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在你还算老实,今天就不把你送到乡里了,罚款三天以内交齐。另外你说的是不是实话,我们还要调查,如果不是加重处罚。这几天你不能远去。”

  “我哪儿也不去,白天往地里干活,夜里在家睡觉。”

  “好,我们白天找不到你,晚上就去找你。”

  “好啊,就怕你晚上不敢来。”槐花挑衅似的说道。

  “我老王干了二十年了,还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那你就来吧。”

  “好,你就等着,我让你看看马王爷几只眼。”

  “大儿子要回家吃饭了,我要回家。”槐花说着拉一拉胸前的小褂,遮挡住鼓鼓的胸,站起来就走。

  王怀根望着槐花圆滚滚的臀部,咽了一口唾沫,竟没有阻拦。

  槐花大摇大摆的从村委会走了。

  王怀根在屋子里睡了一会儿,天色渐暗,王怀根睡眼惺忪的来到院子里,院子里平静了许多,就剩一只小山羊在院子里孤独的叫唤。

  “刘宝,刘宝。”王怀根扯着嗓门叫到。

  刘宝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

  “今天的战果怎么样?”

  “还可以,罚款收了一部分,就连以前的几个钉子户也交了一部分。还是你领导有方,力度大,不愧是老计生办主任。”刘宝本想恭维,却结了王怀根的伤疤。

  “啥球鸡巴计生办主任,老子不稀罕。”王怀根骂道。

  “是,如果您一直当计生办主任,咱白庙乡的计划生育工作不会这么落后。说不定您早就升乡长了。”

  “不说了,不说了。刘宝。那只羊咋回事?”

  “村里的一个超生户,儿子媳妇领着孩子跑了,就把他爹喂的一只羊牵来了。”

  “嗯,好,天就要黑了,作价三百块,去杀了,今晚上吃肉,明天早上羊肉汤。吃完肉,通知一下,晚上开碰头会,然后行动。”王怀根吩咐道。

  “好哩,跟着王区长就是吃香喝辣。”刘宝高兴的去牵羊去了。

  陈放一觉醒来,好像听到外面有吵闹声,夹杂着老妇的哭啼声。陈放骨碌依稀起床,穿上衣服,来到院子里。

  果然有嘈杂的声音,陈放拿了一把手电筒就出了门。

  原来,王怀根等大快朵颐之后,开了碰头会,确定了今天晚上要抓的几个钉子户,就行动了。白天,有的超生户外出躲了,毕竟,家里有老有少,有家禽家畜要喂养,外出在亲戚家不是长久之计,一般的妇女躲在娘家,男人就回来了。有经验的王怀根就利用这个情况,事先摸了底,给乡里汇报,乡里又派来十几个干部增援,到半夜就一家一家的搜查。不管男人女人一律带到乡政府。

  来到大街上,陈放用手电筒到处照照,发现村口有一辆面包车,几辆三轮车。走近,往车厢里一照,发现都是熟悉的村民,有的低着头,有一个看出了过来的是陈放,就破口大骂:“陈放,你小子当了村主任,不要忘了,你可是爷们选上来的,你小子忘恩负义,变个蝎子就蜇人。勾结乡干部整爷们哩,还演双簧,自己在家睡觉,装作啥事没有,其实不是你通风报信,乡干部会知道谁在家?陈放,你他妈的不得好死,和宋有理一个下场。”

  陈放有嘴说不出。

  一旁的看守乡干部呵斥道:“闭上你的嘴。”

  村口有恢复了寂静。陈放很无趣,负责看守的乡干部陈放不认识,说不上话。就扭头往村里走,王怀根他们还在村里,要去看看。

  刚到街中间,迎面来了几个人,脚步匆匆。陈放又手电筒一照,看见王怀根领着几个人正往村外走,后面几个小伙子中间夹一个人,那人身材单薄,在几个大汉中间几乎看不到他的容颜。

  “谁?”王怀根警觉的问。

  “是我,陈放。”

  “你不回家睡觉在街里晃悠啥?”

  “王区长,今天晚上的行动有点太保密了吧,我作为村委负责人毫不知情,你以后还让我在村里工作吗?”陈放义正辞严的说道。

  “怎么?乡政府的工作需要给你汇报?你算老几?任务给你下达了多少天,你完成了多少?你小子有能耐,老子就不在这里折腾了。咋?给你汇报好叫你给他们通风报信跑了?”王怀根对陈放一顿训斥。

  陈放无言以对。

  王怀根领着人从身边快步走过。

  “陈放哥。”背后,传来了一个叫声,是宋伊梅,怪不得刚才没有看清中间的人,原来是娇小的宋伊梅。其实计划生育秋季大会战一开始,陈放就担心他们会不会抓宋伊梅,但考虑宋发财超生已经十几年,宋发财夫妇一直都不在家,可能都过去了,王怀根不会对几个大姑娘下手。今晚看来,王怀根是下了决心要彻底整治东拐村的计划生育工作了。

  “陈放哥。”宋伊梅又叫了一声。声音里充满了恐惧。

  “王区长。”陈放回转身说道。

  “你有啥屁要放?”王怀根不耐烦的说道。

  “这个人你们不能带走。”

  “咋不能带走?她爹违反计划生育,一直都是一个钉子户,影响极坏,今天抓就抓这一号的钉子户”

  “人家一个姑娘,你把她抓了,以后怎么让她嫁人?”

  “嫁人不嫁人管你屁事。”

  “反正今晚你不能把她带走。”

  “怎么,她家的罚款你交了。”

  “我交就我交,你说一个数?”陈放说道。

  “晚了,以前干啥?今晚必须把她带走,明天我要拉住她游街,这就是长期对抗计划生育的下场,”王怀根气急败坏的说道。

  陈放不知所措,如果来硬的,这几个人肯定不是对手,但他们是在执行公务,至少名义上是。再说了,自己现在是村委负责人,不允许那样做了。

  王怀根带着人走了,陈放无奈的看着他们就要出村了,眼看就要到三轮车那里。

  忽然,几束手电光照到了王怀根他们。

  “谁。”王怀根大声的问。声音里有了恐惧,声音发颤。

  

章节目录

乡路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woo书网只为原作者夏雨飘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雨飘飘并收藏乡路芳华最新章节