一脚的来到大街上,大街上几乎是没到膝盖的雨水,家家户户都把雨水排到街上,近几年雨水少了,通向村外的排水沟种上了树木庄稼,村里唯一的一个大坑被村民填上盖上了房子。水排不出去,大街就像一条河,河里漂浮着各种生活垃圾,牲畜的粪便,还有死鸡死鸭的尸体,臭烘烘的。

  一定想办法把大街修成水泥路。陈放想。

  槐花家并不远,就隔两条胡同,慢慢的蹚水过去。槐花家没有大门,只有一个木栅栏,栅栏不是防人进出的,主要是防鸡鸭等家禽家畜乱跑,陈放把手伸进去,就打开了栅栏。

  院子里静悄悄黑黢黢的,陈放进去发出很响的声音,两只鸭子送到了惊吓,发出“嘎嘎”的叫声。

  陈放忽然有点后悔,怎么晚了,怎么去惊扰一个妇道人家,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小雨生可能因为来时的晃动,竟然没有了哭闹,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他睡了吧?

  既然小雨生不哭了。那就回去吧。陈放望了望槐花家黑洞洞的窗棂,决定回去。刚迈开回去的步伐,小雨生好像有感知,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哭声在寂静的夜里很响,陈放抱着他不停的晃动,小家伙越晃越哭,陈放不知所措。

  槐花家的屋门“咣”的一声开了,陈放吓了一跳,屋里没有开灯,依稀有一个人影站在门口。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