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来吧,兄弟。”一个温柔轻微的声音,是槐花的声音,一改白天的粗嗓门。

  难道自己刚才来到她家,她就发现了自己,这么黑的夜,她知道自己是谁?万一她认错人了呢?陈放没有动。

  “进来吧,陈放兄弟,外面冷,不要冻着孩子了。”槐花有轻声的说。

  既然她已经叫出了自己的名字,没办法走了。陈放移动脚步,向门口走去,槐花怎么不开灯呢?

  走到近前,借着微弱的亮光,陈放看到面前一片白花花的,槐花只披了一件衣服,胸前一览无余。有两坨鼓鼓饱满的凸起,陈放禁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把涌上来的冲动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嫂子,怎么晚了,不好意打扰你,孩子哭闹的厉害,就来寻你来了。”

  “客气啥?我说过以后他就是我的儿子,我和他有感应哩,今天晚上就是睡不着,老听见这个小家伙叫我哩!”

  槐花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实话,真的就像亲娘一样和儿子有感应。

  “其实,你一进俺家我就知道你来了,就是左等右等不见你吭气,你一个男人,还是村主任,怕羞了。”

  “不是,不是,真的是怕打扰你。”

  “别说了,把孩子给我。”槐花伸出两条白白圆滚滚的手臂。

  陈放把小雨生递过去,槐花的两只胳膊伸进陈放的怀里,黑夜里,陈放触及到两坨温暖饱满的乳。这是小雨生的乐园,向往。自己就不能有非分之想了。

  小雨生一接触到槐花,就拼命的往她的怀里拱。“看把我的儿子饿的,你们就不心疼,早就应该来了。”

  “想着他闹一会儿就该睡了。”

  “哎,没有娘的孩子就是苦啊!”槐花叹息到。

  陈放低头不语,好像是他犯了多么大的错误。

  小雨生“吱吱”吮吸的声音清晰可闻。他真的是饿坏了。

  “嫂子,开开灯吧。”陈放不知道槐花为什么不开灯。就没话找话的说道。

  “孩子们都睡了,不要惊动他们吧。再说,你开开灯大街上都能够看见咱俩,你不怕别人说你这个村主任夜闯良家妇女家,图谋不轨?”黑暗里槐花低声“嗤嗤”的笑。

  小雨生吃完了一个,槐花把他调头吃另一个乳。不一会儿,小家伙吃饱了,发出满足的打嗝声。

  “你摸摸。兄弟,你的儿子把它吃瘪了。”槐花说着,把小雨生递过来,同时骄傲地挺起胸,说道。

  陈放接过儿子,手又触及到了那两坨,真的,有点软软的,不是刚才的饱满坚挺。陈放不敢躲,一躲,儿子就会掉到地上。槐花干脆就抱上了陈放,长长的头发磨砂着他的脸。

  “兄弟,俺就是喜欢你,做梦就梦见你和俺一起睡。”槐花喃喃的说道。

  “嫂子。”陈放不知道说什么,儿子夹在中间,陈放很是别扭。

  槐花抱了陈放一会儿,忽然就松开了,说道:“你赶快回家吧。你妈肯定一直在等你们,晚了,就该怀疑了,老太太一生气,不让我儿吃奶怎么办?回去吧,路上慢一点。”槐花催促道。

  “谢谢嫂子,我走了,你把门关好。”陈放说了,就从槐花家里出来,还没有走出槐花家,陈放就觉得小雨生睡着了,这个昧良心贼,吃饱就睡。

  窸窸窣窣的从街里回来,陈放老觉得后面有一双眼睛,用手电灯往后照照,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倒是有一只野狗像悄无声息的一直随着陈放,两只眼睛放着绿油油的光。陈放一直很大胆,忽然觉得今天晚上有莫名的不安和惶恐。

  回到家里。母亲和花婶都静静的呆在床上,看见陈放回来了,才松了一口气。

  “见到槐花了吧?”

  “见了,孩子吃饱了,睡着了。”

  “好好,你赶快睡吧,以后要待人家好,这么晚了还去打扰人家,要不,陈放,你就把小雨生人给槐花吧,槐花待小雨生就像亲儿子。”

  “嗯。”陈放模糊的答应了,就回到自己屋里睡。

  躺在床上,陈放翻来覆去睡不着,不是他当了村主任,对村里的治安情况不发不放心,而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堵,看看表,已经过了夜里十二点,干脆起床,到街里转转,万一碰见了小偷,还可以把他吓跑。

  天气预报,今天晚上到明天还有小到中雨,陈放披上雨披,拿上手电灯悄悄的出了门,大街上空落落的,不见一丝生机,陈放走走停停,不断的判断今天晚上到底是哪里有异常,天空有了一点亮光,是月亮升起来了,厚厚的乌云遮挡,只比刚才亮了一些,有鸡叫了,开始有人家的屋门不断的打开有关上,是有人起来解手的,夹杂有小儿的哭闹声。

  陈放总觉有一个影子刚才从槐花家里一直尾随,按方向判断应该到了村外,陈放就漫无目的的往村外走,不知不觉就过了那棵大杨树,过了大杨树就到了一片坟地,坟地是他们老陈家的,多少代了,坟头不断的增加,又有绝户或年代久远的坟头消失,只是那里栽了大片的树,杨树、桐树、松树都有,白天也是阴森森的,很少有人到哪里去,不过,今天晚上,陈放对那里有莫名的冲动,就是向往那里去。

  打着手电灯,陈放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那个方向移动。远远的,听见有老鸹的声音“嘎”地响起。

  陈放赶紧把手电灯关了,已经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方向,那只老鸹分明是受到了什么惊扰,才会发出那样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放总觉得冷,冷的发抖。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冷。忽然,陈放看见那里有一点亮光,是的,真的就是亮光。不是磷火,磷火不会在下雨这个时候燃起,亮光不断一点,一会儿亮,一会儿灭。

  确定就是人为的亮光,如果这个世上没有鬼的话。陈放决定一探究竟,迈开步子,悄悄的向那里移动。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